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太行山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我与另一同修结伴到三百来里远的太行山区讲真相、救度世人。

去程

在山脚下,我俩边走边向田间耕作和村头的世人讲大法的美好、恶党的腐败邪恶、天灾人祸的警示,劝其三退都很顺利。当晚,我们找了一户农家住了下来,付了三十元住宿费和一顿饭钱,并详尽向其解答了一些她对大法迷惑不解的问题,她很高兴的接受了我们送的真相光盘资料,并做了三退。

当晚,她给在外上班的丈夫打电话说:“家里留了两个住房的。”她丈夫说:“你好胆大。”她欣喜的说:“她们都是好人。”第二天一大早,她象送别亲人一样一直将我们送出村外。

我俩继续往深山里走去,这里是两省的交界、中间隔着太行山脉,道路弯曲陡峭,我们走了十来里路,经过了两个小村庄,只见到了一辆小车。再往上,看到是一座直插云端的大山。上次,我来过这里,知道翻越此山到达目地地需要好几个小时,而且路上没有人家,也讲不了真相,这样就太浪费时间了,心里就想:一切由师父安排。

只几分钟,后边开来一辆小车。我们赶紧挥手。司机停下来,我们问司机到哪儿去?司机说到上边小村,我们说到A城,希望能捎我们一段路,司机爽快的答应了。

上车后,我俩发现车里出奇的干净。司机是个中年人,看穿衣打扮很有派头。我们用正念扫除疑虑,一路上与其交谈讲真相,他很赞同我们的观点,并高兴的接受真相光盘,拿回去好好看看。还说:“我早就不信共产党那一套,什么也没加入过。”车到山顶往下一看,弯曲的路像一条线。司机坦诚的说:“如果你们步行得用半天的时间。”我们连声说:“谢谢!谢谢!”大法弟子做什么事,只要是为了众生,基点站对了,一切都是师父安排。

汽车一直开到我们要去的四通八达的黄土高原,我们给司机钱,司机说什么也不要,并说是顺路捎带,不费劲,硬把钱扔了出来。当我们俯身捡起钱后,才发现司机掉转车头,又返了回去。此时,我们对师尊感激的泪水溢满眼眶。

我们相继与当地几位同修切磋交流,时间紧凑有序,达到了我们此行的目地。

回程

当我从另一条路往回返时(另一同修有事,前一天先走了),也是一路走,一路讲,尤其是田间地头的农民,都在渴盼着我们的到来。当他们接到真相资料与光盘,珍重的不知放在什么地方才好,那一张张扫去愁云、见到生命希望的脸庞时常在我脑中浮现。我的泪水也随之流了擦,擦了流。

当快走到太行山脉时,我又想,这里没什么人家,前边该做的都做了,资料也发完了,早点回去吧,截个车。这样,截了好几辆都不停,我想了一下前几次的经过后,用纯净的心想,并小声说:“一切由师父安排。”一会儿,后边开来一辆拉土的大卡车,我发现在我招手前,司机已将车减慢了速度,我心里明白,这就是来拉我的。上车后,问清司机停车地点后,我就用纯善的心态跟他说:老弟,咱每天起早贪黑,挣个良心钱,真不容易,但是这钱花着干净。你看这“特色社会”善恶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分、杀了人,能拿钱买出来。还把人家炼法轮功的肝脏、心脏、肾脏活体摘取给有钱人换上。那还是人吗?天都怒了,近年到处是天灾人祸——地震、地陷、洪涝、干旱、沙尘暴、什么猪流感、禽流感、蓝耳病、口蹄疫,最近又出现鼠疫,人没有了人的道德规范、没有了人性,那就不是人了。所以,天要灭这些坏人。咱是善良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神就保佑咱。将来有多大灾难,咱都能平平安安度过去。

他认真听着,不住的点头。车也到了卸土的地方,我付钱,他执意不要,生命明白的那一面是非常感激的,并嘱咐我再截车往下走吧。

我在高耸入云的太行山中走着,太阳高照,天气闷热,心里想赶紧回家,家里还有我要做的事呢,只听汽车轰鸣声,一辆拉货卡车呼啸而来。我一摆手,司机将车缓缓停了下来,问我到哪?因这里是两省交界,离我住的城市还有二百来里路,所以我根本不敢想能拉那么远,只是说拉到下边的县城吧,司机说:“我们就从那里过,你上车吧。”上车后,才知道他们正要路过我去的城市,能把我送到家。此时的我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师尊对大法弟子的千般照管、万般呵护,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快救人,才是师父对我们的最大期望。

在此我也建议,城市同修较多,讲真相发资料较为普遍,偏远山区空白点还很多,所以希望能离开家的同修到那里救人吧,那里的众生在急切的等待着。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