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风雨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回首十几年的修炼历程,风风雨雨,感触万千。每时每刻沐浴在师父的呵护下度过,其中有学法提高升华的喜悦;也有偏离法、摔跟头的痛悔。

一、有缘得法

我于九七年末经同修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听说人还能修成佛,大法能改变命运,当时我想超脱现实生活,抱着这样的想法走進来的。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看见师父法像时,就感觉亲切,似曾相识。而书中的法理也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得法前的我自私、要强,有时消极绝望,身体有气无力,有多种病痛。修炼不久,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心胸宽广,身心变化很大。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总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过病业关

我刚一开始修炼就遇到病业考验。一天我在发高烧,到晚上烧得很厉害,全身疼痛,家人着急并让我吃药。那时我还没参加学法小组,但听老学员说过消业之事,不用吃药病就会好。于是我坚信师父,并确认自己是在消业,不吃药也没有害怕。就这样,第二天早上烧退了,家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并支持我每天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有时交流)。之后院里有几人也随我一起去学法。

三、珍惜修炼环境

师父对弟子用心良苦,在我身边安排了让我心性提高的修炼环境。我也很珍惜这个环境,视自己为炼功人。那时心性提高得很快,也许是一点根基起的作用吧。

我记得,在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当时也在学法(后来就不学了)。她看见院里的邻居都与我相处得很好,特别妒嫉,心里不平衡,就开始里里外外把我搞得很臭。出去跟她的亲戚和同修讲我的坏话,无中生有说得很难听。这些人听了她的话都相信了,而且都对我有意见。随后她又去辅导员那告我的状,挑拨是非,当时辅导员也相信她了。晚上我们去学法小组学法时,只看见辅导员坐在那儿,脸色很难看,也不正眼看我,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当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时也不会向内找,就用失与得的法理平衡自己,但心里却没有真正放下。第二天辅导员气没消,到我店里来指责我说:“我看你活得都累” 。我不知道她的话是根据什么来说的,也没和她辩解。但心里却想,以后再也不去你那学法小组了,太乱了。后来辅导员意识到了,并主动的让我们参加学法小组,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的心坦然多了,也就过去了,并且不记恨任何人。

在那几天的一个晚上,又有一个心性考验,我们院里妒嫉我的那个人突然病得很厉害,更麻烦的是就她一个人在家,和她对面住的邻居听到哭声,便来喊我,因为她平时为人很差,大家都不愿意管她,我听到这个消息,不顾邻居的劝阻,主动去她家看她,帮她打电话联系她的亲戚,并让丈夫和她亲戚一起送她去医院,事后她丈夫对我特别感激。

其实真正说感激的人是我,因为我的腿一直单盘,通过这次心性的提高,我的腿一下子就能双盘三十五分钟,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四、在迫害中迷失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中共利用一切宣传工具开始给大法与师父造谣,绑架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我们也汇入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洪流,就在一次发放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当地拘留所的半年中,我们坚信师父坚信法,严格要求自己,有机会就给管教们讲真相、讲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讲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大多数人都对我们改变态度。有一次,国保队长去拘留所办事,有一个管教对他说:“我看把这些好人都放回家,把你抓進来替换她们。”那个国保队长气的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半年后,我们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那里的管教更邪恶。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违心放弃修炼,邪恶迫害的目地是想毁掉大法弟子与众生。当时的我人心很重很迷惑,法理不清,不知转化是对是错,在欺骗与谎言中邪悟了,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可是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不断点化我,法理也不断的進入脑中,我清醒后立刻写了声明。可是自己不争气,主意识不强,几天后又糊涂了,就这样反反复复到了期限。

从劳教所刚刚回来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孤立无助。母亲怕我再学法,看着我,走到哪跟到哪,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三个月后,身体开始出现以前的病症,我越想越不对劲。一天我独自在家,坐立不安,开始闹心,思想中正邪交战,不知如何是好,便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迷失方向了,求师父点化,如果我走的这条路是师父安排的,我要一走到底!晚上,在梦中看见师父在天上。当我一抬头,只见师父往我手中扔一张纸,纸上写着:“一个神做事从不反悔,一走到底”。我从梦中惊醒,心里很难受,觉得对不起师父,真是生不如死,也明白了以后应该怎样去做了。

我清醒后马上去找和我一起回来的同修,告诉她,转化是错的。然后就讲梦中师父点化的事。她听后很愿意接受,也彻底明白了,便陪我一起去另一同修家请了一本《转法轮》。因为我刚出事时,父母因为害怕,就把我所有的大法书籍给毁掉了,我与同修一起写声明,当时有点怕心,发表声明干扰很大,写了三次也没发表,最后还落到了恶警的手上。为此事家人承受很大,恶警三番五次上门骚扰,恐吓家人,其目地是想经济勒索。丈夫怕我再被判刑,被迫无奈被勒索去了三万元整。

我从法中向内找,解开许多迷惑。回顾个人修炼以及到后来邪悟,教训很多,可以说是惨痛的,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教训!个人修炼时掺杂着在大法中求保护的心、求圆满心,更严重的是学人不学法,看别人出去,自己也跟着。更错误的认为到劳教所能提高层次,结果被人心带动着,越走离法越远。

五、从新走入正法中来

二零零一年,我奋起直追,不断抓紧时间学法,在法中认识,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随着心性的提高,我意识到了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要坚定的维护法,救度众生!

随着正法的推進,我迈出了讲真相、发资料的这一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凭着自己的心性,多次帮助那些表面上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从法理上引导她们。并且帮助怕心重、走不出来的同修,和她们一起发资料。有时去农村,过程中用正念,清除了许多遇到的邪恶干扰事件。那时感觉状态挺好,半天学法,半天出去做,效果很好。

发放资料的过程其实也是修炼的过程,同时也是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的过程。若学法少,心性不提高,就变成常人式的工作。一次我去农村发资料,走到院门口时,刚发完还没等走,一个面包车就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也没看见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只看见车上好几个人下车了,当时我没有害怕,马上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神奇的是这些人一下车直奔院里,谁也没看见我,而且他们推开大门见地上有资料还说了一句笑话:哎呦,这地上这么多钱,发财了。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想到了师父的法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是师父的加持,我才有惊无险,在回家的路上,一想起这事还后怕呢!

还有一次也是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我在前边正发着,突然听到后边有人喊:站住!我当时也没有害怕,一回头,只看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为了追我,都没来的及穿衣服,穿着一条衬裤跑出来的。我不知他是什么目地,但我却想这个人是不是同修,要不就是来听三退的,给他一次机会。我赶忙过去,便问:“大哥你认识我吗?”这个人面目挺凶的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这大白天就干这事,你就不怕抓吗”!我说我不怕,我是来给你们送大法真相的,你们看完明白后就得救了!谢谢你,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时我看见他的脸上有点笑容,对我说:“要做就晚上来,白天太危险了”。我又说了一声谢谢,就开始给他讲三退,原来这老头是村干部,而且是老党员,听我这么一说,便对我改变态度,也同意退了,之后高兴的回家了。在这一霎那,我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还有众生的殷殷期盼。大法无所不能,人神一念之差,如果当时我有怕心,只想着自己,他不但不能得救,也许还会带来其它的麻烦呢!

六、大法的神奇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零八年,丈夫闹脚病,半年不见好,心里很着急,过了年我陪他到区医院检查,说是糖尿病足,我听后没有及时否定,并让丈夫住院了。第二天用仪器检查出各种病,而且还说丈夫有肝硬化的可能。我当时觉得不对劲,不能承认啊!是邪恶干扰。这时大夫看出我对这病有点疑问,便说明天你让他做个B超检查,再确认一下。我马上意识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要用正念来对待,一切都不承认。等到第二天,丈夫开始做B超时,我就一直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邪恶经济迫害的计划全部解体。不一会,大夫看完结果后惊讶的说,今天的检查结果和昨天的检查结果完全不同,没有肝硬化的病症,一切正常。

出院后,丈夫的脚还是没好,他不放心地方医院,又到市医院去治。听大夫说,还是糖尿病足,我心里想根本不是。可丈夫一听大夫的话,认为自己是得了这个病,没办法我又陪他在市医院住了二十天。钱没少花,罪也没少遭,出院后,脚还是没有见好。于是我想肯定跟自己修炼有关,没有偶然的事情。错在哪呢?我拚命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是执著利益。那段时间我执著还钱,相由心生,几乎每天都在想:大法弟子不能欠别人钱,赶快干点什么挣点钱,好还人家,潜意识中好象怕影响到自己什么。结果老账没还,又添新账。

丈夫的脚烂的厉害,同修给弄来的偏方也试过了,还是不行。每天看见丈夫遭罪很失落的样子,我也心痛,因为是我没做好才造成的。一天我用平和的语气跟他讲大法的神奇,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告诉他只有师父才能救你,他听后没吱声表示默许了。之后我听孩子告诉我说他爸给师父上香了,嘴里还在念叨呢!我听后挺为他高兴,认为他终于有点佛性出来了。过了一段时间,丈夫又听到别人说,另一个城市有一家医院专治这种病,丈夫不放心这个病,就又去检查,结果大夫说他根本就不是糖尿病足。他的脚开始是感染了,后来在市医院给你当作糖尿病足治,清理创伤时,把骨膜损坏了,现在需要手术,如果骨膜没有损伤就不用做手术了。这次是他诚念大法好的结果,是师父在管,才有这样的奇迹出现,现在他的脚全都好了。

七、处理好家庭关系

有一个关一直伴随着我的修炼过程,就是家庭关。我与丈夫不知前世是什么缘份,总说不到一起去,有时一说就吵。在家庭中我没有修好自己,出现许多魔难。丈夫一直帮我提高心性,去掉我最难去的心,就是不让人说的心。一遇到问题就陷入事中去辩解,争个对错。时间长了,这些不去的心促使丈夫对我不满,经常发脾气,酒后说脏话、骂人,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有时我忍不住就和他吵起来。

修炼人的环境都是随着自己的变化而变化的,自己修好了,他们在变,自己不好了,他们也在变。我记得有一次搞的很凶,现在说起来都很惭愧。年前我又一次出事,经济遭到迫害,丈夫很生气、抱怨,那几天总是找茬,我知道他是被邪恶操控,骂人、打人,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还骂师父。当时,我思想业力反应的很强,什么念头都有,甚至有离婚的念头。其实丈夫心里一直认为大法好,平时的他善解人意,是因为我没有做好,使丈夫从来不听不看大法的真相资料。这些年,我多次遭到迫害,家庭经济受到损失,丈夫也承受了不少,精神压力太大,避免不了一些抱怨和不理解。是我的慈悲心不够,心胸狭窄,不但没能救他,反而又推了他一把。

从法中我们知道修炼人和常人发生矛盾时,百分之百是修炼人的错。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并主动想和丈夫沟通,救他,让他观念转正,用平和的语气对待他,做到遇事忍让,去掉情,只把他当作众生。在这方面我真得好好修了,这几天丈夫随着我的变化,他也在变,再也没有制造魔难了。

我个人领悟,大法弟子一定要走正自己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不让邪恶钻空子!才能真正的全盘否定旧势力!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结语

这篇稿子是用两年的时间才完成的,因为自己文化程度低,所以有障碍,每次刚写一点就放下了,这次终于写出来了,并抑制了那些个观念,同时也是一个修炼过程。虽然这篇稿子写完了,但回顾这次写稿的修炼历程,我发现自己根深蒂固的惰性,想舒服、没长性,还有多年骨子里形成的争斗心、抱怨心、不让人说的心,通过这次写交流稿,渐渐的也去了不少。

谢谢伟大的师父一路对弟子的加持,修炼中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弟子无法报答师父的佛恩浩荡,只有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