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修大法已经15年了,感悟很多。正法修炼中我做的不好,而且多次遭受迫害,觉得没资格写交流文章。此文若能对同修略有启发,也算了我一桩心愿。

一、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2004年夏天,我人心很重,特别是色欲之心总也不想去。一晚,梦中景象告诉我:我被劳教了,期限一年。当时我不知所措,一个多月后,我遭迫害,劳教一年半。

2006年初,我回家后,妻子同修告诉我:师父讲了很多如何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要我好好学透。她要我除上班外,回家什么活也不用做,把师父1999年7.20后讲的法,静下心来反复学透。从元月开始,下班后,我就坐在墙角的沙发上,静心学法,家务活她全包了。

4个月左右后的一天下午6点多钟,我看完了3遍7.20后的全部讲法和一遍《转法轮》。奇迹出现了,我感到我坐在一个空无空间中,四周家具不见了,房屋也不见了。在一个地平线上,我左边站满了旧势力的神,右边只站着师父,前方半空中站了满天的神,谁也不说话,都在望着我。我知道是要我做出选择,意思问我跟谁走?你要谁?我心里坚定的说: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其他什么也不要,历史上的什么安排都不算。

2006年4月21日晚上,有同修传说:4.25又要抓人,名单上有我,要我注意等等。回到家,我把大法书装了一包,送往它处。回身一想不对劲:我这算什么呢?我不是等它来吗?不就是求它吗?不行,我就相信师父,师父一定会保护我。当晚又把书拿回家来。

第二天黎明,似睡非睡间,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完即醒。在一个昏黄的旧皇宫里:一香案、一老者、一侍者、还有我。老者吩咐侍者:把他签的东西拿来。侍者捧来了3卷圣旨样的黄丝锦。我展开竖轴一看:一卷上写我在正法期间被打死;一卷写我在正法期间如何破坏法;另一卷写明我在1999年7.20前如何破坏法(难怪7.20前我有很多恶念,幸好我走过来了)。我简直看不下去了,旧势力多恶毒啊,怕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我顺手把卷丢在案上。老者问我:怎么样?这都是你签的。意思是你执行吧。我断然说:“生死我已经放下,我不承认!”梦醒了。醒后我将此景告诉妻子同修,她高兴的说:“恭喜你!你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至此,我以后修炼的路才走正了。我希望多次遭到邪恶迫害的同修,要静下心来看看师父1999年7.20后的讲法,法会点醒你的!

二、对离世同修的思考

近几年,我周围有同修离世,其中有修炼不错的同修。到底是什么原因?身处周围的同修该如何看待?

我本人有个经历也许对同修有帮助。2006年初,我遭受迫害回家后,重新鼓劲修炼。一次梦境中,有一双手伸進我胸膛内往外扯我的心脏,很疼。我双手抓住就是不给,并说:“这是我的心,就是不给你。”体力不支时我大喊:师父救我!醒来后,我摸摸胸口,好象还鼓起老高,里面还在隐隐作痛。过了几天,又来了一回。

我周围有一个同修,在劳教所遭受迫害三年。回家后,一天梦境中有个声音说:“你已经圆满了,可以走了!”他心里一阵欢喜。但转念马上又一想:“不行,我还没完成我的使命,不能走。”试想想,如果梦中把握不住,可能我俩都离世了,留给同修多大的迷呀!更不用说对大法的损失,对众生的误导。其实,离世同修有各种原因,不必害怕。抱定一念:死我不怕,但我不能走!正法还没结束,我要等到正法结束后跟师父走。

如何对待难中的同修?我有一个经历,与同修切磋。当然难中同修如何悟,如何做是最主要的,我只谈作为周围的同修应持何种心态。

一天,妻子同修身体突遭迫害,疼的在床上打滚,几天几夜,滴水未進,喝口水就吐,吐得翻肠倒肚。冬月间的天气,毛衣、棉袄、被子、褥子全都湿透了,我在旁边能清楚的听见她肚子里:“嘶啦~~嘶啦~~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我坐在床头24小时为她发正念,同时,一念定住不动:她最难时师父一定会帮她。不论她在床上如何翻滚叫喊,我都心如止水,一心发正念。有几次我心里埋怨她:谁让你平时不好好修?刚一想,她哭喊的更厉害。如此几次,我发现周围同修的念头很重要。四天后渐渐平息,一周后开始吃饭。又一周复原如初,一场生死劫难过去了。

在这一周中,她每天除早起炼功外,剩下所有的时间都在听师父讲法录音,虽然炼功时很难站直站稳,抻胳膊时浑身剧痛难忍,但她都在努力坚持。据她后来讲:有时觉得有很多刀子在肚子里来回搅动:有时觉得有个锯子在肚子里来回拉动。她也不在乎死还是活,其实,人生不如死时,是不在乎死的。只是担心死了会破坏法,会让周围明白真相的常人不理解,影响他们被救度,使不明真相的常人更难救度。所以她在最痛苦的时候问我:“死了会不会破坏法?”我说:会!她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跟师父回家,再痛苦弟子也不死,弟子一定会走过来的。她说:在关键时刻,自己的正念最重要。是把自己的死活摆在第一位,还是把大法、把众生摆在第一位,这就是自己去留的关键。

我觉得,难中同修的正念固然重要,那么我们周围同修的念头也起作用,我们在指责难中同修时,那时就站在了邪恶一边迫害她,值得深思呀。

我写出此文意在交流,希望能对类似情况同修有所启发,不正之处请交流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