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学员闯生死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今年五月份,妹妹打来电话说,住在她家的母亲走路很困难了,需要马上送去住院。

我的母亲今年七十三岁了,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学员。那时我们一家人一起聆听过李老师亲自讲法传功。

母亲炼法轮功之前,是她工作单位里出了名的老病号。她在年轻时就得了严重的肾炎和胃溃疡;刚刚过了五十岁又得了心脏病和糖尿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三百天躺在床上。一辈子没怎么上过班,几乎全在家里歇病假了。

修炼法轮大法使母亲获得了新生。从一九九四到一九九九年,妈妈没有看过一次病,没有花过国家的一分钱医药费,让单位的同事们都觉得惊奇,因此有好几位同事一起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就在那些日子里,由于一家人不肯放弃修炼,几乎全被抓了,只剩下年迈的父亲带着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守在派出所门前,等待着亲人的消息。我因为担任了辅导员而被邪党非法关押。母亲的身心备受摧残,病业接踵而至,并住進了医院。

在此后的几年中,母亲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闯不过病业这一关就算不得真修。几经周折,她终于在一年前停止吃药了。就在她去妹妹家小住的时候,竟然走不了路了。

我听说了这件事,立刻赶到妹妹家把母亲接回来,每天跟她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但是,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就在母亲回来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母亲的脚忽然象气球一样肿了起来;然后是双腿,肿的穿不上裤子;接着肚子也鼓起来,肿的锃亮,硬梆梆的像是一口大锅扣在腹部。就这样母亲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每天靠在一摞枕头上呻吟。

亲戚朋友们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吓坏了,催促我赶紧把老太太送医院,再耽误怕是要出人命。母亲不好意思说自己不去医院,总是敷衍、躲避着大家。妹妹不是修炼人,心急如焚,央求我千万不能拿妈妈的性命做赌注。

一时间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巨大压力。妹夫是大法学员。他来看望母亲,对我说:“姐姐,妈妈的这种状况,你也要好好找自己。”听了这话,我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妹夫走后,我陷入了深思。从常人的角度上看,我是为老人尽了孝道,照顾老人的生活,陪她学法、炼功、发正念,能做的都做了。母亲不去医院,家里家外的亲戚朋友都把矛头指向我了,妹夫和我同辈,平时只是来看望一下,他凭什么这样说我?但是,我们是修炼的人,不能用常人标准和观念去衡量是非。

经过反复查找,我看到,在母亲过病业关的问题上,我的观念是有不正确的地方。我觉得妈妈是大法学员,自己应该知道如何去做,即使意识到母亲出现了消极、急躁的情绪也不愿多说什么,觉得过关是修炼人自己的事情,不能管的太多等等。其实母亲过关也是对其他大法弟子的考验,更是对我的考验。法轮大法学员是一个修炼的整体,我们对自己的同修都要本着慈悲的心态去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发生在母亲身上的事情,我看到了,就是来修我的,我确实要好好找找自己。

于是,我就跟母亲说,我俩是一个学法小组。母亲眼睛看不见,她白天用mp3听法,晚上我就给她读师父的经文。平时跟母亲多多交流,切磋,遇见问题就在法中找答案。

面对亲朋和邻居们的质疑,我们学习了师父《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我们心中豁然开朗。

过去,每当有人催促妈妈上医院,妈妈都说:去过了呀。这样说的原因是怕万一自己过不了这一关给大法抹黑。看似为了大法的声誉,其实是修炼大法的信念不够坚定。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欺骗常人说自己已经去了医院,这一念的发出就给自己造下了一难,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妈妈从此不再躲避人们的质疑。从那以后,每当邻居们前来探视,母亲就告诉她们:“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任何问题,一定能闯过这一关!”

我也对妹妹说:“妈妈本身就是医生,又生了半辈子病,才三十多岁就被医生断言只能活五年。她吃了多少药,看了多少名医,什么时候把病治好过呢?她身体最好的时候恰恰是修炼的这几年啊。而今妈妈七十多岁了,我们谁能保证去医院就能治好病?我建议在这个问题上听妈妈的意见,她要去住院,我不阻拦;她要修炼,你也不要拦着。”母亲当即表态说:“我把自己交给大法,交给师父。”

妹妹说:“妈妈身体肿成了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了。在她病好之前,我不再来了。要是法轮大法真能治好妈妈的病,我也炼法轮功。”

就这样,我们共同闯过了“亲情关”。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的身体状况未见好转。母亲住在妹妹家的时候,得到的是妹妹常人式的精心照顾;而回到我这里之后,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母亲的“病”不仅没有好,反而全身肿胀起来,“病”的状态更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遍一遍的学习《转法轮》,一遍一遍的向内去找,我悟到在母亲的病业问题上,我们母女两个都有着强烈的执着。就我而言,在接母亲回家的时候,就有一个非常错误的想法:我把妈妈接回去学法、炼功、发正念,老师一定会管的。所以,我每天发正念的时候,就面对着母亲,心里想的是:我们这样做,妈妈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而母亲则每天三次打坐,每次打坐一个小时,即使腿脚肿的发亮,也坚持双盘,没有间断过。还经常听她念叨说:就这样吃苦炼功,怎么还不见好呀?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是基于“无私无我”的正念。出发点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用最大的慈悲救度世人,绝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和目地。我和母亲因为都有不同程度的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样的状态,貌似做着大法的事情,其实是严重的“有求之心”。

认识到这一点,我们立刻调整状态,放下强烈的执着。就这样,我和母亲在观念上又闯过了一关。

妹夫经常来看望母亲,他带来同修们的心得体会与我们共同交流。我们常常被大法弟子在魔难面前坚持修炼的所作所为而感动。母亲说:“就这样肿下去,我也不怕……。”我们悟到,母亲这样的信心是很难能可贵的。但是从深层层次看去却仍然有漏。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切要听从师父的安排,我们的生命是为了拯救众生的。所以,不可轻言一个“死”字。

在母亲修炼的十几年中,在师父的加持下,前后来了六次例假。而这次消业的过程中,还来了三次例假。这说明她的生命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不断的延续,这延续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这生命是为大法,为救度众生而延续的。母亲终于认识到:一个修炼大法的弟子,在任何时候也不能把注意力放在个人的身上。我们的生与死、我们能否圆满,这都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要用全部的精力学好法,用最大的慈悲救度众生。

在这期间,大法同修们来看望母亲,鼓励母亲只要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会闯过病业关!

母亲的正念越来越足,即使难受的不能下床,也对前来探视的亲友讲真相,鼓励曾经的大法弟子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就连买mp3听师父的讲法也嘱咐我们多买一个给不能看书的老年弟子用。

一天晚上,我正在给母亲读经文,忽然母亲咳嗽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接着又吐了好几口。我问母亲说:您怎么样啊?母亲平静的说:“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呢,我们接着学法吧。”简单的用卫生纸擦了擦,我们就又开始读书了。

一天早晨,母亲忽然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说,你摸摸看,我的肚皮软了。我伸手摸去-----啊,真的啊,母亲的肚子几乎是平坦的了。

不出一个星期的时间,妈妈全身消肿,恢复正常了。

母亲的事情震惊了亲友和左邻右舍。他们将信将疑,悄悄相告,六楼的邻居甚至来找母亲,一探究竟。当她亲眼看到母亲的变化,激动的说:“法轮大法原来是真的好啊!”

通过与母亲共同过关,我对大法弟子消病业的问题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一、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现出来你真的是没有那么强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时候,那你就去好了。心里不稳本身就没达到标准,拉长时间也不会发生变化。为面子坚持更是执著加执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

大法的修炼是艰难的,大法弟子面对着貌似灭顶之灾的邪党迫害,面对着生死攸关的病业折磨,坚定的突破一切障碍的最强大的力量,是大法弟子的正信和正念!

二、法轮大法学员切不可带着不放的执着学法、炼功、发正念。更不能把大法当作治病的偏方。

修炼是严肃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今天肩负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而学法、炼功、发正念是完成这一伟大使命的基础,决不是为了达到个人的目地。一旦观念不正,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偏离修炼的轨道。

三、法轮大法学员在帮助同修闯病业关的问题上更应该注意,要用宏大的慈悲心怀来对待暂时还没有过关的同修。绝不要动辄用“不是真修”这样的言语刺激同修。

这十多年来,我们一起坚定的走在跟着师父回家的路上,虽然一路坎坷,一路艰险,一路魔难,但我们可以告慰师父的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会勇猛精進,不愧于大法弟子这个光荣而伟大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