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做好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六日得法的,当时自己身患多种疾病,慢性肾盂肾炎,腰椎盘突出,胃炎等,尤其患慢性肾盂肾炎十六年,本地和北京大医院都看遍了,治不好,身体虚弱到拿三斤重的东西上楼都费劲,三伏天不能穿裙子,不能吹电扇,只好提前退休在家熬日子。

就在我对生活失去信心时,我喜得大法,仅一个多月时间,师尊为我净化身体,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使我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丈夫和亲属都非常高兴,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的亲属还得了法,成为大法弟子。

我得法后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做,处处为别人着想,尤其我丈夫亲戚家属有的生活困难我都尽力相助,他两个姐姐做手术我都去陪床。在我母亲病重期间我和妹妹(同修)在医院白天黑夜陪一个多月,身体还特别好。亲戚们都说大法好。

進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中共邪党利用全国的一切宣传工具鼓噪,造谣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四二五我去中南海上访,家里亲戚从北京打电话说以后不要出去,七二零我姐姐(同修)来京上访,家里亲戚知道了,吓坏了,说共产邪党要下狠手迫害,谁也救不了你们还株连亲戚等等。我丈夫天性胆小,刚得法不久,吓的不敢炼了。那段时间我和同修接触也很少。

二零零零年十月,听同修说要去天安门证实法。在没听到消息之前我和丈夫决定去旅游,机票买好了,旅馆都定好了。当时我想是大法救了我,在大法受迫害、师父被诽谤的时候,我不能去旅游,要去天安门证实法。后来我跟丈夫说我不想去厦门了,把他气坏了,他第一次对我发火摔东西,只好自己去旅游了。

我和同修去了天安门广场上,有许多大法弟子,多数从外地来,他们有的打横幅,中共恶警往下抢,大法弟子往回拽,中间形成一个夹道,两侧站的有游人,但大部份是大法弟子。有的排几行队在广场站着,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我也喊,在队伍中站了一会,就在广场坐着,这时来了一个便衣,过来说,上这打坐来了,后来我们站起来走了,这时警车来了,恶警往警车上拽。当时师父《理性》经文已经发表,可能有的同修没收到,我觉的不应该主动上车被抓走就走了。

那次证实法,心里并没有真正放下生死,看别人去了自己也别落下,在家吵架的阴影还没过去,回来后有怕心,好长时间把去天安门穿的衣服放起来,怕当时有录像不安全。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决定只身一人去天安门证实法,我把身份证放到鞋里,在天安门正门门洞往返几次,选择时机把自己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贴到天安门正门门框上,往广场走,喊“法轮大法好”。

突破阻力成立家庭资料点

刚开始讲真相,自己写标语贴出去,后来同修给资料,数量有限,同修说你应该自己解决,但是家里没电脑,在亲戚家学会打字,当时母亲在我家给我一千块钱,经丈夫同意,买了一台一体机后来配了电脑。当时我有怕心,做资料家庭有阻力。同修说谁家做资料都有阻力,家属都害怕突破就好了。我想我不能太自私了,环境是自己开创的,都是修炼人,别人行我为什么不行还要依赖别人呢?给资料点同修增加负担呢?起码自己用的自己解决吧。

我学会打标语用不干胶贴出去,让孩子帮我打资料留下底稿我反复利用。后来同修给我三点五寸盘可以打明慧下载材料,还能帮助其他同修。丈夫知道干扰我,不让我打资料,怕别人把我说出来遭迫害,我就在他不在家时给同修,有时他回来敲门我吓的把电线强行拽下,打印机经常出毛病去修理,换了好几台。当时只修机器,没认清这场迫害。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说;“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我明白了丈夫是被邪恶操控了。开始对丈夫近距离发正念,解体操控他的黑手乱鬼,共产邪灵,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能干扰,我有执著会在法中归正的。旧势力没权干涉。在他心情好时,让他看真相,给他念《九评》,后来他好一些,我想我不能这样偷偷摸摸做资料,把打印机公开化,他也没说什么。他也做了三退。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没突破,回老家和亲戚同修交流,自己有所突破。我先给亲戚、朋友、同事、讲真相,大部份明真相,做了三退。我利用回老家机会和姐姐或妹妹同修配合去多年不见的亲属家和亲属及乡亲们讲真相,做三退。亲属都很高兴,知道我千里迢迢来把福音告诉一定是为他们好,都高兴的退了。

我利用逢年过节给亲属讲真相,他们大多数也都三退了。有的亲属在常人中学历职位较高,而且受邪党毒害很深,他们把职位看的很重,不相信我讲的是真的,说他们知道的比我多。向内找,我开始有等级观念,又怕他们干扰影响别人三退,我就先做好退的。从法中知道,挑选不是慈悲。我想不管他多高学历、职位、首先他得有未来,最后让他们退,有的也退了,有的勉强答应了。

有的亲属因听说我在当地有名,害怕邪党株连提前退休(因当时有一个同修被迫害说材料有的是我给的)。我几个弟弟他们有的是司局级干部,怕邪党株连思想压力很大,他们和我谈,好就在家学,别去发材料影响我们。我说我发资料是讲真相反迫害,我学大法做好人祛病健身这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不听家人的非得听造谣宣传,我学大法做好人对你们只能有好的影响,你们当你们的官。谁影响你们找邪党算账去。当时语气也不善,真相也没讲清。

丈夫知道了此事,心理压力很大,说你以后不能出去发材料影响亲属,说我自私。我说这事不能怨我,我们都是受迫害的,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讲真相是让世人知道我们是受迫害的,不是参与政治。在邪党“保先”期间,我已经几年不交党费,属于自行退党,但他们还是把材料往家送,我不开门,当时也有怕心,他们送到丈夫单位,丈夫不收,和他们吵起来,他们要找他们党委,说两千多人就我一个人不交。丈夫说,不交你们枪毙咋的,你们再逼我,我也退党,他们不死心,往家里打电话骚扰。有一次我父亲病重我回老家,他们不相信我不在家,又和我丈夫吵起来,气得他一夜没睡好,我从外地给退休站打电话,当时语气比较硬,我告诉他们我丈夫身体不好,我已几年不交党费,属于自行退党,他们让写一份为什么退党的书面材料,我说我入的时候没说退时还写材料,要那样可能当时就不入了,不允许再骚扰我家人,否则我去法院告你们。后来他们收敛许多,再打电话很客气。

丈夫受各种压力,有社会上的,还有我们家亲戚,上边邪党有消息,就告诉丈夫不让我出去,有时看见真相材料他就害怕,几次对我大打出手,拿刀子威胁我,经常半夜起来干扰我发正念,从床上把我拖到地上,我说邻居都睡觉,别吵影响别人,他把门打开,大声撵我出去。有时正吃饭不高兴,把食物泼我一脸,一生气几天不回家吃饭,逼着我说不让我出去,否则离婚。他已经写了好几次离婚协议。一不高兴夜里不睡觉,把灯开开坐在地上逼我离婚。有一次邻居家小孩结婚,我讲真相,他回家就生气,说人家大喜事,你说人家怎么看你。我说让他三退是救她为她好,是双喜临门,他不听,把我按在床上,把刀放到我脖子上逼我说离婚。我当时没怎么害怕,只觉的很苦,我喊师父,师父救我。他把刀放下了,他写了离婚协议,让我签字,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第二天他上班觉的活的没意思了,想从单位十楼要跳下去,这时突然一声响,看到玻璃从楼上掉下摔的粉碎,他吓的没敢跳,回家了,他还逼我签字。

一次次的吵,我忍了十年了,反反复复,弄得我心力交瘁,三件事也做不好,干什么事情精力不集中,同修都知道说还是怨我。师父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

学法向内找

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十多年来修炼,有时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把做事当作修炼,认为我做救人的事是宇宙中最大的事,我在法中受这么多益,丈夫不但不支持我,还干扰我,胆子太小不象男人等等,只想改变他不想改变自己。把生活和修炼分开了,生活上对他关心不够,没修出慈悲心,做三件事忙的不可开交,但不在法上效率不高。没有把通过学法实修把大法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对他讲真相,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应该被救度的众生去对待,他常说我你都救不了还救别人呢,我把我俩发生的矛盾视为全是干扰我,不向内找。

是我该提高心性了,现在我才发现越怕干扰就越干扰,是我背离法,不为他人着想,在家里做家务敷衍,认为是耽误时间。在常人中修炼,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得做个好人。记的明慧有一篇文章说:“邪党造谣宣传以及常人对我们的不理解的一个主要借口就是说我们不理智、思想偏执,如果我们表现出来是这样的表现和倾向,正好符合了它们所说的特征,给它们以口实,实际是帮了邪恶了。如果我们是一个理智、祥和、坦荡从容、君子风度,展现给世人,周围的人只会佩服和羡慕,我们讲的真相也就会没有障碍的流入有缘人的心田”。

通过向内找我心里去掉了对他的怨恨心,觉的他很可怜,这些年邪党迫害,他吃了不少苦,担惊受怕,他心情好时还是挺支持我的,有反复时也都是我没做好。通过学法,我开始严格按照法要求自己,在生活上多关心他,处处为他着想,真心为他好,理解他,在他不理解的情况下,不当他面讲真相,给他减轻心理负担,我上网给他讲我有安全措施,我自己比你还注意安全,放心,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让他明白我救人不是自私,是让人躲过劫难,是积德的事,我修炼对你也有好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要为了一时表面安全毁了你生命的永远。不会影响孩子,将来你们都会得到福报的;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你知道大法好会有好的未来。原来我有许多不符合法的过激做法请谅解,我还有什么缺点请提出来,我会改。后来他说把离婚协议撕了。

丈夫的转变

因丈夫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刚得法几个月,只炼功不怎么学法,迫害后,他心态好时我让他炼功他还炼过,但都没坚持下来,有干扰也有怕心,说俩人都炼功不安全。我经常近距离对他发正念,清理操控他的邪恶,后来让他上网声明,不符合法的言行作废,我经常陪着他看真相光盘,神韵光盘,听传统文化录音,他说挺好的,背后的邪恶清理了,他看见地上有真相材料拿回来给我,有时捡起来放报箱上,还帮着我买上网用的工具,经常买水果给师父上供,单位有同事接到国外大法弟子打来的讲真相电话,同事问他法轮功说的是真的吗。他说我看人家说的挺对,他说我也快退休了,我怕啥。我鼓励他你挺有正念的。我给资料点上钱以前也和他讲过,他说给呗,以后不用告诉我,我说让你知道让你也积点德,做点好事。

现在我晚上出去,他也不害怕了,同事小孩结婚我讲真相他也不害怕了。我说同事都说我比十年前还精神,他们都知道大法好。丈夫和我说他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我说你炼功吧,他说退休再说。

写出自己在家庭方面的修炼体会,意在对和我有类似的同修走出家庭魔难有所帮助。也感谢网上同修对我的帮助,给自己开创一个安定的学法修炼环境,不是站在人的情上偏激的去做,应该恰到好处的把握好自己,这也是我们的修炼形式。做不好,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就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干扰。

自己修炼十一年,有时学法发正念心静不下来,思想业力干扰很大。在讲真相上还没达到深入细致,有时做事心还很强,今后要多学法加强正念。增加容量,按照师尊说的去做,所谓魔难都是冲自己的心来的。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真修心性,做好三件事,更好的圆容好家庭这个修炼环境,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