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就能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回想起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整个人被腰椎盘脱出症折磨的腿不能动,活不能干;修炼一段时间后,全身病症全无,浑身轻松,精神焕发。当时内心发出一念,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要让更多的人得法受益,从此我便走上了弘法的修炼之路。

一、弘扬大法

我用自行车载上电视机和单放机到七八十里的山沟(有时也坐车)一村一屯的去跟村民讲大法的超常、神奇。晚上便找一户有缘的人家给他们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到炕上地上坐着听师尊讲法的村民,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为他们能有缘得到大法而感动得流泪。

有一次走到一个村子和大家讲大法怎么好,有一个人要赶我走,这时天快黑了,我想我决不能回去,今晚没人留我,我就在柴火堆旁坐一宿,明天再找机会,不能落下这个村子。我便把东西放在柴火堆旁,到小卖店买了根麻花,边吃边在柴火堆旁坐了下来。不多时,一个大娘走到我身边说:“你不回去也不能在这待一宿呀!那你到我们家吧。”我说:“那给你添麻烦了。”

到她家后,我抓住一切机会给她家人讲大法的超常,讲自身修炼的变化。他们听完后说:“那你就放录像吧,我们也听听。”这样几天下来,他们村子有十几人得了法,走上了修炼之路。

就这样,几年下来,我和同修的努力下,周围百余里的沟沟岔岔,大多都有了学法小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同时也感到了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二、跋山涉水讲真相

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讲真相救人。我和同修们不怕苦不怕累,为了让世人有机会看到大法资料,我们常常就是一走就是半夜,或者是一个通宵。一次听同修说在百里外的一个山沟里的人从没见过真相资料,我便和她带上自行车,坐一段路程的汽车后,下了车,将自行车放在草丛里,我们便徒步向目地地走去。由于天太黑,这个山沟又很深很长,我们手扯着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沟的尽头。

刚贴几张粘贴,就看到沟门口有几辆车亮着灯,就听下车的人说:“在哪里了?怎么没看见人?咱们就堵在门口,他们就走不了了。”听到这话,我俩就绕到黑的地方,顺着柴火堆走到中间部位,看到是警车,和我同去的同修年纪小,扯着我说有点怕。这时我的心也不由的害怕起来。我一想,不行!我不能要这怕的物质。想到这,立刻没有了怕的感觉。我对同修说:不怕,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俩退到山坡上坐下来,开始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恶警走了。我们便把带来的三百多份资料逐户的发了出去。这时已是后半夜三四点钟了。为了安全,我们俩钻到苞米地里往回走。出了苞米地,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我们俩毫不犹豫的挽起了裤腿,手拉着手,一步一试的趟了过去。在师父的引领下,我们找到了自行车。我们想天亮前一定要赶回家,便不顾一切的使劲往前骑。

早上六点到了家,发完正念,一下也不想动了。两个大腿根磨破了,火辣辣的疼,心想:“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洪吟二》〈正念正行〉)。想着师父的教导,便一下子爬了起来,洗了洗脸,上班去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的下午,我被一辆客货两用车撞倒在地,当时我骑一辆自行车,由于他的车速很快,又在拐弯处,货车从我的左脚脖子压了过去。自行车当时就“包饺子”了(两头扣在一起了)。由于是下班时间,围了很多人,大家不约而同的哎呀了一声,司机一慌,货车又倒回来,这样我的脚脖子又被压了一遍,围观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说这下可完了。当时我的脑子很清醒,飞快的想到了师父讲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我立刻在心里想没事,有师父在管我,没事的。我便把左脚从货车底下抽出来,慢慢的抬起来,来回转动了几下,竟然真的不疼。我便对围观的人说没事,骨头没事,也不疼。我对司机说:“你不要怕,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不会要你们一分钱,你走吧。”司机千恩万谢并激动的说你要不是修大法的,我今天麻烦可大了,大法救了你,也救了我。知情的许多人都称赞大法的超常。

三、听师父的话,不落下一个同修

有一个同修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的状态,理智不清,由于这个状态,导致她法不能学,活不能干,致使家人和亲属都围着她转。看着她的状态,我想到了师父讲的话,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就想,这是旧势力想毁掉她,决不能让她这样下去。

中午休息的几个小时,我吃一口饭,就赶紧骑车去她家。看着她披着被,蜷缩在炕上,我就厉声对她说:“你是大法弟子,要自己主掌自己。不能按照旧势力的安排走,我要和你一起学法。”并告诉她的亲属:“你们都回去吧,把她交给我,她一定会没事的。”

虽然我的时间很紧,但是我风雨不误,每天和她学三讲《转法轮》,一起发正念。就这样坚持了四十多天,她终于理智起来了。

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学好法,正念足,就能多救人,就能去掉所有的执著,干干净净的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