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奉节县恶人恶报连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重庆市奉节县街头巷尾,到处都有人绘声绘色的讲他们那儿的几个“大人物”遭恶报的故事,说的有板有眼,甚至有的人尽用这件事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和后代,告诉他们要做好人,不要象那些坏头头那样整人害人,到头来没有好下场。

细细打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奉节县法轮功学员冯传家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为法轮功请愿,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他出狱后,将他知道的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恶警伙同罪犯酷刑致死江津市一名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泽涛的事实,还有骇人听闻的水牢酷刑等等迫害事实写成文章。由于中共在国内封锁了互联网和一切能让国际社会知道迫害真相的渠道,他只有托法轮功学员于笑儒寄给他在台湾居住的亲人帮他在国际互联网上发表。

此事让奉节县的副县长兼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杨大才知道了。他是笑在眉梢,喜在心头,觉得这是升官发财难得的好机会。本来他为了升官,早就在迫害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大做文章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操纵公安、法院、检察院、新闻媒体等机构,在全县大开揭批会,非法抄家、大肆抓捕、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殴打、监禁,并雇人监视法轮功学员,电话窃听、撤职撤岗、开除降级、劳改劳教,制作电视片诬蔑大法,威迫法轮功学员上电视违心表态。这次的案子又涉嫌海外,那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便大肆炒作,大做文章,搞得奉节县乌云压城,不几天便抓了八人,其中还有一位是常人。他为了扩大影响,添油加醋,节外生枝,生搬硬套,无中生有的编造一些东西上报,引来国安部、重庆市公安局、万州国安局,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一时轰动全国,不可一世。

古人有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全报。按照杨大才的指令,抽调不少人来抓这个案子,迫害一天一天升级。这天由奉节县公安局副局长尹明平开着公安局的车儿,奉节县国保大队队长唐勇耀武扬威的坐在前排位子上,还有国保副大队长胥建,还有其他几个办案人员,坐着这个呜呜直叫的公安车儿飞快的往前跑,不知有多神气呀!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车跑到三河大酒店时,和一辆人家刚买回来的新车撞上了。坐在前面的唐队长头部撞伤,他捂着脑袋叫,呃,还真有报应呀!

第二天尹明平副局长不开车了,从公安局办公室调了一个车和司机,首先国保大队长声明他不坐前头了,他钻到后面那排位置上去了,胥副队长硬着头皮说;“我不信那些,我去坐那儿吗。”车开出去没走多远,又和一个车子撞上了,胥建的头和脚撞伤。第三天去办案时,他们这几个人不敢坐公安局的车儿了,只好搭地方的大客车去迫害法轮功学员。

上天已警示这些恶人了,他们却把神的慈悲当儿戏,继续造业,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硬是毫无根据的把这个案子定为“泄露国家机密,破坏祖国统一的反华行为”罪,判冯传家十年、于笑儒十一年的劳改。

二零零五年杨大才在家里平地摔跟头,摔断一条腿,奉节法轮功学员多人向杨大才多次讲真相,但杨大才不思悔改,继续行恶 。在他任职期间,这个小县城竟有七名法轮功弟子被非法劳教、六人被非法判刑、三十多人次被非法抓捕刑拘数日不等。最小年龄才十七岁、最大年龄七十三岁、最长刑期高达十一年。特别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杨秘密配合万州区国安局精心策划了震惊中外的“焦点访谈”,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

五十八岁的杨大才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现世现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重庆陪妻子做手术时,突发脑溢血,暴病身亡他乡,应验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杨大才行恶多端,罪大如山,他的死不足以还清他所造下的罪业,还殃及亲人。他的妻子刘厚君,奉节中学图书管理员,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胃癌去世,他的女儿杨怡,无生育能力,被男方抛弃,现又染上吸毒,是生不如死。

中共邪党培植出来的人,都是一心想往上爬的小人。象朱涛云这样一个奉节县的政协副主席兼统战部长,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想升官发财,就因于笑儒是政协委员,就抓住这个机会不放,积极参与迫害,威迫法轮功学员上当地电视台违心表态,诬蔑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十月,朱涛云乘车在渝万高速公路遭遇车祸,全车人只有他被甩出车外当场死亡!

王子洪,男、五十三岁,奉节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派出所。在过去迫害大法八年时间里,派出所恶警在他的指使下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监视、抓捕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离杨大才遭报仅四十八天,王子洪乘车遭遇离奇车祸,全车人只有他被甩出车外死亡!

那些执迷不悟的邪党官员和警察,为了功名利禄,不惜残害无辜、助纣为虐,却总是以种种借口来开脱罪责,来搪塞自己做人应有的良知和客观的判断力,是难逃天理和法律的严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