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特殊的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我跟甲同修是在一九九九年在南方某地的一个炼功点上认识的,那时候的我刚刚大学毕业,也刚刚走入修炼不久。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很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更深的印象了。知道他一直对我有好感,可能是缘份的原因,我选择了现在的丈夫(也是同修)。之后没多久,迫害就开始了,我跟丈夫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工作,跟甲同修就失去了联系。

人的元神是不灭的,今生以前,我们很多人都转生过各种各样的生命,也许在几百年前,我曾经扮演过这样一个角色:那世我是个皇后,命运坎坷,被另外一个得宠的女人设计陷害并打入冷宫,那个女人登上皇后宝座后仍心有不甘,下令将我斩去手足,埋在缸中悲苦死去。而那世的皇上,就是甲同修……

在那些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我跟丈夫在另一个城市里很难找到一个同修,只有彼此相互鼓励和督促,这样跌跌撞撞的过了很多年。甲同修突然不知道在哪里查到了我的电子邮箱地址,发了失去联络多少年后的第一封邮件给我,字里行间夹杂着浓重的男女之情。他告诉我:他也突然知道了我们几百年前的姻缘,表达了今生还想跟明知已婚的我重归于好的愿望,还大谈他过去世如何如何智慧,仿佛过去能代表他的一切,全然想不起来我们现在的使命是什么了……我知道,他已经邪悟了,而且处境非常非常危险。

起初,我试着回复邮件给他,让他能振作起来,多看书,找回他自己。由于使用的是国内邮箱地址,很多话无法说的特别明白。甲同修接连给我写了很多信,没有一封是清醒的。虽然我回信的态度一次比一次严肃,但仿佛无法制止他邪悟的思想,也无法启发他的正念出来。我那时心里对他产生了很强的怨,认为他那世不清醒,做了那样对不起我的事情,现在依旧这样纠缠不清……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心都不能平静,仿佛几世前的怨恨、委屈、以及今生对他那些不好行为的鄙视等等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都在焦灼着,真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对待才好。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在一家理发店修理头发的时候,我忽然想到,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然发生的,一定有我要去的执着,如色欲之心,男女之情,虚荣之心,求名心,好奇心,显示心,自谓不公……。除此以外,从另一个角度,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一体的,我们都是随着师父千难万难的来到人间。如今他被干扰的这么厉害,那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一种伎俩,它们利用大法弟子过去世的恩怨,让我们陷在其中跳不出来,同时夹杂着各种执着心纠缠不清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师父说过坏事也能变成好事。那么,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清理一下这些不好的因素呢?想到这,我的生命深处突然发出了对旧势力的非常坚定的一念:“过去世对我的不公,作为受害者的我不再追究,你们就更不能追究。我,是主佛的弟子,我的师父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弟子,那么我就不能放弃他,我生命的所有部份都不准许也不承认你们对他的迫害,我要救他!”强烈的感到真念出来后,力量非常强大,整个身体都被强大的能量加持着,我意念集中的发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正念,所有发正念的时间里正念场都非常强。

由此,我想到了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佛性〉中的一句话:“不形成任何观念,看问题都有自己善良本性的见解,真正自己的见解,慈善主断这件事情。你自己越显露出自己的时候,你的思想越是高的,越是归真的,就越是带有你先天的善良本性境界。”之前,每每看到师父“慈善主断这件事情”这句话都不是很理解,现在仿佛明白了其中的一点意思了。

为甲同修发出强大正念后的第二天,就接到了甲同修的电子邮件,这封信里,他一句胡话也没有,只是简短的说:“不管怎样,我要谢谢你。”……我知道那是他明白的一面发给我的。同时,也是师父在鼓励我:用真念才能发出最强的正念,才能真的起到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