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三退”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师父最近发表的经文《感慨》,对我震动很大。对照师父的经文,特别是经文中提出的“三念”:“真念化开满天晴”、“善念救人除邪灵”、“一路正念神在世”,自己做的如何呢?仔细想想还真的感觉差距很大。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做的很好,达到师父的要求,个人认为这有一个过程。我的体悟是:在讲“三退”的过程中,只要是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去掉自己的各种执著心,这个过程离我们就不很远了。

一、去掉“争斗心”

我天天坚持做三件事,可人心还是常常干扰着我。有的时候能够做到用善念去劝“三退”,有时心性不到位。唐人街是我几乎天天去讲真相的地方。在那里讲真相、劝“三退”,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从中也暴露出自己的执著。有一次我给四个男青年一起讲“三退”,讲到中国目前的贫富不公,邓小平提倡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可谁富了?那些百万富翁几乎都是高干子弟。其中一人还没等我说完,就说:“我们愿意让他们富,我们愿意穷!”我一听当时没守住心性,冲着他的邪劲脱口而出:“那你不是贱骨头吗?”话一出口,自己顿时觉的脸在发烧!那几人也走了。我感觉很懊悔,向内找自己,师父让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我怎么啦?!不但没有“善念”救了人,还和常人一样去争斗,这不是强烈的“争斗心”吗?它严重影响了救人,不修去怎么能行呢!真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住大法,修了十余年了,这骂人的话怎么还会从我嘴里出来,一定是在那一瞬间,邪灵控制了我。这争斗心真是害人害己,必须修去!

二、要修去“名利心”、“显示心”、“欢喜心”

过去一直错误的认为自己的“名利心”淡薄。在讲真相中发现,这颗心不但有,还在心灵深处隐藏着。举个例子,我们有个同修“三退”讲的很好。每次一个下午的时间能讲退几十人。我很羡慕她,心想,我什么时候能达到她的水平呢?这种念头一产生,就无意识中形成了一种观念,每天讲三退求数量。“三退”人数多就高兴,退的少就对自己不满意,而没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结果遇到一件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前几天,我带着两岁多的外孙儿在唐人街劝“三退”。旁边坐着两个女的,我过去和她们讲起来,她们认真的听完,都非常顺利的同意了。我说给你们起个名字吧,一个叫“高德”,这时其中一个人说:我有名字叫“牛叉”(音);另一个说“我叫绝路”(音)。这时我一回头,小外孙不知跑哪儿去了,就去找他。之后,自己感觉这俩人的名字不对劲,就和在唐人街讲真相的同修讲了。一个同修认为她们没有明白真相,否则这么严肃的事情,不会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应该和她们進一步讲清真相。另一个同修则认为,名字改一下叫“觉露”。我也觉的名字不主要,觉的她们同意退就行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到两个人站在路灯的电线上,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铁钩子,一个往这边做出射人的姿势,一个和他成九十度角做出往那边射的姿势。这时听到一些人说:“我们都是××党员!”我心里明白他们不是。他们的喊声一下子使我从梦中惊醒。醒来我悟到,那两个起不好的名字的人并没有明白真相,而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执著人数”的心。讲“三退”的目地是使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如果一天只讲了一两个,但他们从心里明白了真相,才是真正的得救。而盲目追求数量多,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做的好吗?这不就是求名的心吗?同时还有“显示心”、“欢喜心”等。这些心的存在,怎么能讲好真相,多救人呢!师父在《感慨》中说“善念救人除邪灵”,做到真正的“善”,才能化开一切迷中之人,让他们真正得救。

三、“妒嫉心”不去不行

“妒嫉心”自以为已经去掉了,可深挖挖才吓一跳,这种心不但有,而且还表现的很严重。例如,看到某个同修“三退”讲的好,不是替他高兴,比学比修,自己也做好,而是心里不平衡,找人家的不足。什么文化不高啊,什么还有“显示心”呀等等,找到人家的不足后,似乎自己心里就平衡了。心想,他也不过如此而已。这不是“妒嫉心”没去吗?多么可怕的小人之心,这样的人心不去怎么能行呢?!意识到自己还有这么肮脏的人心,真把自己吓的够呛!妒嫉心不去还容易使同修之间形成间隔,削弱整体的力量,也严重影响救度众生。

今天写出自己这些不好的执著心,不怕丑,敢于揭开它们,公开暴露出来,就是在另外空间解体这些不好的东西,坚决去掉它们。同时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

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不断向内找出自己的不足,以法为师,精進实修,“所以就得做到有而无心、做而不执着。”(《曼哈顿讲法》)。真正做到师父《感慨》中讲的“真念”、“善念”和“正念”,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