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散文:枣林深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初秋的农村田野,晨露微凉,草虫悠鸣,飞鸟偶掠,淡云轻飘。

就在这晨露凝重的初秋早上,我沿路发着讲述法轮功(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路过一片繁茂的枣林,放眼望去,那里的枣树都不是高大乔木,而是一人多高的低矮灌木,树虽小但却挂满了红红绿绿的枣子,据说这就是经过嫁接的冬枣,冬枣果大肉甜,营养丰富,甘醇爽口,再加之树小果密,在城里能卖好价钱,所以是果农们备受青睐的农种之一。

我并非被那即将成熟的枣子所诱惑,而是急于让这枣林的主人快明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才绕着荆棘做的篱笆墙沿小路轻叩柴门。

来开树枝栅栏门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大婶:“你有事吗?”

“你我缘份不浅,我想向您谈谈关乎我们生命的大事,您能让我进去吗?首先请您放心,我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哦,你是法轮功,还是别谈了,我们还有很多活儿要干,没时间听!”

“婶啊,还有什么活计比生命更重要!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不要说汶川大地震,就是甘肃舟曲泥石流,那可是说来就来,来势凶猛,瞬间就会摧毁一个村庄、一个城市,无数珍贵的生命被掩埋地下,惨不忍睹!我送您一张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您最好收下,因为他是有灵性的保护神。”

“看你不象坏人,进来说吧!”大婶接过护身符应允我进去。

“在这稀有人烟的田野,有点防范心也是人之常情,我想,我送您的护身符以后会给您带来很多益处,危难时刻一定诚念‘法轮大法好’,您肯定会逢凶化吉的!曾经有一位农民在大风突起而又大火蔓延的麦收时,就因双手合十大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大火烧到他家地头前便瞬间改变风向掉头走了,几亩地的收成保住了,他们全家感动得泪流满面……”

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我的话:“要真这么灵验,我也天天念!”

大婶介绍说这是自己的丈夫,他们在枣林深处搭建了一座简易房,只在果子成熟期为了看护枣子防人偷才搬来住。

“大叔,难得您这么开明善良,我讲的都是真的,请您相信!”

随后枣林的女主人大婶搬来一个干草拧编的草墩让我在小屋门口坐下,并捧来十几个早熟的大个冬枣让我尝鲜,这种简单朴实的待客方式多么熟悉而又令人感动!

瞬间,我和他们几生几世的恩缘在天目迸发——原来他们数世追随着我并报恩于我,就是为了今生这短暂的相遇和聆听真相!是我该回报他们的时候了,我更感救度他们的紧迫!是啊,世事尘缘的安排真是玄妙无漏缜密无疏,在这样一个初秋的清晨,在这样丰果硕硕的枣林,在秋虫鸣叫的陪伴声中,在淳朴民风的回味之中,我开始讲述那古朴而美丽,神圣而纯善的关于大法的故事……

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可以让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高尚的道德,多少无法治愈濒临死亡的病体都在大法法光的沐浴中枯木逢春,从新焕发生机!多少浪子在大法‘真善忍’的召唤下变的祥和善良,境界升华!多少矛盾重重争吵不断的家庭在慈悲的法音中变的和睦幸福,充满笑声!他们边听眼中边流露出羡慕向往的神情。大婶还不住地点头赞同。

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在十多年的风雨中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和冤屈,多少无辜善良信仰真理的好人被中共迫害得遍体鳞伤含冤离世!多少置生死于度外、讲真相救人的好人现在还在牢笼遭受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们边听眼中边掠过愤怒震撼的眼神。大叔还把拳头攥得紧紧的。

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在全世界的广传和现在的退党大潮,用真名、小名、化名退出党、团、队就会躲过不久天灭中共的大劫,现在已有几千万勇士选择退党乘上救生船。在这天灾人祸频发突来的生死攸关时刻,能用自己善良的一念换来永久平安,实在是明智的选择!我还告诉他们《九评共产党》在全世界的传播,那是一本揭露中共的奇书,中共是如何编造谎言掩盖谎言,推崇暴力滥施暴力,如何迫害良善制造冤狱招来天惩,如何大肆腐败引起民愤以及气数已尽濒临灭亡都在那本书里揭露的淋漓尽致!

大叔大婶听的是那么认真,生怕漏掉一句话,连在田野悠闲飞翔的鸟儿也落在枣树枝上不走,那缘线交融紧牵的场景真是感人啊!枣林深处虽环境幽静少见阳光,但这真相之音穿过树林的每一个角落,却是佛光普照,令心底亮堂。

一向不爱说话的大叔这次风趣地告诉我:“说到共产党的腐败和掩盖,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别看他们天天在电视吹捧党的政策好,其实那破烂政策是最糟的,有街头文化人编了一首打油诗,我念给你听听,挺逗的,但都是实话:党的政策糟,农民受不了。生活水平低,物价倒蛮高。种地天灾多,逐年收入少。整天田间泡,腰包还是薄。烈日顶头照,身体吃不消。四季血汗钱,还不够买药。上老下有小,重担一肩挑。辛苦无处诉,白发伴弯腰。政府一声令,交钱没的跑。钱入谁腰包?谁贪谁知道。贪官一顿饭,全家一年饱。百姓不敢言,谁说将谁铐。破烂政策糟,谎言纸难包。等到天火起,统统都烧焦。”

大叔念完,我们三人都大笑起来,我说:“这都是底层农民的心声,更是他们的心里话和巨大冤屈,中国农民的日子不是象某歌星唱的‘越来越好’而是‘越来越糟’,明眼人早就看出中共是假繁荣真腐败,假昌盛真瘫痪,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不是唱几句高调就能挽救的……”

大婶忽然打断我:“你的话让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看,表面上这个枣子很光滑新鲜,可是咬开一看里面就有蛆虫在啃食枣肉,整个枣子就不能要了,就象你说的某党,个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可他们风光的背后吞食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啊!”

大叔摇着头告诉我:“今年雨量大雨场多,枣树的蛆虫繁殖特别快,虽然也不停的喷洒虫药,可还是烂掉很多,收成比往年减了好几成,没办法,农民日子苦啊!”

大婶接着告诉我:“我们种树还算好的,邻近种地的就更惨了,去年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使大片大片的冬小麦都冻死了,换种别的已来不及,就只好荒着等下季种玉米,没想到小麦死了,地里的杂草开始疯长,大家又得花很多钱买农药喷洒,不但没有半点收成,还得往地里扔钱,谁不心疼啊!我的邻居有位老哥六十多岁了,就指望那三亩地生活,雪灾冻死小麦心疼得哭了好几天,因为怕花钱买农药除草,就只好自己拿个镰刀每天去田间割草,可由于着急上火再加年老多病结果昏倒在地,输了好几天液才缓过来,醒来后老哥第一句话就说:‘我真想上吊!’在场的人听后都哭了。”

我面对整个枣林感慨地说:“罪魁祸首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大法招来的天惩啊!所以天灭中共是上天的旨意,不是人力所能扭转的,所有勇敢退党的都是在顺应天意替天行道,将来都功不可没,神都一笔一笔的记着呢!”

善良的大叔大婶抢着说:“退!退!让大伙都退!”

这听似平常的一句话,却有千斤份量,整个枣林笑了,清清露珠笑了,蓝天白云笑了。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爬了很高,那柔美辉丽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斜照下来,为我们的相遇和交谈喝彩!为他们明白真相走向未来铺满阳光和祥瑞。

我脑海快速闪过一首诗:晨林迎客归,真相牵故人。一念千金贵,生命永长翠!

当我告别大叔大婶走出枣林的时候,我发现天更蓝了,云更白了,气更爽了,心更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