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洗脑班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我们去救度,但是我看到还有不少同修因为执著心没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陆续被绑架迫害,影响了救度众生。有不少同修被狱警、犯人毒打,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我看到这些感到心痛,想把自己在狱中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我得法较晚,在证实法的过程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漏洞多,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与同修相继被抓,被非法判刑入狱。刚到监狱,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一批被所谓“转化”了的昔日同修。这使我们这一批新被绑架来的同修非常困惑和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原来那么坚定的一个学员,怎么几天、甚至一天,就判若两人,前后变化之大、之快,令人吃惊,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们又该怎么办?这些使我们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以及洗脑的邪恶与过关的严酷。

从那以后我好象一下成熟了许多,不再象以往那样对修炼似是而非了,知道了在“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的过程中来不得半点含糊。下面谈几点实修体会。

一、解体狱中的洗脑班迫害

邪恶第一次针对我搞洗脑班,是刚入监狱两个月后。当时我想一下子彻底全盘否定牢狱,于是绝食。被灌食之后,我自感学法和心性还跟不上,离过关要求我的心性还差很远,于是理智的停止了绝食,加强学法。师父讲:“你今天一下子做到了,你今天就是佛了,所以也不现实,你慢慢的会做到这一点的。”(《转法轮》)这时邪恶调集“犹大”对我搞洗脑。我用了一个星期,闯关成功,结束洗脑班。

刚开始许多同修为我担心,结果成功闯关,干净利索,给其他同修极大鼓舞,对猖狂的邪恶当头一棒。当时的过程是这样的:一开始有点紧张,有些怕,想用全盘否定掩盖怕心,避开“犹大”。其实凭当时自己的心性,想一下子全部否定牢狱是达不到的。虽然有许多同修做到了,但每个人业力、心性、根基不同,要理智量力而行,不好盲从,根据自己承受力、忍耐力,稳步走出自己的路来。于是我加强学法,行、走、坐、卧中尽一切可能让自己大脑装满法。哪怕是一句话、一个字,只要是大法中的话、大法中的字就行,除了睡着外,其它时间脑子里一直不离开法,坚信师言:“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当时我会背的经文很少,就不停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正压百邪”,就象庙里和尚不停的念“阿弥陀佛”一样,反复不停,不论他们讲什么,反正我就是你讲你的,我念我的,不让他们往我脑子里灌东西,结束谈话后继续念法,不去分析他们讲的内容,不去计划明天怎么跟他们辩,就是继续念师父的法,直到睡着。日复一日,三天下来六七个“犹大”不跟我谈了,看起自己的报纸,打起了瞌睡。

总结这次成功破除洗脑班,有几点体会:

1、认清邪恶本质,不管是谁,哪怕是原来的同修,在这种场合(洗脑班)来劝说什么,都是被旧势力、被邪恶生命利用来干破坏法,迫害学员的魔、烂鬼所干的事。师父讲:“那些打着大法学员旗号散布邪悟的人,无论其过去是否是学员,都是在干着破坏大法的魔所干的事。”(《精進要旨二》〈建议〉)“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的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他们邪恶的谎言。”(《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所以,他们这时无论口头说的再漂亮,再所谓有道理,其实统统都是邪悟,无需去分析它哪句对,哪句错,一概不去接受,不去听,只管平和的默念师父的法就行,不要被表面熟人、情带动。

2、脑子始终不离开法,不离开真善忍,不离开师父,无论谈话中,还是谈话后,尤其是谈话后,自己一个人独处时更是不能去想,不能去分析它们的话,一心学法即可。因为整个考验过程本质上就是看你离不离开法,守住念头在法上就行。

3、放下对洗脑班、对“犹大”的恐惧心,正面面对他们,坚信师父坚信法,谁也挡不了你,内心真正放下这个包袱,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他们只是被操纵了的,本质上是被烂鬼操纵下的行为,我怎么可能怕你呢!这样就能放下怕心。所以当两年后,邪恶又想让我進洗脑班时,就很轻松的直接否定了。因为符合了没有这颗心就没有这个难的法理。我看到有的同修一直否定不掉,其实是因为在他心里深藏着恐惧“犹大”的心,而且有些人心还很重。所以我悟到要想否定什么,首先你得放下什么,你放不下它,怕它,担心它,旧势力就抓住你这颗心迫害你。你在家里顶门不开,他都敢翻阳台到你家,都敢在你上街办事、买菜路上,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你,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你惧怕“犹大”、“六一零”、洗脑班的心是一个很大的漏啊。一个将来新宇宙不同层次的主宰者,会惧怕邪灵烂鬼吗?我们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但要真被绑架到洗脑班,那也没什么好怕的。师父讲:“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这样才能在根本上走出洗脑班在我们心里投射的阴影。

随着修炼的深入,发正念的加强,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第三次邪恶想利用我的亲人(当时她不仅“转化”,而且还帮着邪恶“转化”别的学员)来办洗脑班时,我三天时间内说服了她。当时邪恶来势凶猛,有市、区、监狱等各级“六一零”的邪恶。我明白,一个原来坚定的大法弟子同修被洗脑“转化”,是由于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控制了,她自己做不了主,要救她,首先发正念灭尽其背后的邪恶,所以我前面两天只是默默的对她发正念,全力清除其背后的一切邪恶,清理完后,对准其心结解答疑惑,这时她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她明白真相后,当着“六一零”邪恶的面,三次郑重表明“法轮大法是正法”,从返大法修炼行列。就连在场的“六一零”恶人背后的邪恶都被清除了,他们也倒过来劝我们好好修。所以发正念非常重要。必须先从发正念开始,不可在表面硬争辩。

在谈话中,发正念有时会被他们的说话干扰,念头思想经常会不集中,分神,我就把手插在口袋里一遍一遍的写“灭”这个字,边写边想“灭”这个字,或者默默的用意念默写在对方的身上、脸上、一笔一划的写,这样就不会分神,集中精力在“灭”字上,也就是始终在法上,一般两三天谈下来,对方背后邪恶灭尽,这时你再跟她说什么,她才会听。包括“六一零”或者恶警,即使他们还是不认同,最起码是恶不起来了。实修中我看到操纵人的邪恶被灭的时候,有的恶人全身发抖,站不住要瘫倒;有的已经根本不敢用正眼看我;还有的心脏病发作,直往医院跑,象掉了魂一样;甚至有的直接说:我活不了了,我要死了。有一次,我对几个“六一零”恶警发正念后,看差不多了,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其实我知道他姓名)他回答说:“我叫旧势力。”我又问另外一个恶警:“你叫什么名字?”他顿了好一会说:“我叫共产党员。”从实修中我看到,真正的邪恶在他们的背后,人的这一层面根本就是被邪灵操控的,所以解救众生也好,制止迫害也好,关键在灭其背后的邪恶。师父讲:“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后来,邪恶再也不敢让“犹大”跟我谈。彻底扔掉洗脑班的包袱。希望我的实修心得能对还在恐惧“犹大”、洗脑班、“六一零”的同修一点启示,走出困境,真正走在神的路上。

二、正狱中环境

在监狱那种环境,一开始人心很多,怕这怕那,处处都要去否定它,真是困难重重。也绝食过,皮肉之苦吃了不少,甚至随时可能失去生命。但总感到环境没有多大变化,甚至有些同修在这种痛苦中度日如年的坚持着,但有不少坚持不了多久,就渐渐的承受不住滑下来了;那些本来承受力小的同修,更是不知如何是好。通过加大力度学法,我认识到,其实我们是在证实自己,用身体去拼、去顶、去承受,而不是证实法。向外去找了,跟邪恶怎么去争,怎么去斗,象战场上争夺高地一样,虽然并不是那么明显,但确实存在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向内去修,找自己,所以法的威力显不出来。学法明白法理后,不断调整,把劲用在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上,灭争斗心、灭恐惧心、灭怕死心、灭……,不同时段冒出什么心,就针对它去灭什么心,真正是直指人心。其实当我真正这样严格要求自己、脚踏实地的修心去执时,那些执著心真的是经不住这样灭的,有的几分钟、有的几小时、有的几天就灭了。没有这个心就没有这个难,去人心后环境变化非常之大。例如:当我有怕被电警棍打的心时,首先要明白我们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然后针对怕心就念:怕电警棍的心死,怕电警棍的心灭,一直念到去掉此心后,坦然为止。所以我后来多次正环境时,再也没有这方面的皮肉之苦,有两次架势摆好了,甚至连死人床都架好了,我加强灭这个心的力度,坦然了,心放下了,邪恶就把“死人床”抬走了,近在眼前的难就化解了,一切化险为夷。

放下生死,如何放?其实就是灭怕死的心,直指这个心去灭,再加上学法明理,知道肉身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把怕死的心去掉后,对肉体执著自然就放下了。当然去掉怕死的心决不是以死抗争,我们还要珍惜我们的肉身在人世修炼、救度众生。这时向狱警要《转法轮》,他们不给,我就给他们写真相、写声明,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提前把怕死的心灭干净了,所以他们赶紧给书。整个过程中,自己只是去去心、动动口而已,证实了法。佛法无边,我只是去掉了执著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后来的堂堂正正炼功、堂堂正正不穿囚服、理正常发型、不劳动等等都是这样正过来的。不过程序更加简单,就是当自己要准备正什么的时候,自动会有心冒出来,那就先灭这个心,灭完灭尽了,然后再破人这一层,如自己换衣服,开始正常炼功,自己找人帮我理我需要的发型,停止奴役劳动等,邪恶根本就管不了,干脆不问也不管了,他们怕还来不及呢,怎么敢管?邪恶之所以敢迫害,是因为你有执著心,才被他们钻空子迫害的。当你去掉执着心后,在法上时,邪恶怎么有力量敢跟整个宇宙正法抗衡?躲还来不及呢!

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中,理智去做非常关键,刚开始不理智,没有根据自己的承受力与心性去做,恨不得一口吃个胖子,邪恶就会钻空子迫害。经过学法,痛定思痛后,回归理性,一步一个脚印扩大正环境的范围与力度,例如堂堂正正炼功,整个过程就非常理智,一开始只能公开摆个打坐姿势,那就只摆个姿势,当心开始紧张时,就把腿放下来去怕心,针对怕心,念怕心死,怕心灭。反复念,反复灭,坦然后,下一次就能摆到五分钟,心又慌了,那就再拿下来,再灭心,灭一段时间后,下一次能摆到十分钟,心慌后那就再停下来,再继续灭。就这样一点点去心,一点点延长时间,从五分钟,十分钟到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再到一个小时,从睁眼炼一会儿闭眼炼一会儿,再到闭眼炼,最后到完全坦然美妙的打坐,从只炼静功到动静全套,从一天炼一遍到一天炼两遍,即使对着全省监狱系统摄像头也象在家炼功一样的坦然心不动,等等。都是这样一点点去心,一点点延长,一点点扩展的,只要心性还不到位,就先不做,等心性到位了,再正式破人这一层,所以整个过程既理智、又稳健、又没难,就象水库涨水一样,整体(整个外在身体动作与内在心里平稳)提高,整体升华,一切水到渠成,风平浪静。

这个过程看起来好象很慢,其实只要精進不止,是很快的。我从开始启动炼功,到完全动静全套能正常炼起来,并且没有阻挡,也只用了一两周时间就完全正过来了,扎实稳当,把原来外在的激烈抗衡,转化成完全内在的自我修心,外部一点也看不到冲突,一派祥和,圆容不破,证实了法的威力。

三、在狱中证实法、救度众生

由于理智冷静的在法上证实法,正不正的环境,使环境也越来越正,犯人与狱警对法轮大法越来越有正确的心态,他们也可以几乎没有顾忌的看《转法轮》,看经文,听我讲真相。其中有一位狱警看完《转法轮》后,当晚老师点化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善待弟子,紧随大法。有的犯人敢大声称中共是邪党,敢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直接称新替换来陪我的连号为:又来了一个得法的。有个原来极端仇视大法的犯人,看到了我所走过的路,从困境到坦途的全过程,感叹佛法的伟大,下决心要学大法。专职“六一零”警官当众直接讲《转法轮》是真经,要好好学好好修,平时对我关怀备至,问长问短,看到中共邪党残酷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发出正义的呼声“共产党早晚要灭亡的”。

由于环境好转,整个监狱关押的同修整体都在提高,被“转化”的学员陆续回到大法中来,人手一本手抄《转法轮》,都能正常炼功了。师父的新经文,整篇整篇的传進来,剩下的“犹大”再也不敢理直气壮趾高气扬,“六一零”对他们也没了兴趣,并且再也不敢让他们与真修者接触,洗脑班基本上处于瘫痪,同修都在提高升华。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大家又约定每天两个整八点专门对本监狱邪恶发正念,许多有缘人被救起。

当我最后离开监狱时,一位监狱长跟我长谈了一次,嘱咐一定不要“转化”,一定要修成,回去继续好好修吧。证实了佛法的伟大、慈悲与无所不能,正如师父所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在证实法中救度了众生。

接下来我要更加向内修,向内找,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比学比修,走好最后的路。

个人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