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去法院申冤 遭司法机关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武汉市江岸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吴碧琳、黄静和孙静屏来到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宋文绣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庭审的冤情,法院方面却找来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四位婆婆绑架到江岸区委在谌家矶的洗脑班关押。当其中三位婆婆被迫害而出现身体不适回家后,当局仍然不断骚扰她们,对她们实施绑架和抄家。

此前江岸区法院于四月七日非法庭审李市红。家人觉得对李市红抓捕、起诉的过程中,执法者在犯法:江岸区公安分局是将宋文绣绑架后并从其口袋里抢走其家大门钥匙,在既没有办理搜查证,也没有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抓走了宋文绣的女儿李市红;起诉书中有多点不符合事实之处,公安伪造证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万保珠(女)等在违法抄家过程中致使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丢失,家人到派出所多次报案,至今丹水池派出所不立案。

四月三十日,吴碧琳女士作为见证当时非法抄家抓人的见证人,与另两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陪同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去法院,就是希望当面澄清这些事实。不曾想,法官吴珊榕竟找来江岸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的胡绍斌和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胡绍斌让罗林通知后湖派出所警察把吴碧琳、宋文绣、孙静屏、黄静四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强行拖上警车拉到后湖派出所院内,锁于车内,在车窗紧闭的情况下,在太阳下暴晒,不给吃喝,也不让上厕所,一直关到下午四点多。随后,她们被非法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迫害。车开到洗脑班时,四位婆婆拒绝下车,公安人员强行将她们每人分别拽进一个小房间。当时黄静一直喊着“信仰无罪,控告无罪”,结果遭到洗脑班的保安人员的殴打。

黄静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出现身体强烈不适的反应,送到武汉161医院检查:血压110/170、心律130/分,表现为缺铁性心脏症状。医生告诉洗脑班人员,这种情况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他们怕承担责任,向“六一零”汇报,最后才将人放回。回去后社区主任要求黄静每隔二、三天必须到他那儿去一次,为抵制这种非法打击检举人的迫害行为,黄静在身体未恢复的情况下,被迫离家出走。吴碧琳、宋文绣也是在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身体状况出现危险时,当局怕承担责任才将人放出。而孙静屏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至今。

六月十八日,黄静的丈夫接连收到社区、公安打来的电话、短信,要找黄静追究关于上回递控告信的情况,导致黄静一直有家不能回。

六月十八日,宋文绣在家中也被警察找去追问上次递交的控告信是谁写的,谁牵头去法院递控告信的,宋婆婆对他们的这种公然打击报复举报人的做法拒绝回答。

六月十九日早上,吴碧琳外出时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天晚上,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又到吴碧琳家进行非法抄家。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绑架事件与吴碧琳四月三十日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到江岸区法院为李市红冤案递交控告信一事有关,此次绑架、抄家事件是当局想罗织罪名,利用抄家栽赃陷害吴碧琳。

六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左右,一群警察开着两辆警车到黄静家气势汹汹地敲门,预谋抓人,门没喊开,警察竟将黄静家的电源切断。

从以上情况来看,目前发生的针对法轮功学员吴碧琳、宋文绣、孙静屏、黄静的迫害是当局有目的地打击报复控告人,司法人员公然践踏法律,执法犯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