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我想做的”到“做大法需要我做的”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从“做我想做的”到“做大法需要我做的”的转变过程,是从走自己的路到形成整体的过程。

回顾走过的路,这几年虽然忙忙活活,事也做了不少,但是现在看来都没离开一个“我”。争斗心,争强心,显示心,喜欢高人一等的证实自我的心掺杂其中。比如:做自己喜欢的项目,把投入资金和做事的多少看的很重,做事是怕自己的修炼落下,怕失去走自己路的机会,怕失去创立威德的机会,无形中事虽做了不少但实际上并没有在法上提高,自我不但没修去反而不断膨胀,甚至抱着一颗肮脏的求功德的心在向大法索取,而不是为了圆容大法的需要而真正无私的付出。由此也导致了常人空间场表现出来的矛盾:比如为“保证数量”,做出来的资料太多给同修造成压力,同时造成资料点被很多人知道而不得不转移;由于执著资金的投入量而没有平衡好家庭的关系造成家人的不理解,等等。

对于这顽固的自我执著,起初意识到它的存在,但由于在法理上认识的不清楚而无法去掉。后来感到越来越不对劲,直到最近学法时才豁然明白: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证实的是法的威德,而不是个人的能力。个人的一切都从法中得来,个体的一切表现应该是法的特性的展现而不是所谓个人能力的展现。一切来源于法,一切都为了证实法,为了维护法。因此做任何事情,基点首先摆正:证实的是法,不是自己,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要做好什么。

以前总怕失去创立威德的机会,现在明确:我是大法的一个组成粒子,这是自己份内的事,自己的事,哪有自己为自己做点什么还要求什么功劳的说法!以前总有争强心:感到比别人做的多,付出的资金多,感觉高人一等甚至对别人瞧不起,现在明白: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像一个大家庭里的兄弟姐妹,每个人的特长不同,环境不同,生命特点不同,修炼的路不同,大家是在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做同一件事,我不能在自我的带动下自己为自己跟同修制造间隔,脱离整体。

以前做资料时大包大揽,不愿意放手让别人也做,生怕失去了采用自己办法的机会,这几天看神韵晚会的群舞节目,看到为了变换队形,有的演员就要在节目中间暂时退到幕后,等节目最后再出来形成一个整体的造型,这给我很大启悟:不是你一直在台上,一直在领舞的位置,你比别人做得多才能建立威德,不执著于自己,按照大法整体的需要,无条件的配合,能屈能伸,能主能从,能上能下,能做能不做,只要大法需要,无所不能。在心里,没有一丝自我,只有大法整体的需要,只有全宇宙的利益,这样的心才是纯净的,做的事才是真正神圣的。

整体的观念一强,发现看问题的方式与以前有了很多差别,之前看《明慧周刊》开始的几页海外证实法和各地迫害案例总是划过,现在再也不觉的那与自己无关了,而是深深的感到,那也是我要做的事。于是用正念加持海外同修所做的各个证实法的项目,用正念解体邪恶对不管哪个地区的任何一个同修的干扰与迫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管海外的还是大陆的项目都是证实大法的项目,就是我们每个人的项目。有些项目虽然我的肉身无法参与,但是我可以用正念去加持,使它更完美。在旧势力的邪恶参与中,大法也是被作为一个整体来考验的,我们不能用人心来自己划分区域,制造间隔,而是要认识到不管对哪个地区哪个同修的干扰与迫害,都是对法的破坏,都是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就都来正念解体它。

学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我个人的体悟是,正法進程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以前是每个大法弟子走出自己的路的阶段,而现在,走自己的路的阶段已经画上一个句号,最后必须要形成一个整体了。说的严重一点,如果自我想法太强,又不愿放弃,那么在正法中起到的干扰作用与旧势力是没什么两样的,旧势力不就是想把它们认为最好的强加到正法中来吗?所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不去执著于自己的想法,正念配合整体要求,哪里有不足默默地去圆容,那么我们的整体就无漏,力量就大,救人更多。这是正法的要求,是新宇宙为他、为公的特性的要求。

说到有意无意的把师父要的给打了折扣、干扰了正法的问题,我是这样认识的:我们必须明确,现在的历史是为正法存在的,师父要的师父说的就是正法的要求,就是最好的,我们只管完全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可以了。要完全成为新宇宙的一个粒子,必须做到与师父所要的,所说的“一模一样”才行。这个做到“一模一样”的过程,恰恰就是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去掉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就是不断放弃自我、突破愚见的过程,就是同化真善忍新宇宙法理的过程。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