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哈尔滨“7.20”大迫害的前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在中国大陆发动了一场迫害法轮功、迫害上亿炼功群众的运动,至今已经延续11年了。这场迫害邪恶的程度至今也只是揭露出了一角。

我是一名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亲身经历和目睹了这场邪恶迫害的前前后后。

一、1999年6月——东北林业大学

1999年6月10日,中共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问题的机构,类似德国法西斯的盖世太保,对外称610办公室。就在6月中旬这个时间段里,全国各地公安人员仅仅是处在对各个炼功点观察动静,掌握人数,至多是跟踪炼功点负责人行踪的阶段。可是在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的校园里,校保卫科干警和动力区公安分局警察已开始对炼功群众大打出手,并明确提出要取缔法轮功。大约是6月15日,我连续三天到林大炼功点观察,亲眼目睹了法轮功修炼者和平理性的坚持炼功,和公安警察野蛮施暴,二者形成鲜明反差。

场景一:在一片稀疏的松树林里,一群法轮功学员在祥和的做着头顶抱轮动作;四五个公安警察闯进炼功场地,没收了录音机,并从头顶往下拽学员的手,往场外连拖带拽。这个拽出去了,那个还在炼;来拽那个,这个又回去炼了。气得公安人员破口大骂,有几个大学生被追着遭脚踢、推搡、撕扯。

场景二:林大校园炼功点的负责人吕蒙新(7.20后被判重刑,在狱中被迫害致死)被两名警察扯住脖领子,拽住一只胳膊,逼他遣散炼功的功友。吕蒙新平心静气地笑出了声,说道:“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当警察强逼着让他带头撤走时,吕蒙新还是笑呵呵的说:你们是不了解情况,你听我说。警察不让说,吕蒙新坚持要说,气急败坏的那个副处长照吕蒙新的脸猛击一拳,眼镜被打飞七八米远,顿时眼眶青紫,牙床出血。

场景三:三四名大学生修炼者,身背挎包,里面装着的录音机在同时放着炼功音乐,目的是录音机既不能被轻易没收,又确保拽走一两个人场上音乐照响。这一天现场的公安警察明显增多了,远处、更远处都有推着单车或站着观望的老公安,显然是各级派来了解和观察情况的,甚至是幕后指挥。警察反复宣布纪律:“这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再不解散就将受到校纪处分!学生将影响当年的升学、毕业。”接下来就是强行驱散。那几个背录音机的学生,遭警察拳打脚踢。有的还被反剪着双手,押往校保卫处。

据悉,当天林大讲师吕蒙新就被停课,并被责成写出书面检查;几名被校方视作修炼法轮功骨干的学生分别被校团委、系主任找去谈话,被通告批评。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遇到问题时总是内省自己,即使遇到如此的野蛮和不公,他们也没有出现争斗,没有用恶意揣测对方。他们始终保持着平和、理性。一封载着东北林业大学炼功点上百名修炼者心声的上访信,分别送达到黑龙江省领导,林业部领导手中:“我们是长期居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子弟和学生,我们没有什么奢望,只求在我们为之奉献和热爱的校园里,脚下有一块绿地,炼一炼能够给我们带来心灵净化,祛病健身的好功法。”

二、7月22日,黑龙江省政府前万人和平大上访

99年7月20日,中共在同一时间段里,把全国法轮功研究会负责人和各省市大法总站负责人(正副站长)抓起来,秘密关押,对外秘而不宣。这就是那场邪恶大迫害的第一步。

如果说大迫害的第一步是悄悄的秘密的进行的,那么第二步就是全面公开,恨不得让全世界每个人都知道。时隔63个小时,也就是7.22下午3时整,大迫害的第二步来了,中央电视台、电台、各大媒体网站极尽污蔑、造谣、诽谤之能事,铺天盖地,连篇累牍攻击和亵渎大法,恐怖大魔王真的好象要使天塌下来一样。

紧接着第三步就是党、政、共、青、妇、公,检、法、司,倾巢出动,连街道办事处都参与了,采取一切卑鄙手段,一个不落的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残酷的专政。判刑、劳教、行政处罚,经济制裁。企图在政治上搞臭,精神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7.20晨,哈尔滨四位总站负责人,被市局行动小组抓走,分别秘密关押。对外秘而不宣。人失踪了,单位、公安问谁谁不知。至20中午由内部人士透露出消息,人是市局抓的,分别关在不同的地方。至21日上午公安警察觉得已无密可保,承认抓了人,但态度强硬,仍不放人。当天,道外、道里,南岗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尽其所能,但都毫无结果。于是一些辅导员和分站负责人相商,像4.25去中南海和平、理性的上访那样,去省政府信访局反映情况。

7月22日早全市知情的法轮功修炼者,为避免人多引起交通拥挤,他们大多步行,早早的就从市区各地来到省政府大路两侧的人行道上。他们自觉地排成队伍,无人喧哗,静静的等候着有关部门和领导的接待。

事后我问过一些法轮功学员当时的心情。他们说:“我们当时都是信心十足,不信真念换不回”。因为98年底,在全省在法轮功修炼者中搞了一次大规模的在心性道德升华和去病健身两个方面的问卷调查。仅哈尔滨市13000多份答卷中,就显示出了修炼法轮大法后,夫妻、婆媳反目成成仇的,变得和睦了;恶习、怪癖、甚至是毒瘾戒掉了;浪子回头和大法开智慧的事例不胜枚举。在祛病健身方面更显奇特:癌症病人焕发青春,高位截瘫患者能正常行走,顽疾无翼而飞,仅身体康健,节省下来的医疗费人均就达1600多元。香港媒体就曾报道:时任总理朱镕基就曾赞誉:法轮功修炼每年省下1000多个亿,正好用于经济建设……。一份法轮大法在黑龙江的《大法简介》详细介绍了这方面的情况。这些发生在身边的真人真事,今天他们来了。法轮功学员每一个人都是受益者,他们都想有一个机会,向有关方面的领导,向那些对大法有心结、有误解的人,一吐衷肠。他们深信:大法在中国洪传,修炼者在任何环境中都在做好人,使道德回升,社会稳定,这是有口皆碑的事。这种精神转化成的物质力量,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多大的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啊?政府怎么会把这么大的群众团体推到对立面上去呢?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怀着一颗纯净、善良的心,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换回一个美好的结局。可是,哪里曾想此时邪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高悬在他们的头上。

镜头一:大约5点10分左右,从武警总队运来了一车又一车的武装警察,他们头戴钢盔,手持盾牌,荷枪实弹,包围了上访群众,气氛相当紧张。他们动用武力强行往一辆又一辆的车上拽人,时不时见到两手撑着车门不上车的法轮功学员遭几个武警踢打。

镜头二:5:30分左右,一个手提高音喇叭的公安警察(好象是个领导)向上访人群高声喊叫着。大意是:这个行为是违法的,是围攻省政府,是给省领导施压,参与者是要负责任的等。有几个法轮功学员上前与之交涉,说他们不应该这样暴力对待上访人员,警察认定他们是上访的组织者,把他们用两辆轿车押走。事后知道,法轮功学员刘家琪、邹继超、江成惠等人押走后被直接投入拘留所关押。

镜头三:6点10分左右,一些公安、国安便衣开始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寻找和劫持他们认识的辅导员,或者他们认为上访中发挥了作用的,强行塞进小车,拉到派出所审查。有个别辅导员因找厕所,遭跟踪的便衣警察在背街无人处一阵痛打。

镜头四:通往省政府的各主要通道被封堵,各路口包括省政府周围的大街小巷都有省厅、市局的警察把守,防止各地法轮功人员上访。把上访人员疏散到早已准备好了的全市各个看管点看管(多是学校和体育馆)。然后,逐一登记造册,由各单位领导来认领,写出不修炼保证方才放人。

镜头五:从早晨开始,一直到下午18时,陆陆续续,一拨又一拨的外市县的法轮功学员来到省政府和平上访,他们主要来自:哈尔滨周边各市县,和大庆、牡丹江、鸡西等地法轮功学员。大庆站长李保水就是因7月22日与3000名大庆法轮功学员一起到省政府上访,被大庆公安部门认定为组织者,大搞刑讯逼供,仅仅几天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以上是我知道的一些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在7.20事件中遭受迫害的一点情况。从7.20江泽民集团公开发动对法轮功的大迫害开始,至今已经11周年了。11年来中共动用了宣传机器造谣、诽谤大法,动用众多人力、物力资源,疯狂迫害。如此泱泱五千年文明大国,被中共邪党搞的支离破碎,上亿人的正信被人间丑类迫害,这个恶贯满盈的邪灵恶党注定被淘汰。可叹的是还有多少人迷而不醒,甚至在追随迫害,这真是中华民族之大不幸!但愿真相能洗涤那迷蒙的双眼,开启封尘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