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最近好多同修都在交流这个话题,要怎么样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在法中升华。正如同修交流文章中说:“觉得自己在遇到魔难向内找,去执着方面似乎总有点承认旧势力的味道。”有时隐隐约约是有这种感觉。我看到有部份同修有时也确实分不清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还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之中“精進”。

师父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们这样干我的弟子可成,它们不这样干我的弟子也可成,只是邪恶非要这样干,这样会对正法干扰,会使它们在行恶中犯罪,会使很多生命与世人,包括它们自己,被淘汰掉。”(《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有一个同修就是记住师父讲的这段法,遇到好几次“关”都顺利闯过去了。

其实,我们平时总保持正念,时时刻刻做到正念正行,用纯净的心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按照师父的要求,站在法的基点上,时时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切自然都会做好,就是遇到干扰也能迎刃而解。

最近在我身边也发生了一次干扰。邪党非法组织六一零七月底八月初聚集武汉后带回毒素散播,八月十日开会布置如何干扰大法弟子。在八月十日,我单位领导也打来电话说:要来我家回访签什么名,我正念回绝。我说我从“七•二零”以来,就从来没签过什么名,你们来听真相可以,但不允许以这种形式来我家干扰。他忙说:好,不去,不去。(因他已明白真相并三退)

八月十八日我单位领导带两个女同事先来我家,在这个空间看,可能是迫于压力。约五分钟后,区六一零的人员带三个邪悟人员(一男两女,男的姓曲,是搞什么保健品传销的,女的一个叫王兰春,一个自称是外地姓周),开始不准备给他们开门,我说:儿子儿媳马上回来我准备包饺子。六一零人员说:十分钟就走。進屋后,我把闹钟拿过来说:看好,十分钟就走。六一零人员想要说什么,我说:你不用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没办法又说叫曲(邪悟者)说说。我说:你也不要说,你那套邪悟的所谓的理论二零零一年在劳教所里早听说过了,你要说什么我也都知道。我告诉你们,我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我这个人可能早不在了。我就把零七年四月十七日区公安局(现国保大队)如何绑架我说了一遍:

那次他们私自闯進我家,先抢了门上的钥匙,接着说抬走,当时我只穿一双拖鞋,还没穿外衣,就这样被抬着就走,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楼下,邻居都出来了。我说:邻居们,我家没关门,快打电话给我儿子。邻居们有打电话给110说:我们楼上老太太被一伙不明人员抬走了。110说先查一查,一会来电话说:是公安内部的人,邻居说:既然是公安的人,为什么不敢穿警服?为什么不敢开警车?对方哑口,邻居又说等老太太回来叫她去告你们;有的邻居去居委会报案,居委会说:是不是因为炼法轮功?邻居说:炼法轮功怎么啦,炼法轮功就没有人权保障了吗?有的去派出所报案;有的打电话给我儿子,并把恶警的车牌号记下来告诉儿子……我说那次的土匪行动影响很坏,还有好多路过的老百姓都看见了,他们都在骂你们……

那次我们被绑架的五位同修,同时从洗脑班走脱时,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受伤。从人这层来说,我当时是腰椎压缩性骨折,肋骨裂纹,骨盆裂纹,脚腕断了,膀胱破损……当两个月自己能下楼时,邻居都惊讶的说:哎呀!你能下楼了,你得感谢法轮功,要不你就没命了。因为他们都看到当时我被抬回来的样子。我跟你们说,我如果不炼法轮功可能早不在了,我现在一切正常,你们还来干扰我。通过这件事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了老百姓在觉醒,但也看到了你们的恶行。

这时我儿子(暂未修炼)接着说:我当时就找了老妈单位,又找了你们六一零的头头,又找了司法部门,老妈在家里好好的,你们把她整成这个样子,现在老妈是活过来了,如果老妈有什么事,我绝对不能算你们的完。

就这样,一直是我们在说,没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后来男邪悟者说:要不咱们走吧,他们今天还要包饺子。就这样他们很无奈的走了。我知道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切邪恶因素都解体了。

下午小组学法,我把这事讲给同修听,一同修说:帮大姐发发正念吧,向内找找是不是空间场不干净?我觉得是应该向内找,但要按照师父的要求站在法的基点上向内找,而不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之中向内找,我只要做到正念正行,就没有问题,现在看已经把它们都解体了。但听同修说了以后,就如同上述交流文章中提到的一样,总感觉好象有点在旧势力的圈圈里“做好”,表面看同修出于好意,实际看来好象还是有点法理不清。回家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样共同提高上来。

在第二天早晨,突然一段法打了给我:“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在北京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上他又跟我捣乱。因为他老干坏事,他破坏我传大法,我就把他彻底销毁了。”(《转法轮》)我豁然明白了,谢谢师父慈悲的点悟!

我明白了,其实我们平时总是保持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你,大法弟子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有什么干扰了,那就正念清除,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苟延残喘的邪恶它什么也不是。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些垂死挣扎的邪恶算得了什么,“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作为大法弟子真的要审视一下,自己走的路正不正?是不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在法中修,站在法的基点上向内找,去执着,提高我们的心性,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它安排的一切魔难或什么考验,不要在旧势力的安排当中去“做好”。这点我们一定要清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