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不再迷茫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提起我对大法的认识,那是在九九年的七•二零。那天,一个日报社的副社长告诉我说:“早上去抓炼法轮功的去了,一个也没抓到。本来定下在十月一号,可是炼的人太多了,中央都害怕了。”他刚说完,我的脑中就忽然出现“佛法无边 法轮常转”几个字。我想炼气功怎么会与政治挂上钩,别不是又搞什么运动吧?我问他怎么炼气功也抓。他说:“还不是炼的人太多了,也没什么。”我就说了一句:“还是莫须有的罪名,跟秦桧害岳飞一样。”

我的家在农村,家庭的教育很严,家传的东西也很多,加上一直生活在中共的统治下,对社会也有自己的理解,我就想能让中共如此大动干戈的,肯定不一般,从此一听“法轮大法”或者“法轮功”我就格外留心。

在零六年的春天,在我外出打工的前几天,我有幸遇到了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也是他第一次让我拜读了《转法轮》这本书。看书之前他告诉我先洗洗手。看他郑重的样子,我知道这才是真正读书的样。我终于看到了一直在我脑中出现的“佛法无边 法轮常转”这几个字。

当我读到即使“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转法轮》)这一句时,我浑身一震。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什么气功师或者修炼者所能讲的。我通读一遍《转法轮》才知道什么是佛法。当然那是在当时粗浅的认识,可是我终于找到了很久很久没有找到的师父,也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很多很多。我在常人中也曾很自信、自负、自喻为孤独的莲,不愿与浊世相混。真正走到大法中来,却发现在大法修炼者面前我是微不足道的。我的道德观念、心性、学识只能算作常人中的好人而已。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与外公外婆他们教会我怎样去做人。我更要谢谢同修对我无私的帮助,那种无私只有在法轮大法修炼者那儿才能见到。

师父是慈悲的,我无法用语言去表达对师父的敬意,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让自己溶入到大法中。

学法修炼中,心性提高的很快。可是有一个问题越来越困惑,为什么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進行这么邪恶的迫害呢?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中国不正是需要这些真正的好人吗?

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告诉我“大法弟子为什么被邪恶残酷的折磨,是因为他们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是因为他们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为什么要正法,是因为宇宙的众生都不符合标准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顿时明白了迫害正的一定是邪恶的。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贪污腐败、黑社会、迫害大法弟子、摧残中华古老文明传统,不正是最邪恶的吗?《九评共产党》象锋利无比的剑,将赤龙斩灭,让世人惊醒,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许多年里,所发生的幸或不幸,平安与危险中,总能化险为夷。原来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迷失很久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