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一定要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从九九年七二零后,大多世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作为我们农村的弟子,相对要比城里学大法的少,当时想我们的责任很大,只向熟人说我们是冤枉的。后来与城里的同修联系上了。那时已经有法轮功真相资料,我们拿回农村来发。

有一次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发,因农村路线不一,发一个村要弯很远,发的没多少了。一个同修说,发远的村可以回去,我一听发了这么远,还往远处发,我说发近的那个村也可以回去,资料也可以发完,回去快的多。同修就不同意,我心里就不舒服,还埋怨同修不考虑别人。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用法对照,是我不想付出、怕吃苦、怕累,找到这些不好的心,以后再发多远都不觉的苦。有一次发到凌晨三点也不累。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确实是这样。

农村是半年辛苦、半年闲,没事的时候,用手写一些真相短语去发,写的太慢,就买了一台油印机,觉的字体写的不工整。想去学电脑,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差,没钱买电脑。师父看到了我们的愿望,在零四年下半年,做协调同修说和我们商量一件事 ,几处资料点被破坏,城里租房子不安全,想把设备拉来我们家做资料,我一听求之不得,为大法付出什么都愿意,就满口答应了。因为我们这的环境很好,集体学法、炼功都是公开的。

刚开始以技术同修甲为主做资料,我们没怎么学,过了两个多月,甲同修说在我们家住时间长了不好,就打算走,叫我丈夫学电脑。刚接触做真相资料花很多时间,甲同修走后,我们的资料点就是独立运作。要進耗材、周刊要给同修送去,心性不提高,机器又出故障,要花时间去修;家里的事我能做的我尽量做,让丈夫多一点时间做资料,到农忙时有点做不过来,学法时间只有到晚上才能学。时间一长,不把法放在第一位,学法犯困、炼功犯困,丈夫看到我的状态不好,就说我,他说的不是很和善的提醒,而是很难听的语言。当时只觉自己一肚子委屈,我做事不是为了你有时间做资料吗?你反过来还把气我受,用人心衡量,一句也不让他。过后明白过来我是修炼人,连最基本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都没做到。从这以后我就天天背一段讲法,在背法的过程中矛盾都消失了。

有一次我们卖谷,买谷的人没带磅秤,要到别人家去抬。丈夫做资料我没叫他,我去抬,我抬上面,买谷的人抬下边,没等我用力,他把下边一挑,磅秤把我的胸前碰了一下,当时没痛,过了两天,碰的地方的背后有一硬币大,出现痛,说话声音大一点痛,呼吸也痛。我生气的对丈夫说:就是你不管,要我去抬,痛的难受,几天也没好。我就向内找肯定是我没做好,没按真、善、忍做,你一痛就是提醒我记住真、善、忍。结果第二天就不痛了。一念之差,就有不同的效果。

还有一次,去给协调同修送周刊,我是打车去的,每次都到约定的老地方等。我等了半个多小时她没来,我用公用电话给她打,她说在上厕所,叫我等一下马上来,她就把手机挂了。我以为她还在家里,从她家到这一般坐公汽二十几分钟,我又等了三四十分钟还没来,我想她可能有事,再等一会,又过了半小时她还是没来。我心里就有想法了,我这么远来,让我等这么长时间,也不考虑我有没有事。我又一想,这念头不对,师父不是说叫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吗?我想可能没给她说清楚,刚这么一想,一抬头就看见同修从我后面来了。同修也很生气的样子,她说她在车站内等了几个小时,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安排我们向内找的机会吧。

师父很多讲法中重点说了向内找的重要性,同修们写的向内找的体会越来越多,在救度众生中、在矛盾面前,都是在向内找,提高很快。在这里我要感谢师父的呵护,感谢同修们的付出,在这几年里,一篇篇的体会文章让我受益很多,我也学会了向内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