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我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找出我的根本执著。

一、背景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我太太和我去拜访三年多前主持我们婚礼仪式的牧师。我们想听一听他对人生和婚姻的一些指导。拜访快结束时,他突然拿出两本书:《法轮功》和《转法轮》。他告诉了我们法轮大法。他知道我们一直在寻求我们两个人能一起参与的精神方面的修行。他建议我们试一试法轮功。

回家以后,我们上网找到了附近一个城市的法轮功的教功班,我们参加了。在同一时间,我们订了书。书来了以后,我读了四十页,然后我开始有一些奇特的经历。几周之内,困扰我十几年的严重的颈部和背部的问题消失了。其它健康上的问题也在逐渐消失。

我开始参与不同类型的洪法活动,包括和高层及政府人士打交道,帮着办活动,也帮着写文章和编辑。我也建了一个小炼功点。我非常热心,我也相信自己会进步很快。

我本质上很情绪化,而且现在有时仍然是这样。虽然我有很好的父母,出生在很安全的环境,但我年少时曾经历过很多创伤,有些是很可怕的事,包括很多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警告过的那些危险。我没有很努力的去除这些经历给我造成的影响,从而也使我在最初那段时间过了之后,進步很慢。

如果你和这些年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学员们谈到我,你可能会听到完全不同的描述。有时候,我是很冷静的,耐心,而且会坚持在同一项目中做很长时间。你也可能听到描述,说我很苛刻,或者突然间会变得很情绪化。

这些年来,我读到明慧文章中有学员写他们发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就是在最核心的,造成许多其它执著的最根本的东西。我知道,在根本上我自己有些什么东西,是我没有意识到的。

二零零九年春天的时候,在和一位英文大纪元经理聊天时,我得知纽约大纪元办公室因为没有足够人手正经历一场危机。所以我加入了纽约大纪元做兼职的编辑。

在做证实法的事的时候,我一般做事很周密,注重细节,确保我没有给其他人带来任何不必要的负担。我尽我所能把细节和他人沟通以便他们能工作的更顺利。我发现,如果有时别人忘了和我沟通很重要的信息以至于我做了一些没必要做的事时,我自己会很沮丧和情绪化。现在回头看看,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师父在帮我还我巨大的业债,而只要求我自己承受那么一点自己的业力。

在《转法轮》中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

二、找到根本执着和集体学法的重要性

就在同一时期,我每月两次从费城到纽约参加在大纪元办公室举办的周日集体学法。在一次集体学法中,一位学员讲述了得法前他的生活是多么痛苦。他在交流时,我自然的看到了一些景象,也让我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下一次我参加完大纪元的集体学法,在回家前,我和这位学员分享了我天目中看到的情况。再下一次我去大纪元办公室时,他告诉我因为我所告诉他的,让他理解了他在得法前的人生为什么是那样。他很感谢我。

就在那之后我们一起参加了集体学法。同一位学员提到了他做的一个梦,梦中他是古代军队的一个官员,受命去抓捕一个背叛者。当他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能量涌上了我的脊柱,我看到了他描绘的景象,我感到是过去的某一生,我也在这个景象中。当时,是我命令他去抓捕那个背叛者的军官。

很快的,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被背叛的感觉。就在这次经历后不久,我突然看到了另一个景象:我是古代的一个著名的人物,我的许多家庭成员背叛了我。我意识到我的被背叛的感觉这种执着由来已久,来源很深,而且累积了很多世。

当然,是因为我自己的业力才造成这些情况。但我也认识到,这其中也有旧势力使用的很阴险的招术。在正法中,有时在我和共事的学员建立了一种很紧密的互相扶持的关系后,这种执着会被触动。以致干扰我们在一起救度众生的努力。

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几个星期以后,我遇到一些情况让我觉得有些学员对我不诚实,这件事非常深的触动了我的感觉被背叛的执著。那次我的感觉非常强烈,以至于我两天都没法去我在常人中工作的地方上班。然而,我没有利用这个机会从根本上去除我的执著,而是把自己封闭起来 ,停止了为纽约大纪元 工作

一连几个月,我努力去除这个执着,但是非常慢。我仍然在做当地的证实大法工作。然而,我发正念的质量和学法的专心程度降低了。许多逃避问题的老习惯,和一些过去的思想业力又回来了,让我觉得我犯了太多错误,现在对我来说已经太晚了。这种不断出现的思想让我的主意识感觉很压抑。

三、结果

然而,师父从来没有放弃我们。在我很缓慢的去除我的根本执着时,情况也在逐渐好转。在我的妻子的帮助和鼓励下,我也克服了认为自己犯了太多错误的思想业。我回到了英文大纪元,并被安排做了一名突发新闻编辑。我在读书和发正念时的专心程度也开始改進。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根本执着减弱的同时,我内心也发生了一种神圣的转变。

在《转法轮》〈第四讲 〉中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我的根本执着去掉的更多,我就更能感到对和我共处的同修的感激之情。比如说,现在每当我想到我们这个地区的总协调人的时候,我都非常感谢他为我们地区的辛勤付出。当我在这个状态中时,看到别人的缺点,我只感到慈悲。

这种感激之情延伸到我和其他同修的相处中,尤其是过去和我有过矛盾的学员。我很自然的就想到他们的好的品质,和他们为别人所做的事。

最后我想说,如果你发现你自己哪方面的执着很强,不要象我一样拖的这么久才过去。另外,我推荐更多的参加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在我投入更多时间在这两方面后,我的情况开始好转。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注意到在经历很困难的时期时,旧势力试图影响我,让我封闭自己,而我也在某种程度上这么做过。在过去几年中,我知道有学员离开了大法,去世了或者甚至因为精神上的问题住院了。多数情况下,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学员将自己和整体隔离开之后。旧势力象狼一样,先把某人从大的群体中分隔开,再攻击。

不过,我要表达的是一个乐观向上的结尾。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师父从来不放弃我们,总是给我们机会提高。师父告诉过我们法是无边的。我还没能体会法的洪大,但我正在开始体会。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大纽约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