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语音电话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我是从今年二月份开始打语音电话的,现在我把半年多来打语音电话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希望更多的同修都能参与進来,这种讲真相的方法真是太好了。

五月份之前,我主要给外省的人打,广东省比较多,我以前在广东打工,带回来很多本行业公司的名片,更改这些手机号码的后两位数,就有了很多本地的号码。另外我还有一本《全国××行业协会会员名录》,大约有一万家企业的电话号码,除去少数省份没打外,我基本上打完了。今年六月份我县一位同修给我提供了我们县各个政府机关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电话号码及领导的手机号,真是让我如虎添翼,用完二十张卡,我又购买十多张新卡。

我没有工作,没有任何收入,专职讲真相,独居、独行、独修,一年四季都不和常人交往,也很少与同修接触,没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比较安全。如果有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就到一位同修家去拿。每天专做“三件事”,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学法,吃完饭,分别在上午八点半和下午三点出门,就步行到公园、郊区小河边、郊区菜地、田间小路上打语音电话,很轻松、很方便、也很自由,每天如此,真是快乐极了。

因为我执著的东西很少,每天想的就是怎样做好“三件事”,所以我的一切生活开支和打电话的费用,都会从一些渠道源源不断的進来,我非常感激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

打电话的过程也是个修炼过程,就象同修在明慧网上的文章中说的那样,遇到不顺心的事,看你的心态怎么样,急躁不急躁,烦恼不烦恼。有一次,我给我县的一个政府机关部门打,他们听几句就挂了,我使用两个手机反复打,并同时反复给这个部门的领导打手机,当时就听到有人在电话中骂,当时我想这样就不太好,不但讲真相没起到好的效果,反而增加他们对我们的误解和反感,于是我就给这个部门的领导发信息,内容是“×××先生您好:很对不起,打扰了,打去电话是让你们明白真相,知道真相,但愿中共的宣传不会使您的心灵迷失和麻木,祝各位先生工作愉快!”以后打电话中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就把这条短信发给他们。

还有的人把电话听完了,我就发另外一条短信,这种短信是我自己用“好”字组合的心图形,在心图形的中间有“真善忍好”四个字,短信的内容是“请先生把里面的四个字记在心中,并记住法轮大法好,会给您带来好运,祝您和您的家人快乐幸福!”这条短信发出去后,反馈回来很多电话和短信,大多数短信都这样写到,“谢谢您的祝愿,请问您尊姓大名?请问您是哪一位?”等内容。

这条短信我也给当地的公检法司部门的领导发了一部份,他们回的短信也都客气和友好。有一天,无意中碰到一位同修,他给我说了一名中央“六一零”人员的手机号〔听说这个人还是一位领导〕,我就把这条短信发给了他,他回来的短信虽然语气带一些官腔,但也很客气。

通过打语音电话和配合发这种有意趣的图形短信,我认为这讲真相的效果是非常成功的。无论这个人怎么坏或者对大法的态度如何,当他〔她〕收到这新颖的图形文字和我们真诚有礼貌的祝福,这条短信就会在他心中留下深深的思索,他们会对大法有个正面的认识,虽然对你做的事不理解,起码会说炼法轮功的这些人还比较有修养、有礼貌。

在现实中,我们给别人讲真相,不但要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诽谤,而且言语要平和、要善、还要有礼貌,尤其是发短信,他没见到你这个人,但是在短信中他却看到炼法轮功的人,不但有艺术,而且还懂礼貌,还有道德修养。

我绝不能浪费和消磨师父给我安排的没有负担、没有压力、如此轻松的讲真相的修炼之路。我每天都在问自己,“今天做的是什么?‘三件事’做好了没有?”在这种比绝大多数同修的条件都宽松的情况下,如果我还做不好,真的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盼望自己的众生,更对不起救度我们的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