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讲真相中的两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

一、如何更好的包容对方

前几天我与同事长谈完回到家之后,靠在床上足足有两个小时方才平静。脑子里不停的泛出讲真相过程中同事的表现:拿着邪党对于大法的诬蔑之词在衡量大法;明明被“先入为主”洗了脑还觉得自己很中立;对于邪党迫害大法弟子表现出异常的冷漠,觉得这与她没什么关系等等。这个同事在常人中的表现还是比较和善、明理的,所以有些言辞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然我知道这些表现都不是对方的真念,所以一直跟自己说“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转法轮》),但是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事后我悟到:毕竟我们肉眼看到的“都是幻象”,常人中表现和善、明理不等于说我们跟她个人之间生生世世的恩怨就小,不代表说她对于大法真相的接受程度就一定高。所以在讲真相中正念一定要足,同时在讲真相前不要用自己的观念先给对方划一个框框,否则面临意想不到的情况时,就容易“一说就炸”。写到这里,我对于师父下面的一段讲法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一直在思考讲真相中如何才能不急不躁,修出“洪大的宽容”。有一天突然悟到为什么不能把未觉醒的众生包容在自己的宇宙中呢?师父让我们启迪对方的佛性,我们应当适当的多用问句。问句更加圆容,更具有启发性,而刺激对方、压倒对方的话就好比标枪,标枪太尖了!不能用。

所以我现在讲真相时,都是先发出一念:把法轮打出去“外旋度人”,把对方罩在我打出的法轮中,罩在我的宇宙中。对方说的越难听,我越是加持打出的法轮。最近增加了背《论语》的遍数,有一天背到“无所不包”的时候,突然对于如何更好的包容众生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看了二十日明慧网上发表的同修文章《学好法,才能证实法》,对于其中提出的妒嫉心的问题,也是深受启发,我在讲真相中也存在着比较严重的看不起常人的问题,很容易把自己凌驾于常人之上,这点也是严重影响自己包容对方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两天还悟到一个问题:自己修炼后虽然已经不再迷于围棋,但还是执着于重大赛事的结果,老想看看谁胜谁负;其实关注游戏/竞技体育中的胜负其实还是争斗之心不去的表现,恰恰也是影响讲真相中平和心态的关键问题。

师父一直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讲法中谈到新学员能够跟上正法進程时说“所以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多学法。”(《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自二零零八年得法以来基本上可以做到每天学一讲《转法轮》或其他经文,虽然在做好三件事上还差的很远,但是的确感到法的力量对于自己平稳的讲真相是巨大的保障。

二、神发出的物质常人的仪器测不到

上海世博会即将召开,邪党如临大敌,所有的地铁入口处都安排了类似火车站的扫描仪器,逢常人的包必检,还有所谓的安全协管员也随处可见。前一阵在思索世博会期间如何更好的证实法时,对于放下生死第一次進行了非常严肃的思考,当时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做到“哪怕死都要走出去证实法”的时候,内心深处有一个答案:是!瞬时浑身的热流让我清醒的明白自己又有了突破,更神奇的是之后学《转法轮》时,当读到“气功师都有这些物质,还有些气功师发出来的物质测定不了,没有仪器。凡是有仪器的全部能测定出来,发现气功师发出的物质是极其丰富的。”我突然悟到其实我们用来救度众生的材料,光碟也好,小册子、真相文章也好,那都是神救人的利器。邪党用来对付常人的仪器又能起什么作用呢?根本测定不了。

之后我在过安检时,每次都对着扫描的仪器发出强大的正念,让它们同化大法,摆放自己的位置,同时也清理所到之处的一切环境,包里放着真相资料平稳進站。

五一到十一期间,邪恶群集上海世博会,也正是我们集中销毁他们的大好时机。现在天象大变,正法到了最后期间,众生也在不断的觉醒,很多十多年甚至二十年未联系的儿时同学、朋友也都纷纷联系世博会的游览事宜,表面看上去是来游上海,其实都是为得救而来啊。最近师父也时不时用鞋带松了(懈怠、松懈了)来点化我,我更没有理由放松自己,辜负等待得救的众生。让我们都修好自己,多救度众生,让将来少留下一些遗憾。

限于个人层次,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