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在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得法,今年70岁,得法前,睡不着觉,有风湿病,睡不着觉三年多了,花了一万多元也没治好。找常人看,又供佛、又供仙也不好病。那时真不象个人样了,站不住,走路都要倒,心跳的也不行了,头热的直冒火,自己都不想活了,每天晚上吃两次药也不顶用。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了好心人。她也是刚得法不久,她说:“你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佛家大法,还能治病,我炼的时间也不长,但病好了不少。”我一听,心想那就试试吧,我就抱着治病的心走進来了。

大约一年多的时间我的病全都好了。师父把我家全给清理了,我把以前供的东西都处理了,心里亮堂堂的了。

“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宣传,我就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呀?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说不好,我可不相信。”我也没动心,也不看电视、报纸,我还是去甲同修家学法,同修就说:“别人都不敢来了,你还敢来?”我说:“要不学大法,我早没命了,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成立家庭学法小组

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在想:“我也成立个学法小组吧!”就这样我约了几位同修来我家学法,同修之间互相切磋、交流都提高很快。学了一段时间,出现干扰了,儿子、媳妇都不高兴了。有一次儿子就说:“夏天挺热的,在屋里穿的又少,家里总来人也不方便,(孙子上大学又放假)也影响孩子学习。”说了一些我很不高兴的话。当时我也没说什么,就把此事和同修学了,同修们一听,就说:“我们是修炼的人要为常人着想,夏天热,也确实如此。”同修们也就不再来学法了。

在这件事上,我觉得没做好,我就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情况呢?我找到了,我生出欢喜心了,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的欢喜心,一有什么心,干扰就上来,看来很符合常人的事情,常人的理,其实不是这样。

我借机向儿子们多洪法,讲真相,我就找了机会看儿子、媳妇都在家,找话和他们闲聊,我说:“我要是不修大法,能有你现在这个健康的妈妈吗?我的腰摔坏了,没上医院,没吃药,没贴膏药,现在什么事也没有了,不是大法,不是我师父,我能这么快好吗?我瘫在床上,吃、喝、拉、尿的,你们不得伺候我吗?”儿子一听,笑了,“我也没说不让你们学呀?”

现在我家的学法又正常了。我看我认识的几位同修都建立了家庭资料点,看到资料遍地开花,心也着急,我能做点什么呢?资料点很复杂,电脑数码的我也不懂、不会,我就干点容易的吧,同修就帮我买来了一台压模机,同修打印好护身符,我就压模,供给同修们救人做资料用。

向内找 否定迫害

2008年6月份,在家里做饭,滑了一跤,腰就不敢动了,上床下地都得十分钟,拉尿都在床上了,女儿听说后,就给我送来了跌打损伤药,当时我就想我是炼功人,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可能是我哪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我,药也没吃,膏药也没贴,我就仔细的一个事一个事的想,什么事情没做好。突然间就找到了,自己有怕心,原因是一同修在我家学法,她离我家很近,街坊邻居之间都认识(她去北京证实过法)那些天派出所、居委会主任总找她,我想她总上我家来,让邻居们看见可别影响到了我,就不让她来我家学法了。

找到了怕心、私心,没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一有什么事,先把“我”放到前头,多大的私呀,这哪象个修炼的人呢?没有做到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法理明白了,认识也提高了,腰也就不那么疼了。

当天我就出去发资料了,因手里有一些资料,我想:不能放在家里,救人的事不能耽误。炼第四套功法时弯不下腰,我也坚持炼,能弯到什么程度,就弯到什么程度。后来同修们知道了,就帮我发正念、学法,渐渐的也就好了。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如果我把自己当作常人,这么大岁数,肯定会筋断骨折,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讲真相 救众生

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劝三退,多救人。我想师父让做的我就做,我讲真相救人不放过一切可能的机会,亲属结婚,过大寿,为了救人,我都参加。

有一次回老家,嫂子说:你的身体真好,可不象以前那样了,人也年轻了。我说: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可好了,什么病都没了,是我师父、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师父还说:修炼的人对谁都得好,你看我现在身体这么好,我受益很大,这么好的事我能不和你们说吗,你们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照真善忍也做个好人,退出党团队,都会有福报的。家人一听都很高兴的做了三退。

娘家讲完了,我就去婆家讲,他们村与村之间也很近,他们那个小城镇很邪恶的,我大伯哥怕心很大,以前我去过他们那,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都不愿意接受。大伯哥也很不欢迎我去。我想我一定要去救他们,因他家在那是大户,也很有影响。我也想,师父也会帮我给我找机会的。

就在今年清明节,我女儿、儿子开车回家,给祖上扫墓、上坟,说:妈,你也顺便回去看一看吧。我一看还真的来机会了,在这一路上,我就不停的给他们那里发正念。等我到家之后,大伯哥他们很高兴,也很欢迎我,还让多住几天,我想救人急呀,哪有时间呀,我说:我还能走的动,以后我多来几次。这一次很顺利,讲一个,退一个,共退了六十来人。

为了能多救人,我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放资料:小册子、传单、《九评共产党》书,也面对面的讲,有机会也面对面送晚会光盘。开始时也不敢讲,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逐渐的怕心也小了。有一次讲真相劝三退,我一说,这个小伙子就说:大娘,有三退的小册子什么能看到东西吗?正好我包里有劝退党的小册子,我给了他一本,他很高兴,边走边说“谢谢大娘”,他还退了团。我一看众生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呀,就是我做的还不够。

我每天下午多时能讲二十人,少时也讲十来个人,有一次很少,只有二人,但我不灰心,我抱着能讲一个不少,讲一百个也不多的想法,每天如此。在师父的呵护下,跟上正法進程,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坚定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