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与承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曾经看到同修写过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众神在师父面前纷纷立下誓约,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不禁泣不成声。我本性一面深知,我所肩负的责任与承担的使命。我更明白这次“修炼”的不同寻常——是以圆容师尊所要同时放下自我一切为根本的。

我做资料多年,我的资料点在当地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当然这都是因为一些意识不到的人为因素造成的,但事已至此,我也只有放下怕心,加强学法,充实正念,依然做资料如初,并且我也决定一直做下去。我认定,只要证实法需要,我就尽力去做。

有一次,外地同修给我拉来许多台彩喷,叫我修理。我当然愿意,因为这都是大法资源啊!在妻子和儿子的帮助之下,我们将这些机器一一试验,有修理价值的挑出来,实在修理不了的挑出来,然后拆解开,有用的零件分类放置以备以后用。我们知道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的儿子16岁,从小就喜欢弄一些机器之类的,手很灵活,很有分析能力,是从小得法的,心性很好,他拆了大部份的机器,我们东拼西凑,硬是将5、6台报废的机器修好了2台,其余全部拆解。

修机器的过程确实使我们受益良多,我们由迷惑到清楚的知道故障所在,由急躁变为耐心,由一头雾水变为自信满怀。刚开始,看到有的机器的状况,我不禁产生了怨心,怎么把机器用成这样?又脏又破,怎么这么不珍惜呢?但转念又一想,这不对呀!不应该怨同修,境界不同嘛!他或许没意识到呢?

我一直负责本地十余个资料点的技术工作,耗材分配和资料的协调,我在力所不及时,师父都会安排外地有技术能力的同修帮我,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相信一点,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什么也难不倒我们,因为我们是大法之徒,走的是最正的路。这些年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奔走于各个资料点之间,传授技术,修机器。一次冬天,道路被冰雪覆盖,同修机器坏了,找我去,天黑路滑,我骑摩托怎么去呀!但又一想,我是谁呀!大法弟子呀!无所畏惧呀!妻子说别去了,这路可滑了。我说:“没事。”出门骑车就走。路上一个车也没有,因为路太滑了,但是我一路平平稳稳的到了目地地,没一点事,一路上我想:这不就是修炼吗?如果不来,就错过了一次提高的机会,也会使当地正法進程受阻!这不能逃避。

在教技术的过程中,我的心性确实也得到了很大的魔炼。比如有的同修啥也不会,你教她时,她不仅语言很硬,更是不虚心一点。当时,我的心里也是浮动,但事后一想,这不是去我的面子心、虚荣、自以为是的心吗?以后再遇到这同修,我往往都是不为所动,尽力教会她。

有的同修常人心较重,不能用心做资料,陷入情中,导致机器总坏,坏了就找到我,自己一点也不弄,我当时就总是指责他们,但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向外修了吗?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现象啊!不也有我修的吗?我从此不计不怨,机器坏了我就修理,并且引导她们也参与,就从她们角度,想她们的境遇,我也没有了气。她们也变了,有的同修以前乱糟糟的资料点变得井然有序,有的同修开始弄会许多技术难题(有的我都不会),有的同修在资料点用心了。

这几年,本地几个点有的基本成熟了,都能供应当地同修所需资料,但也有的同修确实掉了下去,不做资料,开始打麻将,关难不断,很令人痛心。

去年,协调人跟我说,再送耗材放我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从此我又负责起了耗材,我一直合理安排好我的时间,由于工作单位较清闲,我在单位那里有整块时间学法,回到家做事,几年来一直如此。我做什么都游刃有余,得心应手,要什么有什么,很顺利的证实大法。我们当地的环境也开创的很好,我们一般都是整体发放小册子,每次一万多本,每年大约发放4-5次。平时,大家都主动去面对面讲真相

学法学的多就是我们一切证法事宜的最好保障。这些年来,我深深领悟这一点,我在单位学法很多(并不影响工作),并且保持每天都如此。

这些年,我深深明白,我们无论负责哪一种证实法项目,都要做好它,因为它就是我们的修炼,这就是我们此生的目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