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才能真正在法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这一段时间又开始背《转法轮》了,当年许多背法、抄书等一些学法的体会又都展现出来,回想起长春当年学法的热潮以及大法的神奇体现。在这里和同修们分享当年学法的点点滴滴,希望能唤醒那些和我一样学法松懈了的学员,再一次掀起学法的热潮,勇猛精進,更好的完成史前的大愿,兑现史前的誓约。

我非常幸运,曾经在长春最早开始背法和抄法的学法小组学法。当时我记得是在长春西安大路的一个老年活动中心,学法共有两间屋子。当时人很多,人挨人,基本没有空闲的地方,每天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都不曾间断过。那时得了法的人都知道珍惜大法,大家都非常重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并且每个人都在这个大熔炉里升华的非常快。

那时的辅导员每天都组织大家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然后利用周六、周日到就近的农村去洪法,尤其是学法,就如何辅导学员学法方面付出了很多。

开始背法时由于思想业大,每天只能背一小段,好不容易背下来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把我急得直哭,心想你越不让我背,我就越背,我不气馁。一次记不住,我就背两次,两次记不住我就背三次。每天上班的路上、去学法的路上、反正只要脑子空闲了,我就背一直到背熟为止,这样到后来我一天有时可以背一小节。记得第一次在学法小组背的是《炼功为什么不长功》,当时的背法还是大家你背一段、我背一段的形式。那天刚巧只有我一个人背了这一节,所以我就从头背到完。当我背完的时候,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鼓励我,从此我们的背法开始转到每人背一节,那时辅导员每天都会不厌其烦的问:今天谁背了、谁抄书了?每天会问不同的学员:你今天背了么?背了多少呀?同修们相互见面也都谈论如何背法呀、抄法呀,怎么样提高心性了,那真是一个修炼的环境,没有人谈论张家长李家短的,思想中装着的都是法。

有个学员是个男的年轻的,我记得他当时是卖烟的,他每天在烟摊上都看《转法轮》,那时他看《转法轮》就看了上百遍。还有一个学员,他抄法抄了十几遍,并且师父其他的经书也都抄了好几遍,这在我们学法小组是个很普遍的现象,那时拿出师父的任何一段法都能找到出处,甚至能说出页数来。师父每出一篇经文当时大家都自觉的背,第二天在学法点几乎每个人都能背下来,不管篇幅长还是短,都一样照背不误,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学法环境。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辅导站的那些学员,如今能坚持走到今天的几乎都是当年学法比较精進的学员。

在这么好的学法环境中我也受益匪浅,为了能够在学法时背的流利、不至于背错,所以每一节背下来之后,都要背上二三十遍的,这样在集体学法时才背的流利,不容易背错,师父其他经文和经书我都最少抄了五遍以上,当时《转法轮》抄了十四遍,几乎所有的经文我都能背下来,《转法轮》我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背完的,当时有时在梦中都背法,所以那时法学的非常扎实。而且还有很多神奇的体现,在这里简单的举几个例子,夏天学法的屋里很热,人又多,外面的人在门口進来,感觉象洗桑拿一样热,让人受不了。可是我们在学法的人大家的心都在法上,只是觉得热但没有说不能忍受。我那时的工作是晚班,前半夜是十二点多下班,交接班收拾完了差不多将近半夜一点,为了早上能够到炼功点上炼功,我每次都要骑脚踏车四十多分钟回家,然后四点多到炼功点和大家集体炼功,冬天下大雪的时候,由于没有路,我就在马路中间骑,路不好要骑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在路上我常常背法,所以有时没有路灯我也不害怕,有一段时间长春出现抢劫的,天一黑了谁都不敢出门,我和平时一样,前半夜照常回家,心中有法,什么都不怕。一九九四年我就得法了,经过几年的修炼,虽然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但通过学法、同化大法所有的另外空间我看不到的我都相信,而且比看到的还要真实,那都是来源于大法。我知道我的悟性不好,但就凭一点当时师父讲啥我都无条件的相信,就这么简单的想法,无条件的信师信法,修的简单,没有那么复杂。

因为有了这么好的学法基础,所以面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迫害,学员中各种表现都有,包括以前经常在一起的辅导站的工作人员有上电视的、有劝暂时避一避的,我都没有被其带动,就是一个心,以法为师,也没有怕心,当时有一些学员看到这些各种想法都有,我就挨个同修家去拜访,揭开他们心中的疑问,走出来证实大法,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这么好的大法都已经得了就不能再放弃,直到有一个学员的儿子半开玩笑的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到各家去叫学法轮功?你不要命了、不怕别人举报你呀。

正因为有这么好的学法基础,所以在二零零二年以前我被抓过四次,最后都反迫害尽早的走出了魔窟,没有被非法劳教。甚至有些事件我是协调人,每次都不配合邪恶,都带头反迫害,但相对来说因为正念足,虽然也被迫害的挺重,但相对一同抓来的人相比来说是比较轻的,和我经常在一起的同修,有的大多数被判了刑,都是十年以上的,有的被迫害的失去了生命。这期间我有两次被告知非法教养三年,但都在没有妥协的情况下顺利回家了。

可是后来,因为经常过着躲藏的日子,迫害期间忽略了学法,这个人心在不知不觉中起来了,名利心很重,有时都不如一个常人,和同修以及家里人、公司里的同事矛盾很大。正因为这样,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当时的法会我不是协调人,也不是事先知情者,却被教养一年,而且教养期间虽然家里通过各种关系,找了人,我在身体上的迫害少了一些,但在精神上的迫害很严重。很艰难的,最后终于以修炼人的身份走过来了。

即使这样我仍然不悟,直到二零一零年初我和同修的矛盾激烈到了顶点,有同修说我是牢头、中共给了我多少钱来到了海外,等等很难听的话,我听了在家整整哭了一天,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客户也不见了,眼睛哭得肿肿的,一直哭到浑身抽搐,经过了一个很痛苦很艰难的过程,最后我学了师父的《曼哈顿讲法》,这时才开始审视自己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仔细想想那哪是修炼呀,白白耽误了这么宝贵的时间,不用心学法,不在法上,哪算是一个修炼人呀,虽然也做三件事,但那是用常人之心在做,其实就是个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那只积福德,不能长功。

现在我开始严格要求自己,遇到事向内找,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周围的环境也逐渐的发生了变化,同修的间隔在一点点的消除。所以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是由自己的心促成的。

今天我之所以要把这个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想和同修交流一下为什么二零零四年前邪恶那么猖獗,我还积极的做证实法的事,却不被迫害的很重,而后二零零七年却反而迫害严重哪,就是因为自己不在法上,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我知道有一些同修为什么不敢走出来证实大法、做三件事,救度众生,就是怕被迫害,其实这个观念是错误的,只要你是完全站在法上,旧势力才不敢迫害你,你有怕心,不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你反而会被迫害的严重,那些不走出来的同修,虽然表面上好象是没有被抓、被劳教、被判刑,其实是被迫害得很严重。试想一下,我们不救度众生,不能完成史前大愿,那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吗?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是走旧势力的路。师父是救人,旧势力是毁人,那不就是另一种被旧势力迫害吗?这种不易察觉的迫害更可怕,在人的安逸心的保护下,放纵、滋养,在不知不觉中被常人心带动,一点点,不知不觉中离法越来越远,这才是最可怕的。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有些后怕,差点和这万古的机缘擦肩而过,在这里我想提醒那些昔日的同修,赶紧精進起来,我的教训是深刻的,不要等将来后悔。

以前遇到问题,好的时候强为去忍,忍得心不甘、情不愿,不好的时候,那真是一碰就炸。如今通过背法我又找到了修炼的感觉,心中有法遇到问题不用强为自己去忍,而是发自内心的要找自己的不足,去掉不好的东西,升华上来。背法的时候自己能感觉到思想业在往下消,有的时候,就不想背,心里很难受、很闹心,我知道那不是我,是思想业在作怪,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背,当我把心一横的时候,刷的一下那个业力就下去了,马上头脑清醒,浑身轻松,背起法来也没有障碍,一小节很快就能背下来了。

这是宇宙大法,是上天的阶梯,我们一定要珍惜。我想和昔日的同修一起象当年长春学法时一样,从自身做起大家互相促進,比学比修,共同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