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大法弟子强大正念的作用下,许多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相继解体和正在解体之中。可是反观邪恶的洗脑班,却仍十分猖獗。为什么会这样呢?下面谈一下自己的认识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洗脑班存在的目地

我们从师父法中明白,旧势力为达到它们为私的目地,于是打着帮助师父正法的旗号,在师父下来跟大法弟子结缘之时肆意改动和强加一些师父根本就不认可的东西。企图利用旧宇宙即将淘汰的东西来左右师父的正法。而洗脑班就是旧势力用来左右师父正法的无数手段中的一种,其目地就是利用邪恶的环境与邪恶的手段来考验大法弟子的正信,淘汰那些它们认为不合格的大法弟子。

二、反迫害中证实大法

对于洗脑班,师父是根本不承认的,也是在正法中要被清除的,而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当然也不承认。师父引导我们走一条在反迫害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路。如何走正、走好这条路就看我们如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

我们地区的洗脑班很邪恶,尽管很多同修针对它发正念,有些甚至到洗脑班附近近距离发正念,在如此强大的正念下为什么它还能如此邪恶呢?我认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身上。比如有的同修说:“我们关在那里时也发正念、也炼功啊。”可是同修,如果我们不能正念正行的否定邪恶安排,而是服从甚至配合恶人,在那样的状态下,我们发正念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那时你的空间场都可能成为了邪恶的避难所。

我也曾被绑架到洗脑班,我认为刚進去时如何做好这是极其关键的一关,这一关过的好,对以后的反迫害证实大法就有一个好的基础,相反就会增大魔难。当然凡事要理智、量力而行,如果觉得自己能达到那一境界,在否定邪恶的前提下,堂堂正正的跟那里的恶人讲真相,救度他们。如果达不到那一境界、或讲真相起不到作用时,最有效抵制邪恶的方式就是闭口不说话,内心不间断的背法、发正念,让大法占满你的头脑,真能做到的话,邪恶就不敢迫害。

有一次,洗脑班的头目想利用其所学的知识来说服我,他们每天单独跟我谈话两个多小时,在半个多月的谈话中,无论他问什么问题我都不回答,心里只是不停的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最终的结果邪恶以失败而告终。

还有一次,那里的恶人让我写东西,说是進来的人都必须写,还说所写的内容与法轮功无关等等,无论怎样的花言巧语,都被我正念拒绝了。再一次,邪恶让我去大厅看诬陷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当时就被我拒绝,我告诉他们说你们敢逼我,我就高呼大法口号,于是邪恶退缩了,但又改变花样,在我居住的屋内强制给我放录像,内容是歌颂恶党的,于是我坐在窗边闭着眼睛发正念,一两个小时后恶人们就收场了。我为什么要如此拒绝呢?因为我知道无论什么内容,只要你一写或一看就是接受,就是在配合,邪恶就会得寸進尺,对你步步紧逼,从而达到迫害你的目地。

通过与邪恶的几次较量后,那里的恶人们就把我关在屋内,再也不管我了,直到这一期办班结束,我也就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至于说不写“保证”就不让回家,这完全是恶人们用来欺骗吓唬那些人心重的同修的一句鬼话,而我们有些同修为什么就不能信师信法,却相信这些鬼话呢?

有不少同修说我们虽然去了邪恶的录像厅,但我们没有真正的在看,而是在那里发正念,言外之意也是在证实大法,大家想一想,只要你一坐在那,无论是看与没看,在行为上是不是服从和配合着邪恶,是不是在增强邪恶布下的场,如果大家都能不配合邪恶,它那个场就不存在。从另一方面说,你坐那发正念,是不是在服从、配合、认可邪恶的情况下发的,这样的正念又能发挥多大的威力呢?

三、洗脑班的伪善

洗脑班与监狱、劳教所不同,那里所谓的帮教“老师”大都是被洗过脑的离退休人员,那里的生活条件、居住环境相对较好,这些就具备了其伪善的一面。有一些从洗脑班回来的同修说:“那里面的‘老师’对我可好了,安慰我、关心我,也不骂我、打我,还允许我偷偷的炼功。”等等。说这些话的同修,你们想过吗?如果我们没炼法轮功,邪恶能给我们白吃白住吗?能如此的关心你吗?如果我们在里面不配合邪恶的时候,邪恶还会对我们这样吗?说白了,邪恶的一切“关心”都是伪善,最终的目地就一个,让你写所谓的保证书,让你脱离大法。

我们有些同修写了保证书回来后也知道错了,可是在思想认识上提高不上来,严正声明何等严肃的事,却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完事,有的还找一些客观理由,让别人替他写,如果能把你写的保证书回忆一下,那上面的每一条都是我们永远也抹不掉的污点啊,每一条也是我们造下巨大罪业的根源,同时也是让邪恶拿到了不让你修炼的证据,当然师父是不承认的,可是当你一旦重新开始修炼时,邪恶就会拿出你写的保证当借口,加大你的魔难,加重对你的迫害。

写严正声明是师父慈悲弟子,是给弟子一个悔过从新進入修炼的机会,也就是说只有师父认可了你写的严正声明,你才能从新在大法中修炼,师父才能消去你造下的巨大罪业,如此严肃的事情,我们不严肃的对待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