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实修 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从一个罪业深重,执着满身的人,成了一个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能成为伟大师尊的弟子内心无比幸福、快乐。

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姐姐不知在哪里请到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此刻的我象久旱逢甘霖,心想,师父啊,您还记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弟子错了,悟性太差了,让师父操心了!我今年五十九岁,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喜得大法,没吃一片药,很多疾病却奇迹般的这么快就好了。丈夫看到我的身心变化,这个功法太好了,二个月后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外地同修来了,带来了师父一九九九年后的各地讲法、经文、《明慧周刊》,从此以后我才真正的溶入了正法修炼。那时没有当地真相资料点,都是同修从外市往这边带,途中要经受很多风险,也给同修增加了负担。没有真相资料,我就用手写、复写、有时也找地方复印,散发、邮寄、在电杆上用红漆、粉笔写标语“法轮大法好”等,写条幅和丈夫出去挂。买来带胶的纸写上真相,做成不干胶,贴在世人能看到的地方。

二零零四年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一直到现在。这样同修们有了一个学法、切磋、交流的环境,有了一块净土。都感觉到提高的很快。后来《九评》的横空出世,真相资料也相对多了一些,除了自己散发之外有时也互相配合着做,再就是利用集市、购物时使用“真相纸币”,或当面讲“三退”,采取各种方法证实法,救度世人。

记得有一次,我决定去一个三十里外的村子发真相资料、《九评》,联系了三个同修都有事情不能去,我没有受到影响,我想决定的事就要去做,说不定那里的众生正等着得救呢!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就决定自己一人去。

初冬天气,天黑的比较早,下午四点半骑自行车从家走,发完时大约九点多钟了。可往家走时却迷了路,怎么也走不出那条沟,越走越深,天又很黑,走着走着前面有块很白的地方,噢,原来是水呀!我庆幸没有一脚迈進去。怎么办呢?我猛然想到我是师父的弟子,想到我做的事情是神圣的,还想到至今仍身陷囹圄遭受迫害的同修,这点苦算什么?我就大声的背《正念正行》,此刻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并不孤单,一股热流涌动全身。后来我就把车子往上推一块,上去拽一块翻来覆去的,终于从三、四米深的沟里出来了。这时一轮圆圆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今晚的月亮好象特别亮,黑暗在明亮的月光下不起作用了。啊!我看见回家的路了!

二零零七年初,我地真相资料点又一次遭到邪恶迫害,一段时间真相资料来源受阻,我当时就萌生了做资料的想法,但苦于对电脑一窍不通,又不知怎么去做。师父看到我有这个愿望就在帮我。

二零零八年元月,由同修协调就建起了新的真相资料点。开始做时我负担本地七十几人(后来又陆续建了几个资料点)的《明慧周刊》、真相资料、《九评》,有时师父的新讲法也要做。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教我的同修是外地的,我要在四、五天的时间就得学会。

我没有退缩,只是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我要突破后天形成的观念,一定要学会。在师父的加持下,当看到自己亲手做出的小册子、《九评》心里特别高兴。这来之不易的小册子,它承载着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和心愿。所以我就更加珍惜今天所做的这一切。

在做真相资料过程中也经历了心性等方面的磨炼,也暴露出一些人心来,如做不好时,急躁心出来了;学会一点了,显示心出来了,觉的自己聪明,其实“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自己只是动一动手而已。每当自己心性不正的时候,不是机器夹纸,就是机器不干活,或出现其它问题。有时还急于求成,不认真,不严肃,这样做出的资料可想而知,弄不好还得重来,造成了浪费,自己很心疼,又追悔莫及。同时我还发现做真相资料必须持有一颗纯净的心,一颗为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才能做出好的真相资料,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我每天三点五十参加集体炼功从来不误,四个整点发正念,坚持每天上午背法、发正念。在背法中不断的纯净自己,同化大法、溶入法中,用大法来主导自己的一思一念,完成大法所赋予我的使命。

这期间,我还闯过了一次病业关。二零零七年,有一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记得很清楚。因我嗓子过去得过咽炎,在一段时间里我感到很不好受,后来却发展到不时的从嗓子淌出血来,晚上较严重,每晚都要吐几口血,早晨起来时也吐几口血。开始我没有当回事,也没和家里任何人讲,后来我又发现,脖子上鼓起一个疙瘩来,好象越长越大,这时咽东西有点费劲了,人也消瘦了些。我就想师父讲过炼功人是没有病的,而且师父也不会给弟子安排这样的路,一定是自己有漏,被邪恶迫害,我决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弟子的去留就交给师父了。同时我又向内找,找出很多执着心、求安逸心、显示心、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不修口等。每天坚持整点发正念清除它、解体它,加大学法时间背法,讲真相,我背法都是大声的背,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天晚上做了个梦,记得很真切,就是从嘴里掏出一些很象棉线带子一样的脏东西,掏了那么一堆,之后我就觉得这嗓子立刻就舒畅了,好象当时还说了一句话:这回可好啦!

早上醒来,那种场面一下子就出现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哎呀!包没有了,嗓子也不难受了,有一种凉爽的感觉,也不淌血了,困扰我大半年的恶瘤被师父拿掉了,我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件事使我深切的体会到当自己承受了痛苦和魔难之后,当自己认真的向内找,挖去深藏的各种执著心,放下生死的时候,师父就会帮你。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弟子难报师恩,只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