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看到明慧网上有青年同修拿起笔交流自己的各种修炼状态以及交流在修炼中存在各种的问题的文章,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太需要这种交流了。很多青年同修得法不是因为去病、是因为家里父母修炼营造了很好的修炼环境,在师父的召唤下,慢慢走進了大法。青年同修在修炼上走的是和老年同修不一样的心路历程。下面说说我自己,和同修交流一下。

一、得法

94年底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妈妈是名教师,得法前身体很差,夏天吹风都要感冒,一年到头都在吃药,吃药像吃饭一样,一把一把的,看着都心疼。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妈妈开始接触气功,几年下来东练练西练练也没什么作用,直到有缘碰到法轮大法。得法后妈妈的身体变好了,脸色红润,精神也很好,每天上四、五节课加上晚自习也不觉得累。当时全家人都觉得很欣慰,很神奇,于是在妈妈的鼓励下爸爸也加入了大法的队伍。

在父母的耳濡目染和好奇心下,九八年的一天我终于拿起了法轮大法的书,开始只想当闲书看,越看越触动,好象尘封的什么东西被狠狠地碰撞了,我不停的流泪,那一刻开始我决定要学法炼功。

第一次炼法轮桩法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小腹旋转的法轮……接下来的日子我感觉身轻如燕,人生之路豁然明朗,真是登法船悠悠,心情非常愉快。那阵晚上做梦的时候常常梦见自己一跃起空,河流山川的自由飞翔,那种感受很奇妙,很真实。随后我踏入社会,有了自己的工作、朋友、同事,我给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妙,告诉他们这是个“法炼人”的功法,人们也很乐意接受。那时真是大法广传的时期,人们奔走相告,每个公园都可以看到非常壮观和谐的炼功场景,人们纷纷诉说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天地变色,中共各种谎言、栽赃、造谣、陷害一夜之间扑向大法,黑白颠倒,邪党用尽世间最恶毒的手段来攻击大法和师父。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第一次反思从小受的是什么教育?这个党是个什么东西?在各种迫害面前,也第一次看到人心是多么容易被带动,颠倒是非、不分黑白。邪党利用生存权、利用人的怕心及各种心来威逼利诱大法弟子写保证书。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们开始走出来讲清真相了,那时资料来源很少,一有点资料时我和爸妈三人就会晚上去贴真相传单、发真相资料,在师父的保护下一切都还顺利。就这样过了几年,在大法弟子的努力下环境终于也一天比一天宽松起来。但这几年邪悟的人也不少,很可惜,正法弟子一定要警惕,邪恶真是无孔不入。

二、情关和结婚

接下来的两年我面对情关,表现的很执着,两年中每天都很挣扎。我去看师父的各种经文,寻找怎么放下这个情,我向外找着各种出口,“向外找,永远也找不到。”我花了两年时间才悟到这点,才开始学会真正向内修,向内找。向内找时,看到是颗超负荷的人心,好胜、争斗、名利、虚荣、占有、色心等等。放下那段情时,心身一下轻松起来。可是人心的反复,有时会勾着人来来去去、反反复复,这就需要自己清醒。

“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师父的话句句是真言,读一次敲打我一次。

年轻大法弟子该不该结婚?怎么面对婚姻生活?相信这也是困扰很多年轻弟子的一个问题,下面讲下我的情况,给青年同修一个借鉴吧。我结婚了,并且还引导我的先生一起学法炼功(但可能我的方式方法有问题,他处于似修非修的状态),但结婚带给我的冲击还是很大,婚姻和想象中不一样,并不是两个人的结合,而是两家人的结合,特别是有了宝宝后,矛盾冲突得很厉害,各种人心无处不在,常常不能以修炼人的心性来处理问题,事后又很自责,感觉真的是人心的关最难过,寂寞无望。那阵感觉很迷惘,很孤独。我用师父的话鼓励自己,同时有爸妈也一直在鼓励我,因为是同修,给了我很多信心,帮我走出了最低谷的两年。现在,我女儿三岁了,我每天睡觉前给她读法,她也可以咿咿呀呀地背一些《论语》的内容了。

所以我觉得青年大法弟子选择结婚要慎重,顺其自然,如果是有结婚的缘份和安排,也要时刻提醒自己,以法来衡量,把握自己的心性。

三、主意识一定要强

现在说说我爸爸,爸爸是个大学教授,94年和妈妈一起得法,因为残酷的文化大革命让他曾经家破人亡(爷爷是地主、我大伯是国民党高官),所以爸爸一直痛恨邪党,但也造成他有更重的怕心。04年爸爸忽然出现很严重的病业关,当时全身忽然肿起来,一直肿到胸口。妈妈鼓励他不要把病业放心上,他坚持打坐炼功,一个星期肿消了,一切正常。05年爸爸忽然脑溢血倒在地上,当时整个脸五官都扭曲了,妈妈在旁边叫他,叫他主意识一定要清醒,请师父救他。十分钟之后,爸醒了,他流下了泪说师父又救了他一命。但这次病业爸的右边身体不再灵活了,右手右脚都不能做大动作,反映也比以前慢了很多,我们知道这些是要他自己去克服的。

三年时间爸爸右边身体一直这样没有好转。三年来,他常炼功的时候睡觉,妈妈曾看见过好多次他睡着的时候副意识飞出来炼功,不断的提醒他,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睡。我们很心疼他这种状态,言语上也常常埋怨他不争气,导致腿总不好。他很着急,有时偷偷吃药,有时甚至去找外面的江湖医生,事后又后悔自己的行为。现在回想起来很自责,也很无奈。

那次爸爸的脚被烫了个大泡,打坐时脚无法盘起来,他就说这几天他不炼功了,他给师父请了十天假。第二天清晨爸爸就在睡梦中昏迷了,因为很多常人的因素我们不得不送他去了医院。爸爸一直在昏迷状态,我给他戴上师父讲法的耳机,希望他主意识能清醒过来,走过这一关,也不停的给他发正念清除。可第七天刚听完师父的讲法爸爸还是走了,我的心痛无以言表。这关是我亲情关,我很久无法平复,现在也算走过来了。老年同修呀,请一定要信师信法,师父说过延续的生命是给用来修炼的,思想一出偏差,邪恶和旧势力就会趁机而上。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已经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心性的提高了,这个是谁也无法代替的。

四、比学比修

妈妈是个坚定的修炼者,很多关她都从容的过了,这个亲情关我很担心她(爸妈感情一直非常好),但她显然比我走得更好。而且她一直在影响着我,提醒着我,鼓励着我。爸爸走后,在妈妈的带领下我们家庭的小资料点做得有声有色。

我负责耗材、技术、制作,帮同修在明慧网上发文章以及在网上发三退名单。妈妈负责发放资料,现在妈妈开始边发资料边面对面讲真相,每天在师父的神奇的指引下妈妈走不同的方向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同时在师父的牵引下很高兴我们也找到了不少同修(还是没找到青年同修),现在每周几个同修都要安排一起学法、炼功。

很遗憾因为上班和家庭生活很忙,我无法参加他们的集体学法和交流,以及像老年同修一样去讲真相劝三退,我每周只有周末两天才能回妈妈那去,处理小资料点的事。发正念也无法保证几个基本的时点,也出现犯困、主意识昏昏沉沉,效果不太好的状态,比起老年同修真的是很汗颜,我会努力的。

我很佩服周围的老年同修,他们很多心性的关看得更透,过得更好,我眼中的他们都在坚定的、风雨无阻的、生死无惧地做着证实大法的事。请青年同修跟上他们的步伐。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