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我于九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喜得大法,这一天是个难忘的日子,使我生命得到重生。当时我是抱着祛病走進大法的。因为我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十二指肠溃疡、胃下垂、肝脾肿大、慢性胆囊炎、肾结石,最后到重庆三院还查出早期肝硬化,用过很多药,长时间都没有好转,面黄肌瘦,腹部出现腹水,丧失劳动力,两个孩子又小,已经走入绝望了。就在这时,有一天听朋友说有一种气功叫法轮功,炼功后能使病好,过了几天我赶场,看到县城来的功友在街上洪法。当天看师父讲法的录像,我就参加了。

接连看了七天,当看到四、五天的时候,我身体就有反应,肚子很难受,象打雷样响。讲法听完后,我就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回家。从那时起我天天学法炼功,也很精進,身体变化很大。

三个月后我所有的病就不治而愈,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那时我见到同修、朋友就讲这功太好了,能使人身心健康,这么好的功法在世间传了几年了,我怎么现在才知道,感叹自己得法太晚了!那时每天都学法炼功,不管在干活还是在走路都有师父的讲法在脑子里出现。我还组织我们乡邻的人也来学炼,组织他们看师父讲法录像,教他们炼功。

可是时间不长,“七二零”开始电视、报纸到处诬陷攻击法轮功,有些家人也不让炼了,多少有缘人因此停下来不炼了。我当时也被那种形势吓懵了,头脑里反复问自己,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这样呢?!教人向善怎么会是邪的呢?!但是我还是没有停止学法炼功,因为我身体受益了,只是自己在家炼,过了一段时间总觉的不对,要想去说句真话,就有了想上北京上访的念头。九九年的腊月中,我和同修甲见面切磋,同修说县城的同修有的上北京上访,有的上电视台讲真相,当时我也想上北京去为大法讨回公道,这么好的大法不让人学,这不在害人吗?就约了同修一起去北京。那时快过年了,我把家里做了简单的安排,妻子当时也在炼功,她很支持我。我也顾不上过年了,第二天就和同修甲、同修乙一行三人踏上了上访的路,当天晚上就坐上了到北京的火车,在火车上被警察发现是炼法轮功的,就把我们三人劫持到邻近县的一看守所非法拘禁,把我们三人分开关押。

当时我想:不管到哪里,我都要证实大法好,迫害、反对大法都是错误的。在看守所,那里的刑事犯很凶恶,要动手打人,不准我炼功。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我说:我是有多种疾病通过炼功好了的,不炼不行,饭可以不吃,功必须要炼。我告诉他们江xx反对法轮功、迫害炼功人都是错误的,是犯罪、是在诬陷好人,我们修炼人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江xx是出于私心,为了权势,是在妒嫉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心不正、怕失权,这样下毒手迫害这上亿的修炼人。我说你们千万不要被骗,无知的伤害这群修炼人就是在害你们自己啊!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有保护好人、做好人才能有好报,我说我是为你们好啊!慈悲心一出,当时那个牢头老大就答应说:那好,我让你炼,你教我们也炼!

从此后我在看守所每天都炼功,炼功时犯人们还安排人给我把守,不让外面的岗哨看见,他们也都不打我。过了几天,我想我不能老在这里啊,我要回去。第二天,天刚亮,我正在打坐,被外面的岗哨看到了,又是乱叫,又是拉枪栓,并喊里面的犯人制止我炼功,监室里谁也没动,后来那个岗哨恶警就走了。当天下午来两个公安找我谈话,问了我的情况,我也向他们讲了真相,他们也作了笔录,最后作笔录那个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我就回答他说:头可断,血可流,坚修大法不回头。那两个恶警当时发了一会呆,最后说你在家炼吧,不要上北京了。我说只要不迫害,我就不去。第二天,天还下着雪,他们就通知我本地县的公安来接走了我们,到了本地县拘留所又非法拘禁了十五天,才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的回了家。

以后不管我走到哪里都讲大法的美好,修炼者可以达到祛病健身、身心健康,到二零零五年后又劝三退,救度有缘人。在做真相时也多次被国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受到严重迫害。现在我已经是流离外地,在外地找了一份工作,能基本维持生活,也有安定的学法炼功环境。今年年初我又回了一次老家,也把亲戚朋友做了三退,送了很多护身符给有缘人,嘱咐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很多人都能接受。

看到这么多人明真相得救,我也很高兴,但是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在延续下来的宝贵时间里,我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有缘人,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由于自己识字不多,法学的不好,救人的事也做的不好,拖了师父正法的進程。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