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忘不了这不寻常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在我的人生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是我永远忘不了的一个不寻常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邪党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市及全国各地的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炼功点辅导员等许多人被非法抓捕。七月二十二日早晨,我与我市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自发的陆续来到市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放人。真没想到,这一天竟成了我们永远忘不了的日子。

那天早晨七点左右,市政府信访办门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人多得看不到尾,广场周边的道路全部被警察封锁。市公安局纠集了全市的警察(包括检察院的)开始驱赶上访人群,他们逼着上访的队伍往后退,不断往后退。由于人多,大家的动作比较缓慢。这时队伍里突然出现骚动,原来有六、七个警察一起拳打脚踢一位法轮功男学员,只见这个年轻的大法弟子被他们打的躺在地上,有的恶警穿着皮鞋用脚猛踹他的前胸和后腰,他的白衬衫上已有几个肮脏的脚印清清楚楚印在上面。队伍里响起了一片“不许打人!人民警察爱人民!”的呼喊声,这时又有更多的警察向喊声冲了过来,揪着大法学员的头发又踢又踹,他们当时的举动简直是全无人性。大法学员都默默的忍受着,大家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大家看到恶警专门殴打男学员,女学员就把男学员挡到队伍的里面。当警察又冲过来打男学员时,女学员立刻手挽着手,挡住警察的野蛮暴行,保护着男学员。气急败坏的恶警有的揪住两个女学员的头发用力往一块撞;有的用拳头用力捣学员的后背;其中有一个学员的眼镜被打掉了,警察也不让拣,继续推搡着大法学员。尽管有许多学员被打得很重,但大家都不觉得痛,大家都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替我们承受了。

就这样队伍被赶到了市政府后面的小广场上,四周被警察包围着。其中有一个警察右胳膊绑着纱布吊在脖子上,我旁边一个同修小声说:“他的胳膊是昨天打咱们同修打坏的。”这个警察尽管胳膊动不了,可嘴里却在不停的叫骂着,他哪里知道善恶是有报的。

大约七点半左右,突然听到有人喊:“快看太阳!快看太阳!”大家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往东看,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从未见过的神奇景象:同修们有的看到太阳就是一个大法轮,被一只巨大的手托着;有的看到天空中布满了浅紫色、金黄色的法轮;我看到红红的太阳四周有四个比太阳小一点的紫色法轮;还有的看到师父双手合十,坐在巨大的莲花宝座上,两眼在流泪……大家都被这神奇的景象惊呆了。

仰望着天空,大家激动不已,情不自禁的拍起手来,很多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我生怕自己的眼泪遮挡了这壮观的景象,就一个劲的擦眼泪。不知是谁又喊了一声:“快往天上看!”这时,天空中无数个金黄色的小法轮像雪花一样飘落下来,落在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头上,我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去接前面一个大法弟子肩膀上的小法轮,后面有个大法弟子轻声说:“不用接,你身上也有。”

这时广场上空又出现了一个大彩虹罩着整个广场,彩虹的颜色由金黄色、粉色、浅绿色组成,好看极了。这神奇的景观连在场的警察也看到了。他们有的翘首观望,有的用手指点着、议论着。周边楼群里住的市民有的推开窗户探着身子往外看,有的甚至站在窗台上看,整个广场沸腾起来了。

警察们害怕了,大声的叫骂着,把人群往广场边上的胡同里赶。有一个大法弟子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我们什么也不怕。”上访的大法学员被赶出了广场,大家沿着市政府周边的人行道默默的走着、走着,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只有无声的沉默。大家多么希望政府来了解一下法轮功,知道我们是一个善良的群体,是一个对整个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的道德高尚的群体。

下午一点多钟,忽听有人说:“大家都到前边的广场集合。”人群开始涌动,有人(据知情者说是便衣)在前边引路,把人群带到了市政府前边的广场上,大批的警察从四面包围了人群,一个劲的把我们往中间赶,大约有两三千人密密麻麻的站在广场上。

七月下旬正是三伏天,天气炎热,又赶上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大家被强迫站在阳光下暴晒,人群四周的警察很多人已经是汗流浃背了,有人热的解开了上衣,不停的喝着矿泉水。而被围困的人群,都静静的朝一个方向站着,没有一个人流汗,没有一个人喝水,徐徐的小风在人群中不停的穿过,大家心中都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们,我们走出来维护法没有错。

一个快要临产的女学员挺着个大肚子,也站在上访的人群中,一个小伙子(可能是她丈夫)说服了警察,挤进人群,着急的边劝边往外拉她,可那孕妇就是不走,小伙子立刻跑出去找来了四个壮男子硬是把她抬了出去。

有两个头发花白的女学员内急,要找地方去方便一下,可是警察就是不让,两个老人急了,要把自己的包作抵押,说一会儿准回来,警察却说:“不行,你憋不住就尿裤子吧。”无奈,她们又回到了人群中。

大法在受难,师父在受难,大法弟子在恶党迫害面前没有退缩,他们以平和的心态和文明的举止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三点半,市公安局调来了大批大型公交车,在场的警察连推带打,强行将上访的学员弄到车上,把我们分批拉到远离市中心的几所学校,将大家赶进教室软禁起来。从几个教室里传出来此起彼伏的集体背法声,警察暴怒的制止着,将敢于带头背法、炼功的学员拖到走廊面壁罚站。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允许我们上厕所。七个多小时不许人上厕所,那些警察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可是学员中没有一个人感到憋不住而尿裤子的(包括前文所说的那两个内急的老学员)。师父啊,谢谢您,是您一次又一次的呵护着我们!

晚上十点多钟,警察将每个教室上访的学员登记造册,学员们都很善良,如实的按表的要求填好,当警察得到了继续迫害我们的个人详细情况后,扔下我们扬长而去。夜已经很深了,大家互相招呼着,互相帮助寻找返家的车站或回家的路,虽然大家彼此互不相识,可是大家不约而同的走出来,同心协力的以和平的形式反对迫害,维护大法,已经形成了一个坚强的、不可分割的整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这个不寻常的日子虽然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可是这天所经历的事情,我们永远也忘不了。因为我们亲自目睹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罪恶行径,亲身感受到了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壮观与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