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付桂芹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付桂芹,女,59岁,依兰纺织厂工人。她一直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年来遭受中共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劳教、洗脑迫害。她曾先后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前进劳教所长期遭受折磨。

下面是付桂芹自述所受迫害的部份经历。

二零零零年三次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六日,我和多名法轮功学员炼功,依兰公安局出动多台警车,把我们非法劫持到看守所拘留迫害,关押三十天、罚款三千元、逼迫交伙食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我去了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被劫持到前门派出所,关押在两幢楼夹空一天,晚上分流各地区派出所非法审问。后半夜把我送到北京崇文区监狱。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天后被依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韩云杰劫持到哈市办事处,又送回依兰看守所关押。我们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阴暗潮湿、常年不见阳光、便池经常冒粪便、臭气熏天的监号里,所长郑军还经常带领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关车库、坐铁椅子,三伏天在太阳下暴晒、跑步。我们绝食抗议,副所长林中、管教尚德中指使犯人采取粗暴手段、野蛮灌食。林中带领恶警苏娣、犯人郭某等四人非法搜身,连踢带打、又掐又拧,抢去我们仅有的一本《转法轮》。我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勒索一千元保证金、伙食费四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和两位同修乘车去北京上访,车还没出城被公安局的恶警拦截,让全车的人诽谤师父,我们不配合,被劫持到依兰公安局,政保科长龙德清、韩云杰指使非法搜身、审问后送看守所关押,过年不放回家。天安门自焚伪案编造出来的当晚,依兰县长鲁志民带领“六一零”人员、公安恶警、电视台工作人员到看守所给全体法轮功学员放录像,叫我们谈感想,大家不配合、有人说法轮大法好、自焚是假的,鲁大怒,满嘴脏话、破口大骂,扬言说杀人放火不管,就抓法轮功。第二天没有任何手术、未通知家人就把我们四人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万家劳教所:野蛮灌食、浇开水、坐小凳

我被非法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后,被关在一楼干活的车间,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包夹”我,不让出房门半步,白天码小塑料凳,晚上睡在干活的桌子上。队长林顺英、常淑梅叫好多邪悟者来转化我,我坚信大法,不听、不接受她们那一套。

一个月后我被转到二楼大班里。一楼到三楼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到第六天,管教让全体排队下楼,到一楼看见要给我们灌食,而且还有刑事犯和男管教多人,把我们一个个拽进仓库灌食,按到椅子上,拿一小塑料盆玉米面粥对着嘴就往里灌,灌得鼻子、嘴、前胸到处都是。有时用一根一米多长的胶皮管子从鼻子一直插到胃里野蛮灌食,我被灌得顺鼻子、嘴流血,吐又吐不出来,几乎昏死过去他们都不让躺着,叫刑事犯两人架胳膊在院里遛,天天这样折磨我们,一直迫害一个月。管教华某拽法轮功学员杨丽霞头发往墙上撞;大暖瓶装着开水往我们这边砸;刘白冰经常用木棍、拖把杆打法轮功学员,用脚踢我,把六十多岁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孟宪芝拉出去毒打,不久孟宪芝被活活折磨死了。

我们每天吃的是一箩到底的玉米面板糕,这种干粮狗都不吃,经常不熟又很硌牙,一盘底苦涩的萝卜咸菜、一小塑料盆玉米面粥;早中晚都是一样的板糕,没油的菜汤。只有周三、周六中午吃一顿黑面馒头或米饭,食堂黑板上三餐标准和实际吃的天壤之别。

我们四十多名拒绝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大空房子里,阴暗潮湿、常年不见阳光、墙上长着绿毛、黑毛,夏天蚊蝇满屋飞,冬天棚上、墙上往下淌水。除了吃饭下楼,没有自由活动,整天码坐塑料板凳,时间长了屁股都坐烂了,流脓淌水。由于人多,没地方晾衣服、床单、被罩,都在房间阴干,潮湿的程度可想而知。

由于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吃住条件又差,我们都被迫害的浑身长满了脓包疥,轻者流脓淌血、重者起不来床,生活不能自理。我的全身除了脸外看不到好皮肤,脚肿的不能走路,手不能拿筷子,吃饭全靠同修帮助,我不能下楼吃饭,每天开饭时同修陈文婷拿矿泉水瓶接热水给我泡泡手脚能好受点,浑身疼痛、奇痒、流脓淌水,整宿睡不着觉,后来把我分到一楼长疥严重的班里。

二年内又三次遭绑架

我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从万家劳教所出狱后,无家可归,我和丈夫同时下岗无生活来源,住在离县城很远的山里给亲属看房子,依兰县“六一零”人员、镇长、街长、派出所上门骚扰、绑架,家人遭尽灾难。

因无法正常生活,我和丈夫去江苏姐姐那里打工生活。开十六大前依兰公安局、“六一零”、街道出动多台警车上山绑架我,发现不在,找到亲属施加压力说出我的去处,依兰公安局通知江苏省金坛市荷花村派出所从姐姐家强行绑架我非法审问,后送到金坛监狱9号监。我不配合邪恶被罚站,把我双手上举铐在监狱走廊的铁窗上,四五个小时不让上厕所。九天后依兰县东城派出所副所长(姓名不详)领着夫人;东城街道女文书(姓名不详)从上海到南京花了八千多元钱玩够了把我从金城监狱又劫持到依兰看守所关押。期间“六一零”头目、镇长、街长去看守所叫我写个保证书就放我出去,我不配合,关押一个多月,勒索家人二千多元钱。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我和同修去另一位同修家,关岳街居委会主任敲门,骗开门后关岳派出所恶警苏娣等人闯进屋里乱翻东西,要绑架我们,我们三人不配合,他找来国保大队一群恶警,队长郑军强行把我们绑架,又抄了我的家,没找到任何东西,关押我十五天,勒索三百元钱。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一日晚六点多钟,在依兰县县长刘文彬、副书记刘凤仁、政法委书记张文的指使下,公安局、国保大队、西城派出所葛彬、五国城派出所孙志辉等人带领多台警车把我家包围,像土匪一样从邻居家翻墙而过,非法抄家,抢走《转法轮》、手机、mp3等物品,强行把我带走,关押十九天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劳教二年。劳教所体检时,我身体状况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依兰看守所所长崔贵、管教古某(女)、狱医孟某跟劳教所负责人说了半天话,不知给了什么好处,硬把我们三人关进劳教所。

第二次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

相隔五年,我又一次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七大队队长换上了张波,这个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更是阴险毒辣,在她的要求下七大队进驻了男警察成立了集训队。队长吴宏勋、副队长赵余庆、姚福昌、吴宝云等。

到了集训队听到的是男女恶警的叫骂声,看到的是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站不起来,手脚不会动,像残疾人一样,上厕所时有人要背她,一个五大三粗的男恶警不让,拽两条腿从屋拖到厕所旁,惨不忍睹。

恶警吴宏勋、吴宝云逼我写“三书”,不写就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坐刑椅、上大挂,在多名男女恶警威逼恐吓、酷刑迫害下,我出了怕心,违心写了“三书”。晚上码板凳到11点,恶警放谤师谤法的录像,有时罚站,我被折磨七八天后分到二楼干奴工活,挑冰棍杆、挑牙签、装车、卸车,扛上四五十斤的箱子要走很远。去拖鞋厂出工,早六点到晚九十点,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加刑期。早晚都得唱邪党歌曲,谤师谤法,口型不对轻者骂、打嘴巴;重者上大挂毒打。冬夏吃的都是没油的菜汤、牙碜的板糕。在万家劳教所整天承受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过着没有尊严、人格的日子。

前进劳教所:侮辱、谩骂、殴打、污辱人格

二零零七年冬,万家劳教所搬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在搬家之前大队长张波开大会骗我们说,前进劳教所是新建的,条件可好了,不用拿自己的被褥等东西,那什么都有。到那里,只看到几栋多年没人住的空楼,杂草丛生,非常荒凉。

前进劳教所打着人性化管理的幌子,迫害法轮功学员更邪恶。队长张波和年轻女管教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大冬天逼着我们在没有暖气的空房子干活,手脚都冻了。晚上睡觉的地方暖气不热,发给我们的被褥很薄,冻得睡不着。

白天干体力活,有时还得装车、卸车。春天栽树、种地;夏天顶着高温铺路面,太阳晒、路面烤,许多老年法轮功学员累得不行了。我也累得旧病复发起不来床。张波、杨国红硬逼我去干活,我走不动路,杨国红说不能干活关小号,叫几个刑事犯连拉带拽硬把我拖到车间。上楼吃饭我走不了,杨国红不让我吃饭,同修拿干粮给我她不让。一天早六点进车间晚上七、八点收工,车间离睡觉的地方很远,张艳丽管教收工时叫排队让我打头,我走不动,同修要背我,张不让。有管教让人用推垃圾的车推我,杨国红不让。她们对所有干不动活的法轮功学员都如此。队长张波带领周木齐、刘畅、丛志秀、于芳丽等恶警把老年法轮功学员周荣齐骗到空楼里,绑在楼梯栏杆上拷打。

劳教所对外造假宣传,上面要来检查就马上布置现场。我们在前进劳教所过着被侮辱、谩骂、殴打、玷污人格、失去尊严的日子。

迫害给家人造成的伤害

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到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一日,我被非法关押二百天,劳教两次共计三年,被非法勒索罚金六千多元。勒索伙食费二千元。

由于我被关押,丈夫承受来自社会、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对我的迫害历历在目,犹如昨天。但我不恨迫害过我的每个人,他们也是被中共欺骗、利用的工具,希望他们能早日明白真相,在“天灭中共”之前退出邪党,将功补过,赎回自己和家人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