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传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一个年近八十岁的法轮大法学员。修炼法轮功九个年头了。我是在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被迫害最严重的时候走進大法修炼的。

从开始炼法轮功的那一天起,我就信师信法,从没有动摇过。我听师父的话,师父叫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们全家都修炼,所以我家就是一个集体学法小组和资料点。在集体学法中我提高很快,有许多执着心就是在集体学法中去掉的。比如不让人说的心。修炼前我就是一个做任何事都要做的尽量完美的人,不让人说一个“不”字的人,修炼后知道这是一个强烈的执着心,所谓的“自尊心”。一个修炼的人岂能无过?明知有错还爱面子不愿让人说,那不就是个很大的为私为我的心理吗。通过学法和同修们在一起切磋交流,我认识到了这个执着。师父也常借不修炼的家人的嘴帮我去这个不让人说的心。我自己也在努力的去掉这个执着。这两年家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魔难,也都是因为有了集体学法的修炼形式,使我们在法上共同提高,度过了一个个难关,体验到了一把筷子难断的威力。

因为是家庭资料点,所以身负做资料的责任。女儿(同修)做出的是半成品,我接着往下做,比如:女儿打印好了小册子,我负责装订,多的时候一天要装订上百本;光盘刻好了,我负责装PP袋,然后再装到自封袋中等。只要是资料点中我能做的工作,我都做,而且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好,救度众生不能马虎。

在救度众生中我的主要救人方式是邮寄真相资料,发放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

邮寄真相资料是我主要的讲真相方式。要邮寄资料就要有详细的地址、姓名、邮编。我就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地址,如让儿子在单位的各种报刊上找寻大量的地址,而且是不定期的更新;女婿到哪出差都跟对方要名片,所以收集了很多的名片;女儿从明慧网上下载了大量的迫害信息,那里边就有迫害者的单位、地址、家庭地址、亲属的地址、姓名;就连小外孙也把他教科书上的印刷、出版等地址抄下来给我,让我写信;老伴把我们过去认识的老邻居、老朋友的姓名、家庭地址给我详细的列了数十位;我自己平时也很注意收集这些信息。

为了不出一点差错,我买来了放大镜,认真的检查每一个环节。写信用的笔的颜色有三种:黑的、蓝黑和油笔,笔尖分粗的和细的,字体有楷书、隶书、宋体,字形分扁的、长的、方的,等等,这样做的目地都是出于安全考虑。

信的内容我根据收信人的情况而定:如果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我就邮寄关于善恶有报和劝善方面的真相资料;对政府官员,我就邮寄警世及预言、“三退”方面的真相资料;对普通百姓,我就邮寄平安秘诀方面的,告诉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三退”保平安等。我还注意邮寄基本真相,象“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几乎我的每封信里都有。

信写好后,我都正念加持他们,对着他们发出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让他们顺利的到达收信人的手里,让收信人得救,让这些信一传十,十传百。我不但自己去邮寄,也让家人(同修)去邮寄。我们从全市的各个角落往外邮寄。

自从二零零三年开始至今,我从没间断过通过邮寄资料讲真相的工作。从反馈的信息来看,的确收到了救人的很好的效果。比如:亲友的单位收到了我的真相信,同事打开后大家竞相传看,有些人从中知道了真相。有一次,我去市场买菜,遇到我给她寄过信的原单位的一位同事。我主动和她打招呼,并跟她讲真相、劝三退,她说:我明白,有人给我家寄材料了。是应该退了,这个(邪)党早该完蛋了。我说那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她说:“行,退了,谢谢你啊!”临走的时候她问我说:你说怪不怪,他们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我说:你有福啊。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用邮寄真相信救人的鼓励,我一直要写下去,直到邪恶灭尽,迫害结束的那一天。

我也和女儿结伴到居民区散发真相资料。在这个过程中我去掉了很多的人心,比如:怕心、求安逸心等等。

面对面讲真相我做的还不够,这是我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应该努力精進的。

我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亲眼见到过李洪志师父。每当想起师父我都会流泪。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我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的幸福。

我衷心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