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太幸运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四月十八那天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十二年来师父给予我的恩泽无法用语言表达。这里只谈几点。

师父给我个好身体

我从小体弱多病,面黄肌瘦,严重贫血,气亏。在校时几乎不能参加任何劳动,经常打针吃药。上中学时就得了偏头疼病,疼起来有时撞墙,针灸、打针、吃药好一点,过一段时间又犯。更让我痛苦的是我患有医院也治不了的癔病。从小谁要在我身后大声说话我都能被吓着,黑天不敢出家门,严重时说哭就哭,说乐就乐,没完没了,上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犯病就找巫医、大神看。父母为我操尽了心,一年要花几千元,可越看越糟。

参加工作不久,又得了心脏病、颈椎病、附件炎等,得了甲状腺肿瘤做了切除。没办法只好随母亲信佛、进庙。信佛不行又信基督教。尽管我信什么都很虔诚,但都没有解决我的痛苦。常出现“活着没意思”的念头。

四十岁那年,我看到路边有炼法轮功的,一连看了几个早晨后,我想:有孩子还得活着,活着得有个好身体,抻一抻胳膊腿肯定能有好处。就抱着这个心态走进了炼功点。炼了三个早晨,突然感觉一身轻,肚子不痛了,走路轻松极了,心情舒畅了,四十岁了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几天后同修为我请来一本《转法轮》。看完一遍,我知道了是一本修炼的宝书,还看到师父的法像总发光。师父不断为我净化身体。我还清楚的记得,得法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早晨炼功回来,突然眼睛看不见东西了,头胀的难受,而心里一点也不害怕。丈夫说你怎么了,快上医院,我告诉他,你放下心吧,我有师父管了,活着,死了都是李老师的孩子。太神奇了,大约十几分钟好了,十二年多的头疼病没再犯过,癔病没了,其它的病随着看书、炼功都不见了。99年7.20我去北京证实法,父亲阻止我,我对父亲说:你与母亲能生我养我,可你们无法给我好身体,不能给我平安和美好的未来啊,只有大法能给我幸福。父亲不再阻止我了。

大法教我重师德

我虽然身体不好,可命运安排我考学前一年,身体还算好,经过一番吃苦考入了师范学校。参加工作后积极肯干,三十多岁时曾多次被评为乡、区级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被评上一次市优秀教师,我教的课被评过区级“优质课”,我所教班级考试成绩好,考上重点学校的学生多。这样使我在领导面前受宠,在家长面前有地位、名望,教师节、过年这些节日送钱、送礼的人很多。我还靠所谓的“厉害”,常打学生。我变得越来越高傲自大,领导、老师不能说我一个“不”字,就连说我的学生不好都不高兴,常跟同事、领导闹矛盾,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以为是。

看了两遍《转法轮》,我的观念一下变了。从法中明白,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难怪我一身病,我造了多少业,“师德”,在我身上体现在哪里?于是我在班级公布谁也不要再给老师送礼,我不是好老师,对送礼的同学偏心,上课多提问他,作业给他细心批改。我的良知是《转法轮》这本书唤醒的。大法教我向善。

善的力量能改变班级不良的风气。那时所教的班级有一个学生,仅一年级就反复念了四年了,可连10以内的加减法还没学会,字也不认识几个。因同学总叫他“大傻子”,他每天都与同学打仗。这成了我教这个班级最闹心的事。师父告诉我向内找。一天中午这个孩子又与同学打起来,我想自己哪做错了?突然想到自己不对了:是我总说他傻呀。于是我对全班同学说:是老师不好,总说他傻。咱们能在一起学习是缘份,他也不愿意这样,他父母更希望他是一个象你们一样的孩子。他小妹妹聪明,可七岁时被车撞死了。大家想想,他父母多可怜!我们应该多关心他。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室顿时四十个学生纷纷举手说:老师,是我先叫他大傻子,他才打我的。从此班级变了,同学团结友爱。

大法这本书给我工作中带来的好处说不完。我五十多岁了,讲课还如同年轻时一样精神旺盛。

大法给我一个幸福的家庭

身体不好活着痛苦,婚姻不如意更使我苦不堪言。丈夫没文化,说话粗鲁,抽烟、喝大酒、打麻将,95年失业后做生意,欠了16万多外债,两年多什么也不干,就知道打麻将。孩子念中专,靠我一个人维持这个家。当初结了婚就后悔,总闹着要离婚,后来外债压得我总想寻死,曾经跪在院子里向天喊:我为什么这么苦?!

多亏师父救了我。我走入修炼是先炼功三天,才知道还有大法书。这天晚上我去一个同修家看李洪志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因离家远,只在那看了一个多小时,可就那一个多小时就改变了我的观念。我从师父讲法中明白了:夫妻是缘份,人来到人间都很苦,都想好,可命中得有。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做生意赔钱丈夫他更难受,我还瞧不起他,总要离婚,他比我还苦。这一身病,夫妻不和,家庭不幸福,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就从那一刻离婚的念头没有了,感觉很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孩子。

从那天起,遇事向内找,家里的气氛几天就变了。我把婆婆也接到我家。只几个月,婆婆、丈夫、孩子先后都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丈夫很快把所有恶习都戒掉了。我们卖了房子、靠工资早已还完了外债。孩子在外地,我与丈夫、婆婆每天一起炼功、学法、发正念,证实法。十二年来,我们一家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越走越坚定。

我知道,与同修比,与法的要求比,我做的很差,也走了很多弯路,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我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感激之情,只有坚定实修,更多的救度众生来回报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