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结肠癌不翼而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我在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拉肚子总出血,开始没在意,后来才去检查,结论是结肠癌。我在肿瘤医院(现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做了手术。术后又进行了四次化疗。我本来体质很弱,四次化疗后,人虚弱得起不来床。这时,癌细胞扩散到了脖颈,要继续进行化疗。老伴看我的身体禁不起,说还是先停着吧。

听课,颈部肿块消失

我曾于一九九三年在中南财经大学听到过法轮功师父讲课。但那次因为家里特别忙,所以那次只听了一节课。后来带修不修的过了许多年,耽误了许多时间。在停下化疗的这当儿,也就是一九九八年底,我在沙市的小妹的儿子办喜事,让我们去玩。武汉的大妹说我还是个病人,不能走。沙市的妹妹知道我接触过法轮功,劝我说:来吧,这里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你会没事的。于是,老伴给我带了一箱子各种药,包括外敷的药,我自己带着各种法轮功书和磁带,和大妹来到了沙市。

到沙市的当天,我脖颈上的那个脓包变的更大了。小妹帮找来她们楼下炼法轮功的同修。第二天一大早四点,我就去炼功点上炼功,稀奇的是我精神很好。炼完两个小时五套功法,点上的辅导员对我说当天有师父的讲法录像,希望我上午去看。大妹说:你是病人,不能去。小妹说:你没事,就去吧。我自个儿就去了。

到了放录像的礼堂,辅导员指着第一排的座位对我说,你就坐这儿。那天放的是师父在新加坡的讲法录像。我就看着屏幕上师父走了出来,边走边侧身看着我,一连看了三眼,看的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那场讲法讲了两个多小时,听课的时候,脖子那块感觉凉凉的。回家后炼第二套功法的抱轮,脖子感到非常痛。第三天,喉咙也疼了起来。痛完了,晚上我洗脸时突然发现脖颈上的包开始变小了,又过了几天包就消失了!从屏幕上第一眼见到师父的时候,师父就已经开始给我清理身体了。

在坚持炼功三个月后,有一天我开始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夜,拉了五、六十次。开始什么也拉不出来,后来开始拉出脏东西,最后拉出一个一寸半大的灰不灰白不白的花菜形的东西,就是那个结肠癌的病灶。我第二天早上四点去炼功,身轻体健,精神特别好。

从此,我身体好了,原来身上还有多种其它的病也都没了,自己那暴躁的脾气也没了,人们都说我变了个人似的,妹妹们说我要不是得了法轮大法,“坟头上早就长草了”。

师父把我从绝症中救了回来,我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感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