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恶人,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了。在这十三年的风风雨雨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在九九年中共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我也和广大同修汇入到了证实法,讲真相的洪流中,有过人心浮现,也有正念闯关,也是磕磕碰碰的走了过来。下面我就将这些年来的一些直面邪恶的经历和体会借明慧之角与同修分享一下。因层次有限,不正之处,还望同修多多指正。

一.洗脑班中,正念救度迷中人

二零零五年邪党在重庆开市长峰会,我和几位同修在社区挂横幅被恶人绑架,送到重庆南山洗脑班。我根本就没有承认这邪恶的安排,一直高密度的发正念。

一到黑窝,一群警察簇拥着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过来,旁边的包夹人员说:这女的可厉害了,文化也高,是这专门负责“转化”你们的,连警察都怕她。我没有怕,也没有被其带动,心想:我既然到了这了,就是给你讲真相来了,就是要窒息邪恶,别的我什么都不说。

我把她一打量,还没等她说话,就正色道:听说你是负责的?你小小年纪才出社会几年,懂得啥子?做的这事,你能对你自己负责吗?她当时就蒙了,可能从来没有人这么跟她说过话,她说:伯伯,有话慢慢说嘛。

于是,我们在后来几天里从气功谈到修炼,从中华文明谈到邪党这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思想的控制,在洗脑班十八天的时间里,我始终正面给其讲大法真相和常人中的正理;末了,在走出黑窝时,她流着泪悄悄对我说:她是成都人,父母都是军队的中层军官,她大学毕业后恶人欺骗她说要积累工作经历,却不知恶人让她来干这坏事。她还说,她以后再也不做这事了,希望我谅解她以前做过的错事。

后来我回家后,想向我们当地“六一零”打听她的电话,却一直不敢给我,我也希望她明白真相后,有一个好的未来吧!

二.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

劳教所和监狱等是邪恶集中的地方,近距离发正念是解体邪恶,加持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好办法。我们同修便相聚,去当地几个比较大的劳教所附近去发正念。

有一次,就和另一同修去了男教所的七大队。到了门口,那可真是荒凉无比,连过路的人都没有;我就坐在值班室对门,同修则在一边发正念。过了一会一个警察出来问我们:干啥呢?同修就说了找×××,我也想不起来要找谁,堂堂正正的说:我也是找人的,我就是想看看你们这儿关了多少炼法轮功的人。警察愣了愣说:我查不了,领导不在。

过了一会儿,他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这警察就一边打电话叫当地派出所的人,一边就想来搜我的包。我一边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恶人的控制,一边抵制恶人搜查。不一会儿,派出所的人到了,就把我们带到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也没有动心,一边发正念解体操控恶人的邪恶因素,阻止恶人行恶,一边找机会让同修走脱。

在我们强大正念场作用下,同修走脱,这警察一会拿起真相资料不知看啥,一会儿又拿起电话找他领导,问了半天,还把电话拿给我说话。这正好,我拿起电话就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随便就对一个公民随意搜身,还有没有王法?我要到“人大”投诉你们。这接电话的是一个副所长,一边陪着不是,一边解释说,我马上过来解决。最后走的时候,副所长提出要拿车送我回家。我说不用了,我想要回我的真相资料,他却说:这资料就留在我们这吧,我们也要看看哪。我呵呵一乐,说那就送给你了。随后我平安的回到了家。

回家后,同修都说,我们都在替你发正念呢,还以为你回不来了。我说,你们这可不是正念哪,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

后来,我也去了女教所,也是直接一去就找他们领导。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见了我,我提出见××,她说:××表现不好,不让见,还重复了一些中共的谎言。我说:这是违反法律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样替中共整人,不想想你将来会什么样?她开始沉默不语,过了半天说:我其实也知道中共不好,但是没办法,这是我的工作;我也是有信仰的人,我是信××教的。我说:那你就在工作中善待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她默默的点点头,最后我们击掌为誓。我也衷心希望这位体制内人士明白真相后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善待大法弟子。

在近距离发正念的正邪大战中,我深深体会到,只有信师信法,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在根本上解体操纵世人的邪恶因素后,人的表面是很弱的,才容易救得了人。

三.给社区主任讲真相,清除邪恶标语

二零零九年时,当地派出所长到我们一些学员家骚扰,说你们不要去××地方了,薄××要喊我们抓人,我们为了工作养家糊口也只能执行了。

当时有一些学员还是主张回避一下,但还是有些学员说:怕啥?我们在这儿交流多少年了,不都好好的吗?谁敢动我们?可是我们扪心自问一下,我们同修在那里坐在那交流,真的做的很正吗?有的同修摆着摆着就谈常人中事了,柴米油盐啥都来,还有的把那个地方当成根据地一样,不去心里头空虚,没事就在那坐着,已经完全偏离了共同切磋,整体提高的目地。

结果,有一次去了后,很多同修都被绑架了,我也被劫持進了派出所。当然通过集体发正念,当天晚上我和其他几位同修就回家了,可是这次事件也导致了我们当地的几位同修被非法劳教,也给本地证实法的工作带来了一定的损失。

这次事件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抓住我们本地学员整体有漏,妄图進一步迫害,毒害众生。在不久后,我们社区当地就出现了污蔑大法的邪恶标语,我们同修便商量着怎么清除掉它。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堂堂正正的找到了社区居委会,径直找到居委会主任说:这外面的标语是你们贴的吧,你们贴的这东西不正和“和谐”社会相抵触吗?这明显的在误导群众嘛!

这主任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信不信我叫派出所的把你抓起来?我呵呵一笑:我正要找他们讲真相呢!在我们的正念作用下,这社区主任口气马上就软了下来,说:那你给我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顺势把大法的基本真相讲给他听,他最后问我们到底想怎么样?我说,你去把那个横幅摘了吧,挂在那害人又害己。这主任听后没吱声,我就告别了。过了几天,那个邪恶横幅果然就被去掉了。

回想这十一年来的正法修炼历程,风风雨雨的很不容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坦坦荡荡的走了过来。我相信,只要真正学好法,信师信法,同时发好正念,清除操控世人的乱神和邪恶因素,面对面的讲真相是很容易的。

在谈这些经历前,我也认为我这点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怕说出来别人说自己有显示心,其实后来和同修切磋也认识到了这也是一种不让人说的好面子的心。

当然每位同修状态不同,采用的形式也不一样,直面恶人是对人心的冲击,也是很强烈的,我的这点体会只是抛砖引玉,由于层次有限,多有认识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