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学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我于二零零六年春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身体有多种疾病:糖尿病、心脏病、慢性胃炎、甲减。通过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全身疾病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每天精神特别愉快。经过了大约半年多时间,我经过协调人引见结识了我处的几位同修,他们都是得法多年的老弟子。后来到同修家学法。在那里,我看到同修在法中都很精進,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学法晚更得勇猛精進,三件事不能落下。从此,我每天半天学法,半天讲真相,整点发正念。通过学法,我懂得了修炼的内涵;明白了师父不但给我们修炼人净化身体,而且叫我们返本归真;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我觉得我每天都在精進。

一、面对面讲真相

刚开始面对常人讲真相时,不好意思开口,怕人不听、怕人举报、怕人笑话,各种人心很多。我有个亲属是老弟子,她讲真相一讲,别人就退。有一次,我和她上商店买东西。我们是坐三轮车去的,到商店她下车去买东西,下车时,她示意我和司机讲真相。我点头,我想这很容易。于是我说:“小兄弟贵姓啊?”“姓王。”我说:“你听没听人给你讲三退、保平安啊?”他说:“我不爱听,我什么都不信。”我说:“小伙子,大姨讲的是真的,你一定要听我说。”他大声说:“我不信,你别再讲了!”这时,亲属回来,问我讲通了没有。我摇头。这时老同修就给他讲三退、保平安,希望他三退。小伙子竟然答应了,并告诉我们他的姓名和自己是团员。我想,我怎么就讲不通呢?老同修说:“救人要有慈悲的心,一心为他,没有考虑自己。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要讲好真相救人,必须多学法,在法中心性升华。”我一下子明白了,从此我更加勤奋,麻将不打了,电视不看了,有时间都在做三件事。

我讲真相越来越顺畅,从给熟人讲,到给陌生人讲,从给妇女讲,到给男士讲……最后到给公安、干部、法院法官讲。现在不分什么层次、身份的人,我都能大方自如的讲。

有一次,在商场门口,有同修说:“在那门口有四个退休的老干部,很固执,谁也讲不通。你去给他们讲看怎么样?”我想:“无论什么人都是需要救度的众生,都是来听真相的,不要有顾虑心,求师父加持。”于是我上前,满面笑容的说:“四位老大哥,你们在这里唠嗑啊,贵姓啊?”这其中一个说:“我姓李,他姓赵,他姓王,他姓张。”我说:“都是党员吧!”其中一个生气的说:“怎的,你干嘛?调查户口啊?”我心不动,乐呵呵的说:“老大哥别生气,我是学法轮功的,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就是叫你们都平安得救。这个共产党腐败透顶,从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杀害中国同胞八千多万,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多,如今又迫害法轮功,活摘人体器官,伤天害理,天地不容,老天要灭它。到时必有大灾难。你们曾经入党宣誓,永远跟着它走,不退出就受牵连。所以必须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说:“这共产党这么强大,怎么说不行了?我们不信。”我说:“大哥,老人古语都不错误,说出的话事后都能应验。过去我小时候,我们家乡点的是煤油灯,有人说,将来灯得大头朝下,在当时谁都不相信。那大头朝下,那灯油不就淌出来了吗?认为说什么也不可能。后来发明了电灯,大头朝下。过去说,老祖宗。有人说,将来倒过来是小祖宗,现在是不是小祖宗,小孩说了算。过去说,劁猪,将来得劁人。现在人不也结扎吗?”听到这里,他们一起说:“可也真是这回事。”我说:“法轮功这么大的事,惊动了全世界,发生在你们身边的能是偶然的吗?中共气数已尽,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大难就要发生。老大哥都退了吧!”他们说:“好,退,我叫什么名。”都告诉了我,连声说:“谢谢!”我说谢就谢我们的师父,他们说:“谢谢师父!”

又有一次,我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在车站等车,戴个墨镜,行为不正,我有些反感,不想和他讲真相,但又一想,他也是人,应该善待他,我上前说:“小伙子,等车啊!”他斜了我一眼,大声吼:“干嘛?”我没生气,笑着说:“小伙子,你干嘛发火啊!常言道,人生话不生,山南海北一家人,你看人家外国人,虽不相识但能热情打招呼,喂,你早,然后都能把心里话吐给对方。”小伙子笑了,说:“那倒是。”关系拉近了,我问他听说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我告诉他中共从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杀害中国同胞八千多万,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活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贪污腐败透顶,天理不容。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届时大难就要降临。你曾经加入党团队,宣过誓,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在额头打下兽印,你不退出,它有难你不就受牵连了吗?所以,为了你能平安得救,必须三退才能平安。我望着他。小伙子十分高兴的说:“我姓王,叫某某,团员,谢谢大姨。”我告诉他谢我们师父,车过来了,他说:“大姨再见。”上车了,在车上还向我摆手示意,我的眼睛湿润了,从心里说:“谢谢师父的慈悲,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还有一次,在红旗广场遇到一个四十开外、手拿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我想:都是有缘人,不能错过。我走上前去热情的打招呼:“兄弟贵姓啊?”“姓郑。”“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是法轮功吧!”他大声说。我说:“是啊!就是这个大法在救天下世人。”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不怕我把你抓起来吗?”说着,要掏手机。我心不动,“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说:“兄弟,大姐知道你是好人,大姐一心就想救你,人无论干什么生命只有一条,都要珍惜,大难来时都在其中。我一心为你好,我们学法轮功,按真、善、忍要求去做,一心向善,一心为他人着想。过去我最爱占小便宜,现在学好了,捡着多少钱都能交给对方。我不但身体好了,也改变了人生观。我的变化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和过去判若两人。我告诉他们都是这个大法救了我,让我做好人。现在全国各个角落不管人们什么身份都是为己着想,唯有法轮功这块是净土,为他人着想。但是这样好的功法,江泽民一伙小肚鸡肠仇视法轮功,诬陷诽谤,硬说是×教,残酷迫害十一年之久,法轮功天大的万古奇冤。苍天震怒,天要灭它。中共解体就在眼前,大灾难就要降临。你曾经入过党、团、队就得马上退出,免受牵连,这就是大姐想要告诉你的真相。”听到这里,他忙说:“我听明白了。我姓郑,叫郑某某,党员,老大姐口才真好。”我说:“兄弟,不是我口才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救度天下世人。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你。”他说:“谢谢师父,谢谢大姐。”

一路走来,都能遇到各种有缘人,都不能错过。遇到小同学,给他讲四川大地震,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免灾免难。遇到高年级学生,讲中国历次运动害死中国八千万同胞血债累累,六四学潮使国家的一代精英遇难。普通百姓讲“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他们为了让世人得救,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不管遭受世人多少白眼(有的世人不理解),还有危险(不明真相的人要举报)。他(她)们都在默默的奉献,一心为他人着想。不了解真相的有缘人,赶紧退出吧,切莫固执,大难就要发生,老天也在警示世人,全世界都在大灾难之中,退出中共党、团、队,一生平安。通过讲解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能三退得救,每天一上午能讲退二十至三十人,所有这些都是师父在做,大法在救人,我经常告诫自己,不要产生欢喜心、显示心。

二、我是怎样闯病业关的

二零零八年阴历十月初一下午四点,我从学法小组回到家中。突然觉得恶心呕吐,我也没有在意。谁知第二天、第三天不但不停还更严重,喝点水都容不下,五脏六腑苦胆都要吐出来似的。到十天左右开始吐血,来势凶猛,我也没动念上医院,心想:我学法晚,是消业,还是旧势力的迫害呢?于是我就发正念:是师父给我消业,我就要承受,是邪恶因素迫害就彻底清除。这时,儿子看到我身体变成这样(几天下来我的身体从一百二十斤骤减至八十斤,瘦得皮包骨)。他马上给他二姐打电话。二女儿不一会儿来到我家,带来医院的大夫——她大学时的同学,找专家要给我彻底检查。来到医院,检查头部看是否脑血栓,检查结果正常,我产生了欢喜心。当检查血糖时,化验单出来竟然是22.8个值,正常的6.8。这简直差的太悬殊了,把专家都吓了一跳,哪有这么高的血糖啊?(我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回家我和丈夫(同修)说:“我得上学法小组去,看同修怎么说。”我坚持到学法小组学法,同修们看到我这样,几天不见瘦得皮包骨。同修说:“大姐,师父叫你闯关,修炼人没有病,师父已经把病根除了,这只是假相。”我坚定信念。孩子们软硬兼施轮番劝说,我就是坚定心中有师父、有大法,相信自己一定能在大法中归正。

谁知一个月后,我这个关还没过去,又突然得了口眼歪斜。那天早上,丈夫说:“你怎么嘴歪了?”我照镜子一看,果不其然原本精瘦的刀条脸,五官还不正了,真是雪上加霜,难看极了。这下我这心可真提到嗓子眼儿了,这可怎么办啊?怎么面对世人,怎么讲真相啊?同修们怎么看,常人怎么说?这不给大法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吗?丈夫说去针灸吧,当时我就想,这张脸可不能叫世人看见,赶紧治好吧。于是,我们俩上诊所针灸,那大夫一边针灸一边说,他是学佛的,祖辈上就会这手艺,针几回就能针灸好。我一听马上意识到,我来这里错了,我是学大法的,你学的佛教只是佛家大法小小的一部份,你怎么能治好我的病?你赶紧停下,我不针灸了,我说:“多钱?”“十元。”我给他十元钱回家了。回家后,我定下心来,哪也不去治了。不时有邻居劝我针灸,朋友给我找来偏方,叫我赶紧治疗,我婉言谢绝。二女儿也叫她十二岁的儿子打电话,哭着说:“姥姥啊,一定要吃药,妈妈都生病了。”我告诉外孙说:“姥姥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叫你妈放心。”

从此,我每天坚持晨炼,身体虚弱站不稳,我也坚持。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累得我时常大汗如雨,但炼完功觉得身体很舒服。学法小组离我家比较远,我骑着三轮车身子不稳,但我自己有坚定一念:我不会摔倒,有师父的法身、众神保护我!别看我骑车东倒西歪,但都平安无事。慢慢的我开始走出去讲真相,每天上午戴上口罩,放下人心面对世人讲真相。每天都能讲退二十到三十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我就是动动嘴、动动腿。

我每次回家都急忙摘下口罩看我的脸,一天、二天都没有变化,身体在逐渐恢复,眼看到过年了,心想:这张脸怎么还没正过来呢?我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呢?我来到师父法像前,哭着说:“师父,我哪个事没做好啊?叫我有这么大魔难,叫世人笑话我,三件事我也做啊,不是说三件事做好一切都在其中吗?难道师父不管我了吗?”我心难过极了。

我和同修切磋,同修们说:“多学法,一切都在法中,多向内找看还有什么心没放下。”于是,通过学法,我找出了很多执著心,有怨恨心,认为老天对自己不公,我每天三件事都在做,这么长时间已有两个多月了,还不好,认为师父不管我了,如果那样真不如叫常人针灸了。新年到了,我一点好心情没有,每天对自己生气,觉得自己不争气,竟给大法抹黑,不敢面对亲朋好友。

上学法小组继续和同修切磋,多学法,向内找提高心性,看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通过学法向内找,我知道我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信师信法还大打折扣,做三件事救度众生、讲真相基点不明,原来我是为它(嘴巴子)出去讲真相,这不是向外求吗?修炼是严肃的,神就看人心,师父法中说:“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读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我向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一定彻底放下人心,我不怕世人说这说那,不怕笑话,我的生命都是师父从地狱中捞出洗净。跟师父回家,肉体上丑俊又算什么呢?我是修炼人要高标准要求自己。”我摘下口罩面对世人,坦然面对一切,每天愉快的做三件事,再也不执著这张脸了。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逐渐好起来,我这张脸也归正了。

亲朋好友通过我的变化赞叹大法的神奇,孩子们看我真的好了,也十分高兴,从心里折服大法的威德。我走在街上经常遇到年轻人,见面跟我喊:“法轮大法好!”我接着喊:“真、善、忍好!”。

我想,正法推到今天,世人都在觉醒,从心里认同大法好,所以全世界才有众多国家的人学法轮大法,邪永远压不了正。我写的不好,学法也不够精進,离师父要求太远,和同修相比还有很多不足。法正人间在即,我一定勇猛精進,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