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已有一年的时间了,从一个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懵懵懂懂,到现在的日趋成熟,这期间我的思想深处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里有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还有身边同修无私的帮助。

刚回来的时候,有经验的同修就把我们这些后回来的组织在一起学法,一周一次。但是即使如此,我对正法还是认识不足,法学的还是不够,却自以为已掌握了很多,急着做事,自己打印真相小册子往出发。晚上往往是摆了一屋子打印完的、未打印完的、装订的、未装订的资料,那种急于弥补的心和不注意安全的心态,惹的当时还不太理解的母亲非常生气。我当时还自私的认为是母亲念不正,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利用母亲的表现,让我清醒。我当时并没悟到,只是背着母亲做。

第二次出现的麻烦是,我在家带了几个大法小弟子学法,每周一次。开始的时候两三个孩子,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人来了高兴,人不来觉的他们没悟性,也在找自己,但是想尽快发挥作用的心蒙住了一切。后来孩子一下增加到六个,我挺高兴,没等适应过来,又增加到十个,最多到十二、三个。我一下就乱了方寸。孩子们很闹,男孩、女孩都那么淘气,家长们又对这个地方充满期盼。虽然一周只一天,但一天下来,我整个人就快虚脱了。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想法翻江倒海一样,连续两次带班时都累吐了。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又找不到原因,又不想停下来。最后我们临时向同修借来的送孩子们回家的车在我家楼下丢失,才意识到必须得停了。停下之后开始静心学法和发正念清理,再就是找自己。我们相关的知道这件事的所有同修都找自己的问题。

我看到自身存在很多的不足:学法欠缺的太多,做事太表面化,对如何做好三件事在法理上认识不成熟,以为只要做大法的事,就是在法上了,没意识到要多在法理上弥补,只有真正明白法理,才能指导自己去修、去做。我纠正了一下当时的修炼状态,改为多学法和发正念,不急于做更多的事和影响面大的事,就这样心静了,也不急了。身边同修都在这件事情上提高了认识。一周以后丢失的车奇迹般的找回来了。

过年前后,学法组因为一些原因停下来,我开始接触家附近的同修,参加他们的学法。这时,开始传播神韵晚会的光盘,我开始平稳的学技术,制作光盘,将一张张精美的光盘传递到众生手中。

可是突然有一天,丈夫(同修)原来单位的老板(同修)被警察带走了,没有消息。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所以感到迫害这事离自己很近。到了晚上,被带走的同修回来了。可是却上了警察的当,把丈夫的姓名和手机号留给对方。我当时这心七上八下。同修们一遍遍的给我讲他们是怎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次次走过来的经历,我的心稳多了。同修们不管离我多远,都半天半天的帮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看着同修关切的眼神,我心里对着师父和同修说:“放心吧,我一定要闯过去。”同时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有做点事就张扬张扬,显示显示的心。出了事又害怕,还是有人心。师父就是让我彻底去掉做事心,要符合法,提高上来。就在这次和同修集体发正念的过程中,一个业力构成的假我被师父清理掉了。我才明白,由于我有漏,被不好的东西带着走,还不自知,虽然做着证实大法的事,可并没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是最可怕的。

五月十三日,我们原来在一起学法的同修又聚到一起,再一次聆听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从那天开始,我们突破重重阻力,恢复了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我把这叫做大组学法(其实人数并不多),家附近的叫小组学法。

参加大组学法的都是以前的辅导员,彼此熟悉,对法的认识比较一致。小组学法的同修都是刚认识的,对法认识上差异很大。记得在小弟子学法停下之后,小组里一位男同修曾大声斥责我,那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虽然我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对这个小组有些抵触。勉强去一次,发困,没精神,一上午的学法坚持不下来。等到第三次去,我发现自己不困了,一个上午学下来,也不累了。突然意识到集体学法的场确实不一样,能快速的使人提高,改变不正确状态。

自己和小组同修对法的认识上始终存在分歧。我觉的他们不在法理上提高,他们认为我光说不去做。在一次次的思想交锋过程中,我尝试着扭转自己,接受他们的思想去做。在改变自己的过程中,确实看到自身很多不足:刚回到修炼中不久,正念不足,很多事情没经历过,同修是在正法中风风雨雨走过十年,我是在被邪恶蒙蔽下放任了近十年,在观念上,在对法的认识上存在太大的差距。归正自己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完成的,这要有一个过程。不是别人理解不了我,而是我理解不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状态。看到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后,就能仔细的听同修在谈体会时的心得并与自己对照,认真的接受同修给自己提出的建议,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当中,提高着对法的认识。同时也能够比较冷静的做证实大法的事了。

前些日子,附近一位同修忽然大量要神韵光盘,总是不够,让我多做,再多做,给我很大压力。同修能放下生死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碟救人,很令我钦佩。因为经常接触比较了解,觉得同修忙于做事,忽视在法理上的提高也是很危险的。在和她切磋没有效果之后,我左思右想决定在这件事上不配合她们。同时在大组学法时谈了此事。大家有的为那个同修只做事不在法上提高着急的,有的认为是我承受不住了。认为我承受不住的那位同修给我讲了最近一次学法时,她悟到:整个宇宙空间的布局严密的无法形容,生命的存在方式既相互联系,又有各自承担的一份儿,同时包含着对相互联系的对方也有责任和义务,而且是完全为了别人而存在。如果自己承担的一份没做好,会给相关联的其他生命带来负担,会影响到相关局部。体现在常人社会这,就是每个修炼人都有自己承包的一份责任,需要我们相互协调配合,共同完成好。当时我没理解是什么意思。

晚上做梦,梦见那位同修给我送的物理题,我嫌难,没做。醒来后就想什么理我没悟呢?琢磨着同修讲的话,我忽然想到人体的细胞,当有病毒侵入时,人体中的白细胞第一时间就把病毒围住,消灭,它们不都是那样的为了整体而存在着吗?我明白了,未来宇宙中的生命也就是那样的存在,无私无我,互相补充,无条件配合,完全为了别人活着。这不就是我要修出来的吗!这时又收到此同修为减轻我的负担托人送来刻好的光盘,同修无私的补充配合,让我心里充满感激。“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找到自己的症结,认识提高了之后,我从新安排了时间,把刻碟当成生活中的一部份,不感觉压力那么大了,也没有耽误救人的事。

刚刚安排好了这件事,紧接着就听到身边某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我很自责,当时就觉的她状态不好,想劝,也劝过,没有效果,想到自己也修的不好,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坚持,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没想到她出事了。在通知同修们的时候,看到经常管我要碟的同修疲劳的面容,每天忙于做事的状态,心里隐隐的感到不安。我希望能够帮助她认识到不足,提高上来,不要重蹈覆辙。我约她参加大组学法,大家针对她的状态,和她对法认识不足的部份進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切磋,在切磋的过程中我们找自己,举例子,方方面面的谈。最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忙于做事,忽视了学法,自己可能真的有问题了,这就是师父在叫大家帮助她提高。她说这两天要多学法。

又隔了两天,见到她,她对我说:“多亏那天和你们一起切磋,这两天又有两个忙于做事的同修出事了,现在想想,真为以前忙于做事学法少的状态感到后怕。”由于她认识到了,不再被钻空子,像机器一样机械的运转了。她能清醒,也是因为同修们那种能为别人负责的真正的帮助。我体会到这也是救人,能够站在法上,理智的救度众生,也是我们逐渐走向成熟的表现。

我结婚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一套住房,因为中共的迫害,我们流离失所,母亲拿钱又替我们买了一套住房,并答应说等原来房子拆迁有了钱,我们只要把买房子的钱还她就行,其余的归我们支配。就在我们走回大法修炼的同年,房子拆迁了,扣下房款后还剩不少,母亲变卦了,不给我们了,我体谅她。可是正法救人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人的情困扰着我。当我明白了无私无我,完全为了别人活着的理之后,回想此事,心中豁然明了:自己没有站在正法的角度看问题,而是站在常人角度看问题。站在正法角度,人的承诺就要兑现,这是理,在人这已被破坏了,现在的人随便发誓,不顾结果,不怕遭报,我有责任纠正不正的。我放下怕母亲伤心,怕她认为炼功人贪财,怕说不好反而影响她对大法的认识的心,直接对她讲了为什么要把钱还我的道理。母亲没吱声,也没表态,但我想我做了应该做的,为她负责,就把这事放下了。第三天,母亲递给我一个口袋,里面装着现金和存折,她把该给我的都给我了。我为她正确的选择高兴。困扰了一年的问题在几天之内解开,这是法的力量,我悟到身为大法弟子应该主动去证实法,主动去开创。

稿子写到这本该结尾了,这些天脑海中都在总结这一年的修炼经历。就在今天早上,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师父让我们每个人都是辅导员,协调人。我认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修了吗?遇事只想个人委屈,总是站在“我不行、我是后回来”的角度去对待法对自己需要提高的要求,没有按照法的要求直接站在全局,很成熟的去看问题,所以总是在对法的认识上和同修磨来磨去,没认识到这么伟大的一部法,对我们要求本身就高,法需要我们比一般修炼人有更大的包容心,更强的忍耐力,更宽广的胸怀。能从大局出发,真正起到统领全局的作用。

这一年中我经历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为使我达到标准的苦心安排,是我没有悟到。只有在法中修,在法理上升华,才能破迷,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达到我们修炼的最终的目标,才能看到这亘古久远的宇宙中那永世不变的最终的理最终的法是什么。写出这一年的修炼心得,微不足道,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