魔难中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在这里我给大家说说我的修炼情况,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修炼之前,严重风湿性关节炎,腰痛、腿痛、全身痛,吃药无效,痛苦万分,感到心灰意冷,没啥活头。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带到光明大道上。

那时的我才十六岁,已被疾病折磨了整整六年。得法的当天晚上炼功时就感觉前额往起聚,在往里顶。我很激动,大法太神奇了。当时我就向师父发出了最真诚的一愿:一定要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五月,有一天和丈夫去山上挖药,他走前面,我在后面,突然他大叫一声,说腿上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我说没事,就算蛇咬了也没事。我们一直挖药没管它,到回家的路上他才告诉我说真是蛇咬的。我说:别怕,师父会保护你的。因为丈夫也很相信大法。回家一看,不但没事,连个包也没有。我悟到,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听师父的话,师父会时时刻刻在咱们身边,保护着我们。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到炼功点去炼功,同修说:“现在环境紧张,休息一段时间再说。”我又到另一位同修家去炼功,同修的家人说:“上面在抓法轮功,你还敢修炼?”我用了师父的话回答:“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当天晚上我炼静功时,感觉背上好象有一个火球非常热。从那以后就没有炼功点,功没地方炼了,法没地方听了,我就只好一个人在家里炼,当时脑海里十分混乱,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心里就干着急,没办法,我天天就捧着《转法轮》,看师父的法像,我心里想我要是多读点书该多好啊!因为家里没有识字的人,我学法很难。于是我就把书上不认识的字一个一个写在自己手上,去请教别人,不管是什么人,凡是认识字的我就去问,就这样我整整认了六年,《转法轮》上的字我都能认下来,还能读出来。从此以后我家就成了一个小炼功点,别的学员有不认识的字,我就晚上给他们读法。

我边认字,边讲真相。在讲真相的时候他们说:“你胆子还真大,上面迫害法轮功,你还敢认字学法炼功。”我说:“你们认清吧!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功是佛家的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我们是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的人。”

有一次我嫂子听到别人的胡言乱语,回头满口脏话骂我,我按师父说的做,没和她一般见识,做到了“忍”。第二天晚上我睡觉梦见自己在一个花园里坐在一个莲花台上打坐,双盘却非常舒服。醒来悟到师父说的:“你试一试,难忍就忍一忍,看着不行,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我和三位同修出去发传单,当时用黑色笔,红纸写“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出去的时候就边走边发正念,贴标语的时候,来了三个人朝我们打手电,两位同修说:“快跑!”我对他们说这时候不要跑,要是跑的话他们会追我们的。我们边发正念,边说着闲话,过了十几分钟,他们还不走,我就对同修说:“你们俩跟我走吧!”我把他俩安顿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出去看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到那一看却什么人也没有了,我就回去跟同修说:“一个人也没有,难道他们飞了吗?”她俩说:“你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可把我们俩急坏了。”我跟他们说:“你们在这等着吧,我一个人出去贴。”我一个兜里装着胶水,一个兜里装着标语,边发正念,边走,在全村贴了一圈。我体会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

从此以后。我就带着粉笔走,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走到哪里,写到哪里。

有一次,我一个人带上真相资料到外边讲真相,发传单。去的时候走峡沟,水很大过不去,就脱掉鞋从水里直接走过去,到达目地地(亲戚家),给他们讲了真相,晚上六点我要去另一个地方,亲戚说天黑了那个沟里非常恐怖,不让走,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我什么都不怕。就这样我一夜走了好几个村庄,发完资料,第二天安全到家。

还有一次,到另一村庄帮忙干活,去时带了几个护身符和真相光碟,因为这个亲戚家的主人经常破坏大法。吃午饭的时候我给帮忙的人们讲真相,劝三退,并给了他们护身符,他们都明白了真相,并且非常感谢我。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临走时我给亲戚说:真相光碟我放在桌子上,看看吧,非常好。真善忍没错,认清共产邪党的本质,你就是个有救之人。

以后的讲真相劝三退都很顺利,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让我救他们。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苦度!

谢谢全世界大法弟子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