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从小就体弱多病,长得很瘦小。印象中没有过舒服的时候,中耳炎,消化不良,血压低,缺铁,缺锌,缺钙。头疼脑热更是家常便饭。八岁那年又患上了牛皮癣,全身上下几乎哪都有,不仅奇痒无比,而且也很难看,夏天最热的时候也得穿长衣长裤。看着年幼的我被病痛折磨的不成样子,父母比我还痛苦。妈妈本就身体不好,还要为我操心,所以心情很差,经常和爸爸吵架。各种不幸使我养成了悲观的性格,不知道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小小年纪就隐约有轻生的念头,觉得也许那是一种从痛苦中解脱的方法。

虽然从小接受的是共产党的无神论教育,但我一直相信神佛的存在,冥冥之中好象一直在等待神佛的救度,却又觉得希望太渺茫。就这样我在痛苦和困惑中稀里糊涂的度日。

得法

九八年,我正上小学五年级,一天妈妈在街上遇到一个远房亲戚,她以前身体也非常糟糕,可这次却看起来精神抖擞的,听说妈妈身体不好,就介绍妈妈炼法轮功。因为之前我和妈妈用过很多种类的药物,补品和偏方都没什么显著效果,所以对各类气功比较感兴趣,这次见到这个亲戚变化很大,所以就决定试一试。就这样我们开始学习炼功动作,并开始读大法的书。那时候还小,不懂得深奥的道理,只是觉得法轮功和普通祛病健身的功法不一样,是修佛的。记得有小伙伴和老师知道我炼功,就问我法轮功都可以治什么病,我认真的给她们解释,大法不是用来治病的,是修佛,只要按着法的要求去做,什么病都能好。我好象意识到这部大法就是我一直等待的,神佛真的来救我们全家了。

过心性关

刚刚得法不久,一个同学因为一点小事就用很难听的话骂我,明显是想和我打架。要是以前我绝不会示弱的,肯定早和她打起来了,可一想到我已经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了,师父让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于是强忍着没有理会她,可是委屈得眼泪哗哗流。虽然没有做到坦然心不动,但是懂得不能再用常人滑下来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应该用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只有心性提高才能从人中超脱出去。

重生

当我和妈妈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去提高时,我们的身体开始出现奇妙的变化。几个月的时间内我和妈妈大大小小的病都逐渐痊愈,包括我身上的牛皮癣也好了。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没有病的滋味,那么美妙。我身体健康后开始长高长胖,在两年多的时间大概长高了二十厘米,终于象个正常的孩子,认识我的人都特别惊讶。然而大法带给我们的益处远远不只这些,对妈妈来说,大法解开了她多年的心结。而我,也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很多困惑多年的问题在师父简单的三言两语中得到答案。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道出许多天机,给真正想修炼的人指明了方向。我们身心的巨大变化让家里的每个人充满了希望。从那时候起我相信大法无所不能。

懈怠

由于贪玩和怕吃苦的心,我经常逃避炼功,慢慢的基本放弃修炼,随着年龄增长,受到社会大染缸的污染,变得虚荣,好争斗,象同龄的孩子一样热衷于追求外在美,还喜欢与人争吵,甚至跟人打起来,行为与常人无异。偏离大法后,没有了严格的心性约束,刚开始象是松了绑感觉很自在,可后来渐渐觉得空虚失落,心象是没了根。我感到后悔却无颜再重提修炼。然而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多次点化我,使我又回到修炼的路上。

血雨腥风

就在我走弯路的那段时间里,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发生了。没经历过中共政治运动的我,还以为迫害很快就会停止。然而迫害不断升级,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受到过骚扰和警告。各种媒体开足马力污蔑大法,我当时实在不明白,我们只是炼功做好人而已,对自己对社会都是好事,政府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直到我长大后才渐渐明白,就是因为这部法太正,上亿的大法弟子都按真善忍的标准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对于一个不仅自己无法无天,而且喜欢鼓动群众为非作歹的政府来说,这是不能容忍的。

在这场血腥的迫害中,我家亦未能躲过,父母只因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屡次遭难。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到现在,不是妈被抓,就是爸被绑架,甚至同时被关押。好好的家庭就这样被拆的四分五裂,给我们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讲真相

中共一直用舆论造假为迫害找借口,不给法轮功学员任何解释的机会。很多不甚了解法轮功的人被蒙骗。法轮功不该承受这样的不白之冤,而世人也应该有了解真相的权利。于是大法弟子只能冒着生命危险去跟世人讲真相,发传单。法轮功绝不参与政治,这是师父一再告诫我们的。揭露中共,是因为它的确作恶多端,天理不容。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始终不肯对这些罪行的指控作出回应,而是极力回避和封锁。法轮功没有任何秘密,所有的书籍和最新动态都可以在明慧网上看到。有的人不理解大法弟子,说法轮功给你们多少钱啊你们这么卖力?我只能说,如果是为了钱,那给多少钱我们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相反,大法弟子要自己拿钱去印制资料,经常是长途跋涉的发到每家每户,无论严寒酷暑。而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

结语

如今法轮大法已经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我也已经从当年刚得法时的小孩子长为一个成年人。然而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仍在继续。每当看到海外大法弟子捧着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遗像呼吁制止迫害时,我都觉得很难受。这是人类的耻辱。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对善的渴望,世人终将识破中共拙劣的谎言,看到大法的美好,因为乌云遮不住太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