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学好法,修炼并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邪恶的迫害已持续十年了,交流中很多同修感慨,“修炼真难”,“真不容易”等等。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师父在法中给我们讲的每一句话,只要你去信,就能让你信心百倍,力量无穷;只要你能按着去做,就会让你感到事事顺利,无所不能。如果你能够在法中去悟,你就会有种脱离世俗、超越自我,内心出现无比神圣、慈悲、高尚、美好的感觉,那种感觉真好!好象是我心灵曾经有过向往已久的地方——生命真正的归宿。

我非常幸运能生逢在与师尊正法同在这样一个佛恩浩荡的伟大时代,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我生命中的幸运、福份。

自从修炼开始我就没有去想过自己将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地,能不能圆满的问题,只知道学后心里觉的就是好,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几年下来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面对各种压力、名利、感情的割舍,我毅然选择了修炼法轮大法,跟师父回家。在几年的反迫害中,在正与邪鲜明对比的亲身体会中,我更加成熟、理智、清醒的看清了这场邪恶疯狂迫害的原因所在,从而更增强了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在监狱中大法弟子的正念、大法的威严令邪恶们胆寒,无计可施。二零零七年六月结束六年的被非法关押迫害,我回到正法洪流之中。下面,我想就我回来后在如何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等方面,谈谈我的一些体会与做法:

一、讲真相,劝三退

我因遭受中共迫害入狱。从监狱回家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认真系统的将师父所有讲法全部学一遍。久别重逢看着师父的照片泪如雨下,我真切的感受到被迫害那段日子里得不到法的痛苦煎熬,体会到终于能看到法的珍贵,我如饥似渴的读着,每每读着、感受着师父那无比慈悲的语句,感激着师父对弟子的呵护的同时,我都会泪流不止。当我看到后期师父的新经文与各地讲法时,我再也按捺不住坐在家中看书,一种强烈的使命与责任感迫使我必须马上出去救度那等待我已久的、盼望我去告诉他们真相的有缘众生。

其实在这期间国外有同修托国内同修协助让我设法离开国内(可能因我在国内监狱受迫害较严重,以免在国内继续遭到迫害吧)。在此,感谢国外同修对我的关心。但是在我的内心始终没有动出国这颗心,甚至还觉的这样做有一种逃避苦难的感觉。我既然被安排在这里得法,我就有责任立足本地做好三件事,救度这一方众生。

通过学法我悟到,那些曾经与我一同学习、生活、工作、甚至一切所遇见过的人都是与我有很大缘份的人,也都是我应该去讲真相救度的对象。而我要是走了,他们怎么办?这是我的责任。于是,我以曾经在基层工作多年同居民交往中建立的良好印象,逐户上门拜访,讲真相做三退,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真相与我在中共监狱里的亲身被迫害经历。最近,又将曾经亲身经历过的监狱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真相揭露上网,并印发给他们,让人们真实的看到、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与善良,同时让他们通过了解真相看清邪恶的残暴与末日败象。

我所遇到的只要是听真相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愿意接受、认同大法并三退。平时尽量不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我平日坐车、走路、办事,或在节假日、喜庆等等,对来不及或因其他原因暂时没讲到的人就心发一愿,清除他背后干扰他明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以后让他能有缘遇上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得救度。

在讲真相的过程当中,我基本上采取面对面单独顺着对方的兴趣進行,与对方一接触就开始发正念,清理干扰他明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并以微笑平和的目光注视对方发正念,对方还以为我在耐心倾听他的诉说,然后机智恰到好处的接过或打断他的话,针对他提出的问题告诉他真相,除了小孩子外,一般对他人采取这种方式,效果也挺好。

由于我家住在路边,我在家开了一个理发店,平日来理发的、过路的、上下班的、做生意的、搞卫生的、甚至于要饭的,只要他有缘走進来,我就先发正念,请师父帮助,一定要让他三退把他救了。事后,这些人都会带着送给他的护身符很感激的离开。但是,有时时间有限,最快的一至二分钟劝退一个。

记的有一次遇上一位大姐推着一辆装满菜的三轮车正费劲的上坡,我忙去帮她推,同时心想我要救她。她很感激的对我说:“谢谢你。”我说:“不用谢。能帮你是我们的缘份。”然后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造谣诬陷的。眼看着坡马上快要过了,我赶紧对她讲:“你入过团吗?”她讲:“没有,只入过少先队。”我告诉她现在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您从心里把它退掉吧。我又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很乐意的告诉了我,将少先队退掉了。

还有一次,同修送给我一小把大蒜,我将它夹在自行车上赶着回家。突然,一辆摩托车从身边闪过,车主朝我喊一句:“你的大蒜哪里买的?”我随口大声叫住他:“您要吗?”他一听这话马上将车停了下来等我追上来,我心发一念:“我要救他。”我边取大蒜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与生命,让他在大法中得救度。他告诉我家里来客人了,跑了一大圈都没有买到大蒜。我说这是别人送我的,那我就转送给你吧。他讲你真好,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说:“是吗?”我赶紧说:“既然我们遇上就是缘份。哎,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是团员吗?”他回答说:“是。”我又问:“那您是党员吗?”他依然干脆的回答我:“是。”我说:“听说过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吗?赶紧从心里退出来保平安的。”他很爽快的回答我:“好。”然后我问了他的名字,送给了他一个护身符,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九个字。他高兴的答应着骑车走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内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谢谢师父呵护帮助我!又让一个生命得救了。”心想一把大蒜救一条命,还真划得来哎。

在师父的呵护下,对我地政府部门各类人员、派出所的所长及教导员、专门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干警(全家人),镇司法办、“610”专干、社区、城管、以及各企事业单位负责人与离退休干部,我用各种方式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三退。在这个人世间无论他地位多低,也无论其职位多高,都是我们应去救度的对象,包括公、检、法、司、“610”等这些部门的专职人员,我们如不放下怕心去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就会在权势的压力面前为了个人的名利在谎言的欺骗与恐惧下无知的迫害大法弟子与众生,对大法犯罪。相反,我们只要用心的、真正拿出我们的慈悲无私无畏的告诉他们真相,真正为他好,人是有他明白的一面的,他本性的一面会因你的无私慈悲与宽容心存感激的。

总之,只要我们设身处地为他好,放下人心,用心去做,真心对他,对方是会感受得到的。

二、向内找,在法中升华

记得刚从监狱回来不久,有同修讲在监狱受到迫害是一种耻辱。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认为怎么会这样,我为了维护法,在里面反迫害,被邪恶残酷折磨却是一种耻辱……。通过认真学法,细心体悟,向内找,发现自己虽然这些年在监狱反迫害揭露邪恶,别人认为怎样的不错、了不起,其实我都是带着一颗人心,用人的办法在维护法,尽管有时也用正念,但多数情况下更多的时候,却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争斗心、好胜心、显示心、爱面子的心……,我现在体悟到,很多难是因自己正念不足,人心所致招来的。如果不是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我可能走不到今天。通过向内找提高上来后,我能理解同修这句话所体现的内涵。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就应该及时在法中归正。所以回到家后我一改往日在监狱的心态与语气,平等、慈悲的善待一切众生,包括参与迫害我的各类人员。

记的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610”办一行人带领政府司法、派出所的人员来到我家,了解我的情况。吃饭间,在“610”主任的一番话后,我平静、祥和的微笑着对他说:“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们自己。”接着又告诉他,我师父讲“众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精進要旨》〈定论〉)他瞪大眼睛看着我,全桌十多人没有一个人吭声。最后在派出所的干警说“吃菜”声中苏醒,我深知是师父的法即大法的威力在那一刻震撼着他的本性。无论来的都是谁,我都会在他们走时送上一句:“真心为您好,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祝愿您与您的家人平安幸福,有个美好的未来。”绝大多数人都能心存感激回敬一句或微笑点头示意。对照法用心去做,真正拿出我们的善心来,放下人心,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三、整体配合,帮助同修闯难关

前不久,在我地发生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情,一位老年男同修由于色欲心不去,放纵自己偷看黄色录像差点一命呜呼。后来,大家通过帮助他学法向内找,曝光执著了解到,该同修在出事前三天偷偷接收了别人送给他的一张票,看了几个小时的黄色录像,同时还留恋年轻时的初恋对象,并且因帮她三退去她家过了一个夜。由于有这些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它们的操控下,使的执著心日渐加强、膨胀、放大,最后给自己的修炼人为的造成了障碍和麻烦。

事情发生在二个多月前,该同修突然没来参加集体学法(该同修离学法点较远)。同修们到处打听他的下落,恐遭中共当局绑架迫害,九天后才打听到他已住院。当我们赶到医院看到他时,他插着氧气做着心脏与血压测试,手被捆住,睡着了。看看床头挂着的卡片上写着脑出血、高血压二百多、糖尿病……。我想这位同修平时讲真相、做三退做的那么好,每次三退名单那么多,怎么会突然这样了呢?同修们也都一个个迷惑不解。

该同修原是一位公安干警,工作了四十年,由于修炼大法被单位开除退休金也没有,靠着他过去的一点积蓄生活。快七十岁的人了,克服着各种困难起早摸黑在外面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劝三退,协助有些地方成立学法小组。一般说来,在当前这种救人的紧迫情况下,同修有点小漏,师父都会点化呵护着,给我们悟的机会,如果不是大漏绝对不会让他出现他当时的那种状态。

看着眼前的他,我的心很沉重,作为一个协调人,我该怎么样来处理这件摆在我眼前的一大难题。我心里求师父,请师父帮帮弟子,他不能这样子。当我们叫醒他时,他已不认识我们,就连他儿子儿媳都不认识,我们对他发一阵正念后,我问他你还记的李洪志师父吗?还记的背《论语》吗?他微微点了点头。于是,我带着他一起背《论语》,惊奇的是尽管他口齿不很清,但都能从头至尾随着一起背完。突然,我们发现他那左边不能动弹失去了知觉的手能稍稍的动弹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此后,我们马上协调本市同修发正念。第二天,他的脚能动了,手也能握紧也能松开了。在那护理他的人讲:平常每晚都吵的他一刻都睡不了,自从你们昨天来后,昨晚我总算睡了一晚好觉“没有吵”。同时我也坚持每天跑医院陪他学法、发正念。

由于要二千多元一天的医疗费用,在这之前住了十多天也不见起色,而且高血压达二百多又诊断出脑出血,医生讲再治维持治疗到最后也只能是这样。他的儿子也感到无助,力不从心,自己也病了。我们同他儿子协商,能否将他父亲交给我们护理,护理期间不用他负担任何费用,只需他协助找一个地方住下来。可是,他及他所有的亲戚都不愿接受他父亲,都怕死在家里不吉利。在这种情况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找到一个同修家里将他安顿下来,他儿子自送他去同修家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整个半个多月的时间,全都是大法弟子协调安排。同修们每日在不影响做三件事的同时去轮流护理、学法、发正念,一切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对待他,他的身体各方面也在法中一天天恢复着。由于他大、小便失禁,常常是刚换洗完后又弄脏了又要换洗,加之我们这边男同修又少,他的身体又较肥胖,有时全都是女同修照顾,但是大家放下一切人的观念,全心的耐心帮助做着一切。我们想到他修炼中的漏也是我们整体的责任,我们应该帮助他尽快恢复提高上来,整体认识到我们修炼中的不足。

半个月后,他各方面开始恢复正常。我们将他儿子找来,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为了不影响同修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我们找他儿子商量,他儿子将他接走后安置在一家福利院。每天有同修去陪他学法、发正念,他儿子也将他的书与炼功碟拿去院里,在那里他自己看法,做一些能够做到位的炼功动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能站起来了。现在已经能够松开走步了。这一切是师父的慈悲,他自己的正念,同修们共同整体协调配合,正念正行发挥作用的结果。

如今,他的家人与各方亲戚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为他所做的一切。他所居住的福利院的所有护理工作人员也都亲眼共同见证了他在那里除了看那本《转法轮》、背《洪吟》,做一些简单的炼功动作外,没有吃一粒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下地走路了。他也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着大法,向他身边的护理人员讲真相。现在那一层楼工作的护理人员基本都三退了,看到我们胸前自己戴的护身符,护理人员主动找我们拿取。有时当他睡着后,她们就将他看的书和新经文偷偷拿去看后再将他们送回来。我们还将神韵晚会光盘送去给她们看。每次当我们去到那里,大伙都一个个笑脸相迎,主动与我们打招呼。其实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们的动力与信心,给了同修第二次生命,也给了有缘众生了解真相,在法中得救的珍贵机会。

作为一个走过风风雨雨,经历了十多年修炼的弟子,能走到今天,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我应该懂的自己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与肩负的神圣历史使命。在这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在复杂的当前社会,都应站在法的基点上,明晰法理。学法中我悟到,现在是我们应该放下一切、荡尽妄念的时候了,我们能不能放下人心,走过当前,也就是我们能不能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自己世界的众生负责,不负师恩!不负师尊的慈悲与苦度!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伟大称号!

以上是个人所在层次中所悟,如有不妥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