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万古机缘 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生逢正法时期,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这是多么伟大殊胜的万古机缘。师尊选择我们当大法徒,赐予我们生命永恒的荣耀。我们当不负师尊慈悲救度,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圆容好师尊所要的,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

在十一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中,经受过许多的风雨,也有很多心性升华的体悟。现将部份心得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缘归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上大学一年级时得法的。一个偶然的机缘,我接触到了法轮功,几天后,同修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当我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接下来在读书过程中,我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真是相见恨晚,一口气读完,已是下半夜。我躺下甜甜的睡着了,睡觉时却意识清晰的觉的自己躺在床上连人带被子都飘起来了,耳边还响着从未闻听过的慈悲祥和的音乐,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通过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知道了学法的重要。同修之间都在比学比修,交流时谈的都是自己如何向内找,如何提高心性的,这样的氛围在净化着我。当时同修们真是如饥似渴的学法,看到有同修在背法,我也开始背法,走路、坐着、吃饭时、睡觉前,都在背法,到九九年六~七月份,背过第一遍《转法轮》和部份经文。凌晨四点准时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大冬天手经常给冻麻了,吃早饭前要暖和十多分钟才能拿筷子,但同修们没有一个叫苦的。周末和同修们一起到外面去用集体炼功的形式洪法,天天乐呵呵的沐浴在法光中,那真是一段可喜而又幸福的时光。在师尊的加持下,心性在很快的升华着。得法之初的这段修炼过程给我今后的正法修炼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二、在迫害中坚修大法

九九年“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平上访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才刚刚半年,但和许多一起得法的同修一样,我们都发自内心的把自己当作老学员了。“四•二五”后中共当局开始操纵学校老师干扰我们的晨炼,找我们谈话,甚至以不给毕业证相威胁。我丝毫没有动心,谁找我谈话,我就给谁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不让做好人才是不对的。

“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时,我已毕业回到本地,开始在一家公司上班。一天分管领导找到我,说老总知道你炼法轮功了,让写不炼功的保证才可以继续上班,我正告他,我会继续修炼,并写了一篇正面介绍法轮功和炼功受益情况的文章给他们,然后就辞职了。后来又换了几份工作,直到找到一份当辅导老师的工作,才算稳定下来,在接触学生的过程中,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那时我和本地的同修没有任何联系,后来给学生讲真相时,得知一个学生的妈妈也炼法轮功,才与当地同修才有了联系。在当时的邪恶迫害形势下,我地很多同修受到了残酷的迫害,我接触到的同修都很坚定,有到北京上访的,有计划做真相资料的。当地同修准备组建资料点,正缺人手,我就参与進来。那时经常晚上十点以后骑自行车到网吧下载或手抄新经文和真相资料,回来后再找个打印社自己打印出来作为底稿,然后由资料点复印散发给同修。有想学上网的同修,我就带同修到网吧教他上网,尽量让更多同修掌握上明慧网的方法。

资料点运行五个月后,被邪恶破坏,十几名同修因此被中共当局绑架,包括我在内的九名同修被非法劳教,给当地证实法带来很大损失。

现在想来,那段时间虽然天天在学法,心却不容易静下来,成天想着迫害的事,脑子里还时常冒出色欲心、怕心等干扰。当时心想不论什么情况下我都要坚定修炼,哪怕坐牢也不怕(这个不怕也是人心)。记的当时有个高中同学来看我,我甚至对他说,你下次来就见不着我了,那时我可能就在看守所里了。因为人心凡重,法理不明,完全处于个人修炼状态,不知不觉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劳教所里被迫害了两年。

三、劳教所里反迫害

师尊在经文《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中说:“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是千真万确的。多名开天目的同修都看到监室的房顶有很多狐狸之类的低灵。在劳教所里这个充斥着低灵烂鬼的环境里,在邪恶高压欺骗下,我由于法理不清、怕心等原因,在神志不清时走过一段弯路。

从后来被非法关進来的同修那儿,我知道了发正念的法理,知道了师父的新经文,我马上就想背,有同修能背过的,就教我背《大法坚不可摧》等新经文。我这时才认识到大法弟子应该反迫害,被劳教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和另几名正悟的同修就互相配合,利用一切与同修接触的机会和被邪恶欺骗的同修交流,让同修从被欺骗中清醒过来,认清邪恶的真实目地,明白后大家都主动发正念清除邪恶。

当时我们班里二十多人集体发正念,恶警不敢在我们班里呆,一位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我们第一次发正念时,每个人打出的能量象放礼花一样,开始比较细小,后来越来越强大,随着发正念次数的增多,再后来连成耀眼的一片、通贯天地。同修们经常用坚定的眼神、握拳等方式相互鼓励。后来恶警知道我在做反迫害的事,连夜提审迫害我,恐吓我说要对我转捕到监狱。我坚持高密度发正念、背法、求师父加持,几个月后我从劳教所走出来。当时因怕心未去,从劳教所出来后,才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归正了修炼之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从新做好的机会,我应当加倍弥补,万分珍惜师父给予的机会。

四、开创修炼环境修好自己,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

二零零二年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去找工作时,一听我说是炼法轮功的,那些用人单位都不敢接收,说警察来打过招呼不准用炼法轮功的。后来在一家生产企业找了份工作,因工作时间每日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学法、炼功时间不能保证,讲真相的条件也受到很大限制。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在这里我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我不能长期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想到适合我做三件事的环境里去,求师父给弟子安排。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几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来到了新的工作环境,工作时间一天八小时,每周还能休息一天。

来到新的工作环境,这里的众生由于受中共谣言的毒害太深,对大法真相还不了解,他们对到这儿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很不友好。刚来公司时,他们把很多工作推给我,不时还给出个难题,有时还嘲讽、挖苦,甚至对我的起居言行進行监视。有个住在附近的同修隔一段时间来和我交流一次,他们为了阻止我和同修接触,有一次把同修的自行车轮胎气嘴给拔掉放了气。那时的情形表面看是人的干扰,其实是邪恶在操纵常人干扰大法弟子修炼与证实法。

“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邪恶在迫害众生,在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而众生又是因为听信了邪恶的谎言才被其利用的,一定要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破除旧势力毁灭众生的邪恶目地。

面对同事们的种种刁难、非议或嘲弄,我丝毫没有为这些所动,做好我该做的。工作中我任劳任怨,尽职尽责,有不会的就虚心请教,做错了就诚心改正,该承担的责任就担当下来,不往外推。不管他们对我如何,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把他们当作要救的众生,见面主动和每一位职员打招呼,有合适的时间就和他们讲法轮功真相。面对来自外界的批评,我守住心性,向内修,提高心性,扩大自己的容量。

工作扎扎实实,待人真诚实在,面对非难无怨无恨,展现在同事们面前的这种高尚境界,让他们内心感到震撼。慢慢的,时间在变,环境也在变,从管理人员到职工,他们对我的态度由最初的不了解,戏弄,变的由衷的尊敬、佩服,他们背地里谈起时也都是众口一词的称赞:大法弟子,就是好。他们对大法的误解也渐渐化解,有的同事打电话或见面时都会先喊一句:法轮大法好。这为他们下一步的得救打下了一个基础。

后来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诚挚的对我说,你知道吗,当初你刚来厂时,我们对法轮功有误解,开始是想找个人在厂里打你一顿好让你走,后来觉的让别人看见不好,就合计着找个黑社会的人在厂外打你一顿让你离开,但是后来大家看你人实在太好、太善良了,工作太认真扎实了,我们都很佩服你,就连当初对你意见最大的那个副总说起你也是赞不绝口、心悦诚服,你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了几乎是全厂管理人员和职工发自内心的认可。

现在公司管理层与部份能接触上的职工基本上都做了三退,明白了大法真相。其中有一个老工程师,起初不同意三退,之后两年里,我经常给他讲真相,两年后的一天他欣然三退,过程中也去掉了我急于求成的功利心。

四、做大法中的一个粒子

正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师尊告诉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就努力做好三件事。师尊早已赋予了大法弟子一切的能力与智慧,就看自己的正念与悟性能不能跟上。

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的基础和保障。我每天安排好时间学法、背法,走在路上,坐在车上有时间就背法,环境比较闹的情况下我就念大法好,努力保持正念的状态,下班回家和家人同修集体学法。

发正念清除邪恶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坐公交车、走在路上、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时,我都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迫害干扰大法与大法弟子和阻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心里对周围的众生发出一念:大法弟子是你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你们要保护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就是在保护你们自己的未来,清除操纵众生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恶警在二零零七年曾多次到我村想干扰我,村里的人每次都保护了我。有一次,来了两警车警察企图绑架我,他们到村大队后,派了一个女警让一值班的村民领着到我家,该村民到我家门前用手电一照看我门未锁,知道我在家,就智慧的领到我父亲家,暗示我父亲说我不在家,其实当时我正在家里做真相资料。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弟子,才一次次化险为夷。

自从有了小宝宝后,半夜十二点的很少发正念了,其它三个整点都会按时除恶,平时也发。自己也知道半夜不起来发正念不对,可是很长时间却突破不了,最近看到同修在这方面的交流,我感到很是惭愧,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在突破困魔这方面还没有做好,我一定要突破求安逸之心与惰性,正念清除困魔干扰,做好发正念之事。这几天整理同修交流法会稿件到半夜也没觉着多困,都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才懈怠下来的。自己做不好,直接影响到众生的得救,影响到救度众生的整体效果。

在工作、生活环境中遇到的有缘人,各种社会阶层的都有,这都是师父安排到我这里来听真相的,都是要我来救的众生。我一般都给他们直接讲我是炼法轮功的,然后给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讲中共的累累罪恶、天灭中共及三退的必要性,使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也遇到过不接受态度不好的,甚至说些不好听的,这种时候我不会与他们争辩,也不为他们所动,他们说不好的我就发正念,我知道那是不好的东西操纵他说的。他不说了,我就对他说:我告诉你是为你好,希望你能有个好的未来,我所说的都是我个人的想法与认识,并不是强加于你,你可以有你的认识,但你的说法我不赞同,人生的路自己来选择,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明白真相,能够有个好的未来。

这样一说,一般气焰很盛的也平静下来了。过后再发正念清除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次他态度不好不代表他就不能得救了,每一次与真相的接触,都会解体他背后的邪灵,我们就是要用正念唤回众生的良知,就象师尊说的“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接触过真相信息的众生越来越多,比如看过真相小册子、传单、光盘的,看过真相传真,读过真相邮件、接过真相电话的,这部份众生也容易劝退。还有和同修是同事或亲属关系的,这部份人有的已经三退,没有三退的也比较好劝退。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我结合自身情况发放真相资料,上班时骑摩托车合适的时候就发放,出发时带一些到外地发放,再一种方式就是和妻子(同修)配合起来到乡村发放,每一份真相资料都凝结着众生得救的机缘,都是众生得救的法船。我们应该珍惜每一份真相资料。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正法形势的需要,我们的家庭资料点运行多年了,看到周围还有条件做资料却还没有做的,我就帮他们也开一朵这样的圣花。今年上半年我将打印神韵光盘的项目交给一位同修,到现在他已经打印了几千张神韵光盘。众生需要的真相资料我们做的远远不够用,我自己经常做不过来,为了提高效率,我和妻子商量给几个农村同修配上切纸刀、订书机、自封袋,打印好真相资料后直接给他们,让他们分担裁切、装订、装袋的工序。有些项目自己没时间做或做不来的,就尽可能找同修配合,让同修分担收集电子邮件、收集电话号码、传真号码的项目。还有一个制作印章的项目还没有来得及开展,别的同修有什么项目需要配合,我都主动配合好。

出发时我到过很多地方,看到有些地方真相资料很缺,直接影响那一方众生明白真相与得救。我们大法弟子应该重视向这些地方发真相,周边的大法弟子应该负起责任来,到这些地方发放真相资料、收集这些地方的电话等信息,主动解决这些问题。大法弟子的整体心性与修炼状态也都在提高,相信那些空白区将会得到填充,大法弟子谁看到缺资料的区域,那都不是偶然的,都应该和身边的同修协调起来解决。

众生都在等着得救,目前身处大陆的众生得救的数量还远未达到师尊的要求。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作为大法弟子的主体,看到海外同修那么辛苦,那么用心,而我们虽身处邪恶的环境里,更应该做好,走正,可是有时环境稍微一宽松,却滋生出求安逸等人心,变的有些懈怠,影响了讲真相。我有时就被惰性与各种观念阻挡着,由于没有及时修去它,致使自己没有充份发挥作为大法粒子的最大作用。

负有神圣的助师正法使命的大法弟子们,让我们所有大法弟子比学比修,充份运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与慈悲,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珍惜这正法修炼的万古机缘,修好自己的同时更加配合好,广传真相、多救众生,在这助师正法的最后阶段,别留下任何遗憾!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