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救人”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这几年(尤其是進入二零一零年),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中国大陆,异常天气、重大地质灾害频频发生,并且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灾害的规模越来越大。大家都感到了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救人的急迫、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

在重大事件中,我们应持什么心态,如何做,每个同修的认识会有所不同,只要我们做事的基点是基于对法的理解,心想的是救人,应该说我们一般做的都不会错。并且随着我们不断的学法,我们的认识会不断的提高,救人的事也会越做越好。

在大的灾害(尤指天灾)降临之时,有的同修想到发正念不让它发生,因为出发点是为救人,应该说心是好的,但结果通常不能如愿,因为该发生的事就会发生。那些大的天象的变化(如灾害频频)其因由是我们现在还不能看到的。

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讲过一个佛教故事:“释迦牟尼的家乡满城的人都将要被洪水淹没,满城的人都会死掉。后来呢,释迦牟尼十大弟子中有一个弟子施展他的神通,把满城的人都抓在手里,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这些人都象催了眠一样不知道。他以为这些人都在他的手里不会死掉了。那个大水照常发,城都淹没了。第二天早上,他说这下没有问题了,城虽然被水淹没了,人没有问题了,这时他把他的手打开一看,这满城的人全都化成灰烬了。因为他的修炼层次是有限的,比他更微观,更庞大的神在他不知不觉中,就象我讲的那个分子和大分子和小分子之间的关系一样,他只能是在他这个境界中施展神通,那超越他境界的神做什么,他还不知道。”

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有弟子请师父谈谈当前世界上出现的各种自然灾害与正法進程之间的关系时,师父说:“大家看看现在社会这么复杂,人心变的这么不好,人类的道德行为这么不好,它能没有难吗?肯定会有难的。这还不完全是针对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来的,人的业本身也越来越大。当然其中也有针对大法的态度的因素在里面。再有就是发生灾难的地区都是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在中国大陆都是迫害大法弟子严重的地区。”

我理解随着正法洪势越来越接近人这儿,这种异常的天象只会越来越多。当今世上的人平时被名、利、情所迷所累,很多人听闻了救人的真相也觉的与己无关,但在性命攸关之时,眼看着多年拼搏获得的物质财富瞬间失去,常会感到世事的无常,進而思考生命的意义(就象常人常在得病之后才知道健康重要一样)。所以我理解此时我们发正念不是要阻止事情的发生,而是在这天警世人的时刻,利用发生在眼前的事讲真相,启悟世人的善念良知,使这个生命真正得救。

我通常是从以下几个方面讲起:

提醒世人想想:事发之前一刻,多少人还计划满满,哪知下一刻已不在人世。启悟人们思考“什么对人才是最重要的”。

人算不如天算,人不能胜天。天灾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人从来没有战胜过天。天地间的人只能敬畏天地神明才能得到神的护佑。(揭其邪党“战天斗地”的狂妄、“无神论”的邪恶)

人心不好了,人的业力大了,灾难必然多(造业就得还业)。近年来动辄就是“上百年未遇的……”、“有气象记录以来之最……”的灾害是中共战天斗地反人类的必然结果。对“真、善、忍”的迫害(在恶党对大法迫害中,世人有的充当打手、有的落井下石、有的充当看客、有的认为与己无关而漠然处之、有的为了所谓的“经济利益”而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尽管可能是违心的)、……)必然导致“假、恶、暴”盛行,最终使人赖以生存的环境彻底被破坏,包括硬环境(大自然被毁坏)、软环境(人心善恶标准的缺失、道德的沦丧)。那么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也必然深受其害(善恶有报的理)。

常听人问:“不是说‘善恶有报’吗,为什么受灾的多是偏远地区,死的多是普通百姓(特别是藏区那些淳朴、善良、信佛的藏民)。怎么不发生在邪恶的中心,多死些作恶的坏人?”我是这样想的:灾难中离去的人,如果是坏人一定就是遭恶报了。如果是好人,他(她)的离去就是以这种方式结束这期的生命,在痛苦的偿还了业力之后再接续下一次转生。并且这些好人也以他(她)们的离去,给了那些活着的人一次明白真相的机会,让那些活着的人通过中共在灾害事发前、事发中、事发后的所言所行,识破其骗人的谎言,认清中共“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邪恶本质,促世人与邪党决裂,选择光明与未来。对于首恶份子,不是不报,时候一到,一切必报。现在的时间是留给世人作出抉择选择未来的机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告诉世人:危难之时诚念“法轮大法好”能保命。

以上是自己在现阶段对“救众生于危难中”的一点认识,一定存在很多不足,特别是针对世人疑问的解释,讲的不到位,有很大局限性。写出来也是希望同修给指出不足并谈出同修在不同层次上的理解、认识。让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