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路上纯净自我、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我今年五十四岁,是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性格内向,脾气暴躁,而且浑身是病,风湿、鼻炎、颈椎痛、心脏病,全身骨头节都疼,走路都是走一截儿就得歇一会儿,简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受尽了人生病魔的痛苦。

同修教我炼功的第一天,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间,人都是飞着的,一切都那么美好,无法用语言形容。从那以后,我坚持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性格也乐观了。有一次睡梦中,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自己“呼、呼”的从地下钻出来了,看见太阳,看见月亮,就象师父说的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发愿一定要好好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时我特别怕恶人来抄家,想着把大法书籍藏起来不能被邪恶抄走,成天东藏西藏的,上高中的女儿见我这样就安慰说:“妈,你别藏了,这书以后我走哪儿就给你背哪儿!”

虽然这样,我坚持学法炼功,证实大法的心不变。我和同修搭伴出去,用笔往墙上、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等等,走哪写哪,不论白天黑夜。那时还没有传单,我们就自己写纸条,写完了出去发或是贴。

成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看到同修家有一台家用小型复印机,就想着可以拿来复印资料了,但当时环境还很严酷。每次都得我去买耗材,自己也有怕心,去时先和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顺顺当当把耗材买回来!”我从未接触过那些高科技的东西,更不知道行情,人家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买的真是挺贵的,有的时候一个硒鼓就七百多,有的五百多。我想,为了大法资料的事,不管花多少钱都是应该做的,多贵我都买。

自从《九评共产党》面世后,需要大量做,我动了一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自己亲手做资料。当我有这个愿望后,同修帮我买来了电脑、打印机等,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虽然我高中毕业,但那个年代上学不上课,不学文化知识,有时候我字都认不全,更没摸过电脑,但学起来特别快,师父给我智慧,同修说两句我就能记住。

我坚持每天打五本《九评》,装订好自己出去发,有时也给同修发。初期碰到邪恶的干扰,刚做资料的时候,我真切的听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说:“你越学越胆大了!”我就说:“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就应该这样做!”然后照常做资料。

还有一次,恶人上门来骚扰,先去了我另外一个住处,他们东看西看啥东西也没有,然后又朝我这边来了。亲戚打电话告诉我邪恶上我这边来了,当时我心“呯呯”的跳,马上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这屋里都是打印机和电脑,不许恶人進来!这时外面晴天下起了大雨点,把这些人都浇跑了。他们走后我看看外面还是晴天,是师父又一次帮助了弟子。

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

明慧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自己学会后,就发了愿把周围同修都带起来,我边学边教他们。只要他有这个心,没打印机的,我就自己花钱给他们买;没电脑的我就把自己家的电脑给他们。我和另外两名同修配合,一位负责装系统,我负责教技术,还有一位会开车就负责运送机器和耗材。我买车给她开。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汲汲营营,有谁自己花钱买车给别人开呢,但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家都为了证实法全力以赴,我觉的这样做挺正常的。

在帮助同修买耗材的过程中,也有怕心反映出来,这时,我就会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做救度众生的事是最正的,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破坏!同时,在人世间的这面也注意安全,理智智慧的做事。有的同修开始有怕心不愿意做资料,真等自己做上了,又说:你怎么不早点教我呢!还有的同修有畏难情绪,我就带她到我家,让她看我上网、打印、刻录的全过程,让她心里有个底,消除畏难情绪。在师父的帮助下,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这片十几位同修都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在万花丛中朵朵飘香。

纯净自己救更多的人

在这过程中我起了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受到病业的干扰,好象得了蛇盘疮,疼痛难忍。按常人的理说,蛇盘疮在腰间围一圈就有生命危险,我这还差半尺就围上了,家人急着让我上医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归正,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学法、炼功、做资料讲真相都不受影响,靠着信师信法这一念,十几天后全好了。经过这次深刻的教训,我更加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和向内找的重要性,并时刻注意在做事的过程中不起欢喜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炼人决不可以居功自傲。

说到向内找又让我想起一件事。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办事,正巧她在数落女儿:你没本事,没钱,买不起房。还有其它一些难听的话。当时我就想,让我碰上这事也不是偶然的,师父说过作为一个修炼人,碰到任何事都要先找自己,是不是我也有利益之心,看重人的东西?于是回家后,我打坐结印,清理自己空间场一切败坏的物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什么都不要,什么房子,什么金钱,人世间的一切东西我都不要,真修心性,就跟师父回家!这一念,我感到浑身轻松,特别舒服,好象看到了法理内涵,柳暗花明,眼泪唰唰的就往下流。当晚在梦境中看到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清理出去两大袋象烂肉似的不成形的东西,还从嘴里爬出来好些虫子。

同修们都能自己做资料,我也没有那么多事了,就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坚持了几年。有时和同修配合,平均每天能劝退十几个人。平时外出买东西或办事尽量不错过一切机会。当没有自我的时候,讲真相的效果最好,基本上一说人就三退了。

有一次,我在超市看到一个年轻小伙买了一车好吃的东西,就追上去跟他说:“你不能尽想着吃好的,得想着保命呀!现在都退党退团退队呢!”他说:“那你就给我退了吧!”过程中非常简单,他走的时候笑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警察!”我说:“是警察咱们也得保命啊!”还有很多这样的事例,我都想不起来了。

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精進,舍尽自我,按师父的要求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