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不应该存在 我不承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弟子,在十几年风风雨雨中,摔过跤,流过泪,在几经迫害中,承受过极大的魔难。是师父的慈悲,呼唤着我要坚修到底,是师父的呵护,使我能够走到今天。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以个人修炼圆满为目地的,而是要救度众生,是承担着这么一个神圣的历史使命的。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我虽然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但从黑窝出来后,被迫害过的阴影时不时的会在脑中浮现,“怕心”拽住了我。我悟到唯一的方法是加强学法。言、行、思维在法上了,就带有大法的威严和力量,旧势力邪恶就钻不到空子,师父和一切正神都会为大法弟子做主。同时对“一正压百邪”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理解。渐渐的在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心态稳定了,“怕心”也在不断修去。

此次邪党凭借上海世博会,从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四日八天开始所谓严管,上海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到了迫害。其中松江地区有六人一组分班迫害一个同修,并扬言要半年(上海世博会结束)对大法弟子执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另一闵行地区有九人一组分三班迫害一名大法弟子,在楼梯口把守同修进出,已持续一个多月,现已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日常生活和救度众生。这期间我也面对了邪恶的迫害。

今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同修)刚走出居住小区,有居委综治办人员追上来说这几天很严,不允许你们随便外出。我就说:“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向人讲清真相,是在救人。我们有师父管,你们都不配。”就这样我们照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四月二十八日,邪党派了五人对我监视(白天三人),我正念全盘否定它,去了亲戚家,下午我在回家的中途下车,步行了一段路后劝退了八个人,那时马路上到处是警察,我时时保持正念正行,当然安全问题也没忽视。

四月二十九日,我去买菜,后面两人紧跟着。我微笑着走向他们,其中一个马上说,我们没有办法,我们要吃饭。我告诉了他们法轮功是什么。在回家的路上,我给他们讲了恶党的邪,它给了你钱,可是它把你往死里推。其中一人说,那我去讨饭算了。我说讨饭比这强,不违反天理,并告诉他们你们也在遭受邪党的迫害,明天不要再来,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四月三十日,他们还在继续跟踪。我边走边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假相,讲“四 •二五”及其它一些真相并给其中一人作了三退了,再次关照明天不准来。到了集体学法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摆脱了他们的跟踪,准时到达。随后某一天晚饭后,我和丈夫下楼想到外面散步,我还没到小区门口,一位女警察紧张的跑过来,挡住了我,不允许我出小区,我想一定得出去,这不是争斗心,是不承认迫害。心想我是大法弟子,邪恶什么也不是。那女警察说一句推我一下,企图往里推,离出口远一点,就这样不断推我。我丈夫说她是流氓,她承认说自己就是流氓。我丈夫说这是中国地方,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让出这个门?最后那个女警察感到理亏,只好跟在我们后面。然后她哭了,哭的很伤心,说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份工作,这次要有个差错,就会被开除,没有收入怎么生存啊?一路上我告诉她法轮功的事,及人类大劫难,谈大法的美好,谈到了恶党整人的一些事实,及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两人都说:我们心里明白,我们不反对法轮功,只为了这份工作,为了生存。

在以后一次发正念中,我突然悟到跟踪我的人很可怜:他们也是我该救度的众生啊!我不能再称他们为“几条狗”了,我是修“真、善、忍”的呀。

为了進一步揭露邪恶,我又通过电话或面对面告诉亲人、朋友、世人,邪党利用这次世博会对法轮功迫害的真相。在实修中,我悟到我必须认真学法、加强发正念,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慈悲救度更多众生。在这次不承认迫害的反迫害过程中,不再把这场迫害视为人对人的迫害,法理清晰了,心里感到很踏实,丈夫(同修)也有同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