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最近一段时间我投入了不少精力去找回昔日同修,这件事表面上是帮助同修,实际过程中是修自己、帮自己,下面谈谈这方面的体悟。

一、过程中去私心

九九年七二零后,一些同修掉队了,后来为了找回同修,我确实投入了大量的时间,花费了不少精力,但效果不好,好几位同修还是没有坚持住,有的跑到宗教里去了,有的不炼了,此事我感到很伤心,甚至有些抱怨他们:白白辜负了我一片好心,浪费我多少宝贵时间和精力,利用这些时间我能多学多少法。因当时居住地离他们比较远,确实付出很大。近年来也想再找昔日同修,可是一想原来的付出没有什么结果就不愿做了,心想浪费这时间还不如多学学法,或去给常人讲真相

后来的学法交流中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私心,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圆容师父所要的,不能光为自己着想,不能光自己学法提高,众生我们都要去救度,何况这些正法时期缘份很大的宇宙的主和王(昔日同修)呢?他们能走回来不也能救大量的众生吗?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要放下自我。也许当初从上面下来时我们都互相叮嘱过,谁要迷在常人中一定要互相叫醒。对众生都讲慈悲,何况我们的昔日同修呢?虽然我是个上班族,时间上紧一些那我也要安排好时间去找他们。

于是我又开始了找回昔日同修的路程。

二、过程中修慈悲、善心、耐心

同修们在讲真相中都体会了救人难,需要强化我们的慈悲、善心,其实找回昔日同修更需要慈悲、善心。一个常人可能短短的几句话他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可找回昔日同修往往就需要多做细致的思想工作,还得考虑家庭环境等因素。

昔日同修为什么掉队,主要是怕心。中国人深知邪党的邪恶(其实自己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主要也是怕心使然),所以要理解同修,善心的对待他们,和他一起回忆当年得法后的状态,受益情况,现在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要抓住机缘,慈悲的师父等着我们,赶紧上来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抓住他们的心结所在,解除包袱,找一次不行,两次,多次,真的修出自己的耐心,把师父对我们的慈悲,通过我们的善心传递给他,启悟他本性的一面,使他赶快返回来。

不管同修能不能马上返回来,我们都得善意对待,不能在心里埋怨同修,更不能当面说同修你怎么这样、那样。即使暂时没上来,也不能下结论,说这人不行了,以后随机再找,也可能随着正法洪势或和他有缘的同修就给找回来了。总之,过程中在修自己的慈悲、善心、耐心。

三、过程中修去欢喜心、显示心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常常冒出欢喜心、显示心,就因为这些心没去净,在找回同修过程中也常常返出来,找回同修顺利了就高兴,挺好总算把他们找回来了,不顺利了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找回同修人数多了,心里也沾沾自喜,和其他同修说我找回几个,不知不觉中就有显示心,当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有这颗心,跑跑腿动动嘴而已,所以过程中一旦冒出欢喜心、显示心,马上清除它。

四、过程中修去安逸心、怕心

因我是个上班族时间较紧,而找同修都很需要时间,而且要找的同修,有时你想找他还不一定能找到,所以还要根据要找的同修能否有时间,在不在家,这就需要周日、午休、晚上等时间去找同修,所以需要自己付出一些休息时间和精力,如果耽误学法,就要利用晚上少睡觉来补上。同修家距离我远的,有半个多小时的步行路程,路上的时间也要利用背法。

我为了上来的同修能稳定的走下去,常利用晚上时间到他家和他们一起学法交流,功法忘了的教功,需要书的给找书,需要音像的给找音像,总之需要付出一些精力,不能自己求安逸。偶尔也冒出求安逸之心,及时发现并改掉。

在找同修的过程中也有怕心,比如同修的家庭环境不好,这样的同修你找不找?找,又怕同修家里人反对我、埋怨我,或造成家庭不和,甚至弄不好恶意举报我,但我又一想这不是正念,这种想法不是正好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吗?邪恶就是要毁灭众生,如果没有这场邪恶迫害,同修能下去吗?邪恶把这些不好的想法打入我头脑中,目地是阻碍我找回同修,如果我有怕心,同修怎么能上来,那不相由心生了吗?于是我正念清除这个不好的想法。有一同修家人反对他再炼功,但他很坚定,虽然家人有时说他,但有时还叫醒他早晨起来炼功,这更坚定了我的正念。

五、过程中修去自傲心和同修共同提高

自己过去曾当过辅导员,总有点自高自大,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往往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就觉得自己行,执着自我,这些年虽然修去很多,但潜意识里还有,特别是对待昔日同修,因为他们已经落下很多,觉得比我差的太远,潜意识当中就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意思让同修向我学习,我怎么怎么做的,总有指导人家的心态。好在我及时发现了自己的这颗不好的心,首先对同修不能看不起,我们都是被师父从地狱捞起来的,谁也不比谁强多少,更不能拔苗助长,上来就叫他们和我一样。应该让他们在学法中渐渐提高,根据同修本人的根基悟性,提高成度肯定不一样,不能求全责备。

其实,每个同修都有不同的闪光点,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短处,他们的长处也促進了我的提高。比如同修A上来后,通过学法交流非常精進,他是开出租车的,本来时间挺紧,但他看淡金钱,把法放在第一位,过去是早出晚归,回家就睡,现在是早晨三点半起来炼五套功法和发正念,其它三个整点也都基本上发全,哪怕少出一趟车也不耽误发正念,平时还给常人或顾客讲真相,晚上早点回家学法,把修炼溶入生活之中,一心要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和他比起来自己看到了差距。

同修B虽为家庭妇女,但她能为他人着想,利益心很淡,生活简朴,遇事能忍耐没有争斗心,真比我强的多。

同修C离我家较近,家人反对他修炼,但他却很坚定,天天起早到我家三点四十炼功,本来我有时早上想睡点懒觉,这回也得精進起来。

同修D是个年轻弟子,但她很纯,不被光怪陆离的社会熏染,一上来就很精進。

同修E原来处于独修状态,后来停滞,现在上来后能走出来到同修家学法,等等。

他们都有促進我提高的长处,与其说我帮同修走回来,不如说他们在帮我提高。

六、过程中不执着结果随时找自己

往往做的过程中,有时也有急躁心,恨不得同修找一次就上来,我知道这是自己做事执着于结果,这样往往事与愿违,反倒阻碍了同修,实际上就是一种干事心,过程中不注意修自己,我认识到这一点后,就时常提醒自己,找的过程中希望他上来,但不执着于结果,过程中随时找自己。同修为什么一次、两次、多次没上来,是不是自己的什么心促成的,是慈悲心不够或急躁心,上来了就欢喜,不上来就灰心?时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别让自己的什么心障碍了同修走回来,要修好自己,努力的去做,兑现自己的誓约,让师父少一点操心,迎接法正人间的早日到来。

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