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恩师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修炼法轮大法已十一个年头,从得法至今没吃一粒药,世人是无法理解他的玄奥与超常,除非修炼。

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如:神经衰弱、脑血管硬化、胆结石、三处骨质增生、肾盂肾炎、风湿……全身都是病。我从十八岁开始就严重失眠;还有一种叫不出名的病,就是从胸部、胃一直到腹部全都胀气,吃东西胀、不吃也胀。中西药都吃,就是不见效。别人病痛晚上睡觉可以缓解一些,我是越到晚上越难受。在这两种病的夹击下,导致头痛、头昏、四肢无力、走路老朝一边偏,真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提前办了退休,用尽各种方式锻练也都无济于事,反而病症却日渐严重,绝望中在同修的介绍下我学炼了法轮功。

同修告诉我,修炼法轮功一定要多看师父的《转法轮》和其他的经书。我说:只要让我病好,怎么做都行。我遵循师父的教诲,严格按照宇宙最高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衡量自己。每天除了炼功和到处弘扬大法外,其余时间全部看师父的书。看了一本又一本,也不管理解多少就是看,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爱看、越看也越舒服,就象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爱不释手。在这过程中,师父又帮我调整身体,消了几次大业。

仅举两例:一次是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弘扬大法回到家,突感浑身剧痛、酸软无力、发烧了。怎么这么巧,刚才骑自行车还骑的飞一样,怎么刚到家就这样了?四十多度的温度,烧的我口干舌燥、嗓子象着火一样,烧的我一阵明白、一阵糊涂。老伴很害怕,让我去医院。我说:你不用怕,这是师父帮我消业,要不你到同修家把师父的讲法磁带借来(刚得法,没来的及买)。连听三天,第四天完全退烧了,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另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刚吃完饭,感觉肚子绞痛,接着又吐又泻。吐的苦胆都出来了;泻的坐在马桶上不能起来。可是,只折腾了我半天就好了。其它的病症也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

从此,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有用不完的劲儿。六十多岁的人骑着自行车驮着同修去挂条幅、贴不干胶骑的象飞一样。家里亲人说:“你要不是炼了这个功,可能早没命了。”老父亲也说:“孩子啊!这个功好就炼,不管别人说啥,相信自己。”又说:“我做(邪)党的书记多年,共产党骗了我一辈子,我又骗了别人一辈子。”这话当时我不太明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真有天塌之势。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宣传持久的進行着。走入大法不久的我无比痛苦。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常人且如此,可我是大法的直接受益者,身受大法之恩岂能只获取而不付出?!每当想起师父为弟子的承受与对弟子的呵护,眼泪就夺眶而出。然而师父慈悲,不要弟子分文,只要求弟子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把大法的美好广传世人,危难中救度众生。

打压后,我们的炼功环境被破坏。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学法,思考后,我们决定出外炼功,把一切不正的给正过来,结果被拘留。

在拘留所,一个房间一个大通铺,睡十六、七个人,我和同修每天大声背《论语》、背《洪吟》,并集体炼功。常人问我们:你们怎么一点都不害怕?整天还乐呵呵的?我们告诉她们:我们修炼法轮功没有错,能祛病健身又做“真善忍”的好人,你说我们能不快乐吗?!有一天拘留所的所长当着男女众人的面说:你们(指常人)不能跟他们比,他们是国家的栋梁。

当时没有真相资料,我们几个同修就用手复写,散发到市场、商店;用粉笔、蜡笔、油性笔写,写在人能看见的地方。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随着资料点的建立,我们的真相资料丰富了。我们挂条幅、发资料、发光碟、送护身符、传《九评共产党》的书、劝三退,同修们早出晚归、不辞辛苦的奔忙,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从而有人“三退”了,有人学炼法轮功了。参与举办洗脑班的单位负责人、警察、街道居委会人员,经过同修一对一的讲真相,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从此再也没有办洗脑班。事情不是总那么一帆风顺,我们的大资料点被破坏,设备没了、资料没了、资金没了,资料点的同修被抓、被关,还有同修遭到间接迫害而失去了生命的。在迫害面前,我们没有害怕、没有退缩。坚信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最正的。邪不压正,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

资料不能没有,师父的经文必须看到。我与丈夫商量后,自费买了一台HP一体机和一些耗材,一个家庭资料点建成了。我丈夫帮着下载、编辑、打印底稿(我丈夫未修炼),我负责复印、装订,基本的资料能满足几十个人的需求了。正法進程迅猛推進,急需《九评共产党》,一时又联系不上大资料点,我们就用那台HP一体机复印,用木工装修用的那种刀切纸,在同修的配合下、在我丈夫的直接参与下,完全摸索着边干边学,终于做出了近四百本四合一的《九评共产党》。

二零零七年,我因有事离开家乡,到了另一座大城市,就叫A城吧,来A城之前,虽然与A城的同修大姐取得了联系,但相隔很远,我所要的真相资料全部都是那位七十多岁的大姐自买机子、自买耗材自己做的。一天我想:如果在我附近能找到同修该多好啊,我们可以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就这一念,讲真相中就遇到了同修。从此我们一起发资料、一起面对面给人讲真相,一起到电脑城找人刻神韵光盘。在和同修配合中,我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如:急躁、与人说话语气善心不够等等。

二零零九年我定居在现在的城市,在和同修联系不上的情况下,我又自费买了一台佳能一体机,我学会上网、下载、打印、打字、自己做资料自己去发,每天上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但心里还是想身边有同修。在师父的又一次巧妙的安排下,使我和失去三十五年的老同学联系上了。在电话问候交谈中,得知她身体不太好。我说: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吧。她说:我的一个好朋友也这么说,看来你们是一样的人,我把电话告诉你,你们联系吧。我再一次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没过几天,我正和一个卖菜的讲真相时,旁边一位老大姐也帮我讲,事后知道她也是一位近八十岁的老同修。现在我们一起汇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风风雨雨十余年,从东北到西南、从福建到海南、大城市、小城市、从旅游点到乡村、大街小巷,都有我救人的身影,也都有大法弟子救人的身影。我们都遵循师父的教诲,无私无我,勇猛精進,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兑现自己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