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绝望的我家幸遇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初九,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从此我全家的悲惨命运彻底改变了,因为我得到了法轮大法

我家住在黑龙江佳木斯望江镇农村,得法前一家四口人都是重病缠身,身体上的疾病加上经济上的困境使我们这个家眼瞅着就要被毁了。

先从我说起吧,和丈夫结婚后,我先后生了两个儿子,可我当时附体很严重,整天啥也干不了,尽说胡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至少是有二百多天在床上躺着,不但不能出去干活,自己还不敢在家呆,天天缠着丈夫给我买好吃的,不买就使劲发作。尤其到了晚上,必须成宿点着大灯泡,我手里还得点着手电棒,否则就吓得不行。到后来,越来越严重,经常是二十多天不吃不喝,人瘦的脱了相,腰只有现在我的大腿那么粗,真是活得只剩一口气了。慢慢的我就被磨成了实病,风湿性心脏病、肝病、胆囊炎、胃病,当时就是想死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痛苦的活着。

一九九六年初,朋友介绍我学一种气功,连抬带拽的把我弄去,我一看可糟了,那些坐在前面讲话的人背后都是狐狸、黄鼠狼子等低灵的东西,看得真亮亮的,我心想这可不能学,这些年我已经被这些东西害惨了。

就在这一年小儿子在望江镇里看到有人炼法轮功,到了年末,丈夫又在汤原接触到法轮功,就想办法找到宝书《转法轮》给我看。记得刚把书拿回来那一天,我们都觉得这是一本好书,瞅瞅家里到处都乱七八糟的,实在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后来看到只有我上香的堂子还算干净,也没人碰,就把宝书放在里面。

我当姑娘时就有个好朋友,她也有附体,我俩几乎成天在一起。我把宝书请回来后的一天,她上我家来,刚走到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就听见“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了,我刚想去扶她進屋,她头也不抬连滚带爬的跑到院子里去了。我问她咋回事,她就说了:“哎呀妈呀,我一开门就看见你家坐个大佛,老大老大的了,金光闪闪的都刺眼,你家堂里供的那些仙都跑南边猴石山上去了,都跑了。”我还不相信,看到她都尿了裤子,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这时我知道法轮功绝不是一般的功法,我感到自己的将来有希望了。

后来村里有了炼功点,丈夫和邻居们就把我抬去了,听着师父的讲法录像我浑身的骨头就开始咔巴咔巴使劲响,真是一天一个变化。不久我这个卧床二十几年、附体缠身的重病人就能下地干农活了。村里人看了我的变化说:“都说这个功好,那个功好,我看就法轮功好,死人都能干重活了。”

我丈夫和孩子都有病。丈夫有风湿性关节炎,每天早上起床两条腿都不能动,他得先扶着炕沿慢慢活动两圈才能下地,看着我被病痛折磨他整日借酒消愁,愁不但没消了,又得了很严重的肝病,也不能干活了。当时两个孩子还都小,大儿子有肺门结核,整日咳嗽,在学校正上着课,他突然巨咳吓得老师粉笔都掉到地上了。最严重的是二儿子,他是先天性小儿脑瘫,左侧手臂始终弯曲着,左脚立着只能脚尖着地,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十几岁开始抽风。一开始十几天抽一回,后来发展到两三天抽一回,再后来干脆一天抽好几回,有时走走路突然就抽倒在那里。当时只要村里一有人跑,我就吓得不行,以为老二又在哪抽了。有一次他走在泡子边上,一下子抽倒在泡子里,好长时间也出不来,周围也没有人,奇怪的是他竟飘在泡子面上不沉底,直到有人把他抱回来,我们一家人抱头痛哭了一场。后来,他抽的越来越严重,在学校上上课,突然人就倒在桌子底下抽了,老师同学都吓得不行,学校不让我儿子上学了。回到家,我们两个大人躺着床上没劲动弹,孩子有时候在一旁抽的直吐白沫,我们都没有力气去给他擦,一家人真是眼泪都流干了。

我们先后找到佳木斯大学附属医院脑瘫中心教授、上海武警部队总医院专家,他们都说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到这里也只能是系统的训练康复治疗,如果手术最多只有三成的把握,很有可能成为傻子,劝我们这样的农村家庭就不要考虑来康复治疗,费用根本承担不起,并且都说孩子可能活不过十八岁。绝望之余,我们又找来跳大神的,他们也都说没什么希望,孩子恐怕活不过十八岁。可是就在孩子十八岁这一年,我得法了,看到我的身心变化,丈夫和小儿子也走上修炼道路,大儿子虽然没修炼,但相信法轮大法好,我们全家都脱胎换骨了。大儿子身体强壮出外打工,丈夫和小儿子都壮的象头牛,能吃能喝能干活,尤其是小儿子变化明显,现在他走路都基本和正常人一样了,正常生活都不耽误了。

自那以后,我们三口人都坚定的学法轮功。一次,一个外村人正往我村走,离老远就看见我家房顶上有三根大柱子直通天顶,高大无比,他很吃惊来到我家一看,我们三口正在打坐。还有一阵子,一到晚上村里人就看到村子东南角一片红光透亮透亮的,以为谁家着火了,跑过来一看原来是我家房顶上有大法轮罩着。

全村人亲眼看到法轮大法在我们一家人身上展现的奇迹,都来学,每天早晨,我丈夫早早起来把院子扫干净,摆好录音机等大家到齐就开始炼功。那段时间,随着学法的人数不断增多,整个村里呈现出一片人心向上的好局面,大家都变得健康、和睦,活得非常愉快。

可是就当我们沉浸在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喜悦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中共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我们这个因大法而获得新生的家庭再度陷入绝境,我被非法判七年重刑,丈夫和儿子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

中共这种对善良百姓的无理迫害,使我们更加认清其邪恶本质,现在我们一家三口更加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我们知道邪不压正是永恒的真理。我们将永远感恩慈悲伟大的李老师和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