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向内找 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也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了,有许多执著真的修去了,在修炼中磨砺的越来越成熟了。学法也很认真,摆在重要位置,也知道应该做好“三件事”,可有时坚持的不好,心里也很着急,尤其现在救人抢人,抓紧救度众生。自己虽然也抓紧一切机会去做,时刻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无论是工作中、生活中、只要能接触的人都尽量去讲清真相,而且经常去偏远的农村发资料,讲真相,但还是做的很不够。

以下是自己最近的一点心得体会,总结一下经验教训,以便自己今后做好。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悟到是自己修炼状态所限,可始终也没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直到最近的一件事才深刻认识修炼的严肃性,才真正静下心来深挖自己的执著。扎实向内找,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遇事不能及时向内找,总是向外求,总是能看到别人的不足,总觉的自己对,而且有热心,总愿意去帮助别的同修,执著同修的执著,却不是扎扎实实修自己;有时也意识到应向内找,肯定是针对自己的心来的,但还是做的不太好,可一看到同修的执著我就着急,理性的时候少,总是先看别人,用自己的认识去衡量别人;有时抱着人心强加于人,人家接受不了,还和我生气,我有时还觉的愤愤不平,完全没有修炼人的慈悲祥和的心态。发现自己修炼多年却不会修,任何事情都是针对自己的心来的,我却总是推出去而失去提高的好机会。致使很多执著心在这里滋生蔓延,发现怕心、争斗心、妒嫉心、色欲之心、欢喜心、情都在这里有市场。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不让人说,一说就不高兴,总想去反驳,要是人家说的尖锐一点,马上就得干起来;要是觉的自己被冤枉了,那简直受不了。正像师父讲的那样“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记得上次几个同修来交流,進来就找我们的问题,而且抓住这点事不放,我一下就受不了了,争辩起来,过后也知道后悔,可关键时刻就是不能看自己,总是争辩不休。抱着人心去做事,越来越不对劲,加之干事心不注意安全,去一个很邪恶的地方多次发资料都平安回来,后来路都不通了,可还执著非去,结果遭绑架。我知道是自己有大漏,但我绝不认可邪恶这种迫害,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能受损失。心中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决不承认它们的任何迫害,同时把心一放到底,去留由师父安排。但有时心性所限还做的不好,还是被他们非法拘留,我想来了就解体这个黑窝,不管走到哪里我就是做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能承认这种迫害,同时静心找自己的执著。有一天,师父的一段法显现在脑中:“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十一天我以病业方式闯出,但邪恶不肯轻易放手。

我不承认病业的迫害,但不是嘴上说的,我心中有坚定的正念,我一定要证实法,决不能给大法给救度众生带来负面影响。但一着急又过于执著了,学法修心拼命的找自己的问题,好象一切为它而修了。我意识到又走偏了,把心真正放下,该做什么做什么,我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所以扎实找自己,也找到了许多执著,并注意在实修中修去。注意修口了,不在背后议论同修,少说常人的事,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刻注意修自己,无条件向内找。那天有同修忽然说我“自私,不配合整体。”当时我觉的特别刺耳,一下怔住了,但由于最近注意修自己,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我没动心没发火,可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问题。我自认为热心善良,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整体配合也很主动。可同修为什么这么说我。真觉的特冤枉,但我就是坚定向内找。后来一下明白了,这不就是针对不让人说的心来的吗?是因为自己最近学法修心向内找,关键时刻不动心不争辩,终于走过来了,心中豁然开朗,真为自己高兴。这是我最不能忍的,以前就因为这样的事和同修发生争执,以致摔了大跟头。这次全凭悟法理、向内找走过来。

法理虽明白,但修炼的路决不是一帆风顺的,前几天因一同修家出了事,我又犯了老毛病,一个劲儿为同修着急,帮同修树正念,而忘了向内找,结果被邪恶加重迫害,病业假相很严重,心也不稳了。让同修帮发正念,同修却说自己顾不上自己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向内找了,其实这就是让我去这个“私”,这个“自我”,我还不悟。同修再来时又说:“你别老想你自己了,那么自私,给资料点发发正念吧,你就好了。”我当时就有些受不了了,但我知道她确实是状态不好,只好包容她吧。但同修走后,我的心再也守不住了,我觉的好孤独,自打我们接触,互相协调做了许多工作,但有时总是我无条件的配合,而她不是这个不满意,就是那么不高兴,总是高标准要求我,别人稍微付出一点她一个劲的夸,而我怎么都不行,出了问题就想她能从法上理上正念上帮你,可却……我的心受不了了,发正念也发不下去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委屈伤心,找到同修一大堆执著: 妒嫉心、私心、执著自我、不平等的心,在这里同修配合不好好难过。哭啊哭,我忽然警醒了,我为什么会这样,这么难过,这是我吗?我一下看到了那个强烈的“我”、“私”、“情”,那么执著它,那么怕碰它,执著那一点点感受,总得舒舒服服的,要不就没完没了的折腾,我明白了,马上正念去除这些东西,我不能为它而存在。马上向内找自己,我发现同修反映出的心都是我的执著,我就是这样要求她的,我应去除这些东西,尤其是妒嫉心,这是最严重的。

念一正,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可我的“病业”反映并没减轻,又加重了,我找不到自己的执著,发正念也不强,疼的严重时正念也受影响。我请师尊加持,正念正行,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还要救众生呢。一同修来和我交流,让我看一看师父讲的善解的法,一句话点醒了我,我只知道谁迫害我不行,迫害同修不行,带着强烈的霸道自保的私心,根本就没想一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因为修炼的不足,它才干扰你,你却不找自己的问题,怎么能行呢?认识到之后,我诚心与之交谈,善解恶缘,同修们也都闻讯赶来帮我发正念,并在法理上切磋,达成共识,绝不允许以这种方式迫害同修,给救度众生带来负面影响,不让邪恶钻空子。后来我也悟到这一段时间又陷入在病业假相的魔难中修炼,这不还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吗?我是应该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的,从根本上否定。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违法的。修炼最难的是正悟法理,法理一明,正念又象山样坚定了,横扫阴霾。

在修炼中我悟到,人最难改变的是观念,最难放下的是执著,最难坚持的是正念。修炼的路很窄很窄,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理智清醒的走好每一步,时刻保持正信向内找,不要表面上光鲜,在美丽的外衣下隐藏掩盖着很阴暗的东西。不要等到难大的必须放下生死才能走过来,甚至放下生死都不行,让师尊操尽了心。而且自己也备受损失,消磨自己的正信,消磨自己精進的意志,会使自己变的消沉,怕心滋长。

通过大量的静心学法,才走了回来,可是失去的很难补回来,教训太惨痛了,写出来曝光这些不好的东西,解体它。同时也给同修提个醒,一定要勇猛精進,走好最后的路。我还悟到,之所以没走好,就是因为“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曼哈顿讲法》)

我还悟到,我们现在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快救人,只要时刻保持神念,就是做好“三件事”,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摆正这一基点,就能走正走稳自己的路,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具足保护自己的能力。不要总是把自己摆在人中,师尊早已给了我们神的一切,我们早就应该做好了。不要老是等着师父领你走了,师父已经放手,慈悲的盼着我们自己走好,我们该学会自己走路了,我们一定能走好,因为我们背后有巨大的保障。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不管你觉的自己如何,你有幸赶上这伟大的时代,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这是万古不遇的机缘,不要再怕了,不要再带修不修了,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学法修心向内找,只要听师父教诲,只要敢跟师父回家,敢往前走,修炼的路上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和难。等待你的都是师尊给你安排的最好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