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同修回来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每天早上和同修不约而同的在炼功场上炼功,晚上高高兴兴的围坐在一起学法、切磋、找差距,比学比修,天天精神十足的工作着,几个月下来,身体发生了质的变化。每天愉快的心情难以形容,此时真是感到我是幸福无比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一阵狂风暴雨袭来,乌云遍布,压力重重。领导不同形式的谈话,周围人奇异的眼光,背后窃窃私语的谈论、嘲笑、指责,使我一时不知所措。但当时只有一念,大法太好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炼功场没了我自己在家炼,学法小组没了我自己在家学(后来才明白这就是正念)。我从沉默到冷静,从冷静到清醒,从清醒到理智,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跌一撞的走到今天。当时我们这一小区的同修大部份是刚進门,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基础不牢,周围压力大,怕心又重,有的直接放弃了,还有的入了其它法门,辅导站站长入狱,辅导员又邪悟。当时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不知有多难过和心酸。但我还是那一念,一定要坚持下去,决不放弃。可能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安排了我和外单位同修联系上了,也不断的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象久旱的禾苗得到了甘霖一样,又精神十足的走在修炼路上。这时我就不断的和身边的同修相互鼓励,一定好好修,一定跟师父回家。

这时我们也有计划的开始帮助昔日的同修。有个同修在工作单位是我的属下,我就利用工作之便和她聊大法。她当时不想再修,而且态度很固执。从她的谈话中看出,一是听信了邪党的宣传,二是怕邪党迫害,找出了种种理由推辞。但是我没有灰心,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开始她很抵触,后来不管她愿不愿听,接到师父的新经文就去给她讲,看到《明慧周刊》切磋的文章也去给她说,还讲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形势,并讲自己的感受和体会。这时我看到她逐步的在变化,从态度坚决到沉默,从沉默到静心听,偶尔也会提些问题,我都耐心的给她解答。这时我就主动给她送经文、周刊。她看的非常快,每次新经文从不过夜,最后她终于回到了大法修炼的队伍。这位同修直到今天一直做的很稳、很好,在整体上我们配合也很默契。在这个过程中也深深地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只要我们有这颗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们身边还有一对夫妻同修,入了其它门。原来修大法好了的病又翻出来了,妻子多次住院治疗也未见好转,丈夫原来的病也出来了。我就多次跟他妻子谈当时修大法时的美好,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等等。见到她父亲也和他讲(她父亲不修炼,但很相信大法),你女儿修大法时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心情、经济也都好,现在放弃了病又都出来了,经济也搞的很紧张,夫妻也经常翻脸,你说哪个划算?她父亲终于和我道出了实情:也是怕心多,怕邪党迫害,怕开除丈夫的工作无法生活(妻子无工作)。而后我又了解到一个问题,她進其它门时经常做噩梦,那个门的人就说还有大法书籍的缘故,让她把大法书籍都销毁了。她怕师父不原谅她,不敢回大法的门。这样就安排了一个和她接触方便的同修多次去和她沟通,叫他们回来先多学法,就明白师父不会放弃他们的。和他们交流:师父要度所有的众生,你们只是犯了错误,师父能不要你们吗?师父多大的慈悲,多大的胸怀你们忘了吗?回来吧!昔日的两个同修终于回来了。虽然还有怕心、人心,可是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又修炼了,他们还帮着一个常人進了门,让师父又多了一个弟子。

虽然有几个昔日同修回来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好,身边仍有几个掉队的同修没回来,虽然我们也和他们有过交流,尚未见效。一说他们就岔开话题,再说就反感,甚至见到我们就躲。我们一致认为自己还有没修好的地方,还有不利因素障碍着,我们继续向内找自己,把不好的东西去掉,做好我们该做好的一切。

因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