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终于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我和丈夫及父亲都在同一个企业工作。父亲曾经是中共邪党的支部书记,在邪党的洗脑和文革中的经历使父亲对自我保护看的很重。在恶党迫害大法的初期,我和丈夫成了邪党的重点监视人物,使父亲的担心,怕心,生气的心交织在一起听不進去我们的讲真相。而我们对亲人讲真相的重要性认识的也是不够,没有讲清楚真相,使父亲在不明真相中对大法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有一次还因为丈夫讲真相被父亲撵出家门,叫喊着以后不许去他家。

后来我们认识到对家人讲真相的重要性,因此我们不断的用我们的亲身经历从各方面去讲。但是父亲开始不接受,什么修炼啊、神佛啊,还有一些神奇的事情,他为此非常反感。而且不断的阻止我们对外人讲大法的美好,经常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要用鸡蛋去碰石头等等。一次同修来我家,正好父亲也在我家,就往外撵同修,我一着急讲了一些重话,父亲一气之下将大法书抢走烧了。我心里难过极了,知道父亲犯下了严重的错误,会遭报应的。

我认真的严肃的思考自己到底做的是什么事,师父叫我们慈悲世人、救度众生,可我没有对父亲慈悲对待,没有将父亲看成是众生的一员,而是当成自家人,随意的发泄自己的情绪和不满,随意的强迫亲人听自己的,对父亲提出的问题以辩解和强词夺理的心态压制,问题没得到解答却又造成一些误解。父亲后来又说我:“如果我有权就先抓你。”

我对父亲讲:“怪不得邪恶这么猖狂的迫害好人,原来是你们这些糊涂人给惯纵的,自己的亲人不了解吗?您对自己的女儿是什么人不知道吗?怎么会帮邪恶干坏事啊?您教育我们儿女做人要做正直善良的好人,要知恩图报。我得这个大法换来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心情愉快,那么在我的恩人受到诬陷和诽谤时我能为了保全自己而苟且偷生的忘恩负义吗?您知道为什么中共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迫害好人吗?就是因为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不敢支持亲人,不敢为亲人说真话,不敢站出来为亲人主持公道。正义和善良在金钱和利益面前变得一文不值,所以邪恶才敢这么失去理性干坏事。如果有正义的人都站出来,看它还敢这样猖狂吗?”

父亲没说话。但从那以后父亲不再阻止我们,只是告诉我们小心点。

可是一个生命是有思想的,是自己说了算的,不是非要听哪一个人的摆布。为此我和丈夫切磋了我们的做法,知道我们是强为,并不是将道理讲透叫他自己做选择,而是强行叫他改变,这是不对的。我们开始注意改進这方面的做法,比如以前父亲经常叫我们回家吃饭,图的是热热闹闹的。母亲二零零零年去世,父亲从新又组成了家,希望儿女们回去沟通沟通(我的弟弟妹妹们都在外省,只有我一人和父亲住在同一个城市)。但自己总用各种理由将父亲大部份的约请推掉了,因为觉得救人重要,没有时间,却忘记父亲也是需要救度的生命啊。

这次的冲突中我和丈夫看到了我们的不足和缺陷,我们开始安排好时间,就在大礼拜中抽出一天时间回家吃饭。回家吃饭中只要听到父亲说这儿不舒服了,马上告诉说:“爸,你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父亲猛吼道:“别跟我说这个。”我笑了笑,不说什么,下次他再说那儿不舒服了,我又说:“爸,念念法轮大法好,管用的。”这回他不吱声,用鼻子哼了一下。架不住他年纪大,身体不舒服的次数越来越多,所以我不放过他每次的不舒服,就是不厌其烦的告诉他那句话:“念法轮大法好就没事。”最后父亲嗯了一声,同意了我的建议。在和我们住两年以后,他回老家去居住,走时我拿起护身符告诉父亲不论遇到什么危险都要念“法轮大法好”,危难中一定会化险为夷的。他点点头。

父亲因为说过大法不好的话、烧过大法书,也没有退出邪党的组织。二零零五年在老家得了重病——肾癌。后来去了上海弟弟那里治疗,在将要進入手术室了弟弟打电话告诉我今天父亲要动手术,我听了知道自己这时飞去已是不可能的了,就问弟弟父亲能不能接电话,父亲接过电话,我在电话里说”爸,我告诉你的话要记住不断的念啊,给你的要揣在身上,進手术室要不断的念就一定没事的。父亲答应了一声说知道了。父亲很快的顺利做完手术,并三天就下地。病房里的一个年轻人说,您那么大岁数了,怎么恢复的那么快!妹妹对大法也是半信半疑,但不说不好的话。这回父亲的事叫两个妹妹都心服口服的认同了大法好。大妹妹在父亲一出手术室就激动的打电话给我说:“姐,你的那个法轮功真是神奇,咱爸非常顺利。”

从那时起父亲开始转变了。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六年夏天,我请假去上海看父亲,并告诉父亲要发自内心的退出中共的恶党组织,不能再受它的牵连而搭上自己宝贵的生命。一开始时,父亲没有认识到不退出恶党组织的严重性,不但不同意退出,还引以为自豪。我几天里不断的讲:“爸,人的一生最宝贵的是生命,人只有一个父母,妈已经不在了,那时我没有按照我师父讲的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去做,所以母亲的去世对于我来讲是最大的遗憾,现在我知道了天要灭中共,谁加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部份,不退出的话,将来天要灭中共时,不管这个人做没做坏事,都是要随它一同被销毁的,就象一个人,因为内脏坏了要死去,可是胳膊、腿是好的,但同样也得跟着死去,因为它们是一体的。今天我们师父给了世人选择的机会,叫明白的人赶紧退出来,别给邪党当垫背,邪党作恶太多了,您赶紧退出来呀。父亲健康是我们儿女的幸福,我多么希望我的父亲健健康康的生活,我心里踏实。”父亲听了同意退出。从那时起,父亲彻底改变了。

在二零零八年的一次给弟弟的老丈人讲真相时,因对方曾经是邪党的不大不小的官,受邪党蒙蔽的很深,对我讲的很抵触,这时父亲在旁边也讲大法好,对方没有再说什么。要是以往父亲是不敢提的,自从摆脱了邪党的控制,父亲的头脑中已是善良和正直的思维,所以敢说真话了。现在父亲身体非常好。二零零九年父亲夏天回来在这里住了半年时间,在他家每天给我和丈夫俩人做午饭,并说你们每天起的早,中午赶紧吃完饭好睡一会儿。对我们的修炼大法大力支持。

希望所有的世人都明真相,退出党团队,祝愿人人平安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