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修炼 救众生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底,希望之声新闻部的一位负责人跟我讲,想在各地建立记者站,英国记者站的协调工作希望我能负责。我明白,无论是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需要,还是从电台发展的需要,都需要设立记者站。可是,从希望之声建台六、七年以来,虽然我自己一直在做电台的记者,也在不断鼓励同修加入记者的行列,却没有太大的成效。我感觉肩上的责任重大,能否真正建立起运作良好的记者站,成了我下一步修炼要走的路。

面对面学法交流使记者站初具规模

首先是寻找愿意为记者站工作的同修。我和这位负责人商量决定,在各媒体都缺乏人手的情况下,先邀请已经在希望之声承担一些工作的本国同修,如果还不够,就邀请还没有承担任何媒体工作的同修加入。经过初步的接触,几位同修同意加入记者站,以每周排一次班的形式投入工作,也就是说,值班记者要根据当天主编确定的新闻题材,做相应的报导。

万事开头难。值班记者人数不够,每周7天只有4-5天有记者值班,而且一旦有记者请假就没有另外的记者代替,就连每周记者站的例会都只有3-4位同修参加,使得记者站运行不畅。针对这样的问题,我悟到,记者站的同修需要面对面的学法交流,同时进行专业培训。最后大家决定利用圣诞节假期聚会一次。

在这个为期一天的聚会中,我们首先集体学法,然后在法上交流建立记者站的必要性。每一位在场的同修都谈了自己的看法,大家都认为记者站存在是必要的。因为记者站可以培养出采、编、播一体的专业记者和电台人才,是将来我们在英国办本地电台,直到走向盈利的良性循环的道路的基础,最终的目地是救度众生。

在专业培训方面,我们确立了主编、代理主编和值班记者制度;记者站的新闻选题原则;现场演示音频编辑软件的使用。

通过这次集体学法交流,我感到,记者站的每位同修在法理上更加清楚希望之声的重要性,那就是通过短波直接向中国大陆讲真相,在海内外直接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同时也理解了建立记者站的目的,以及我们的努力方向。

全身心投入培训记者

那么,我面临的下一个问题是,这些值班的代理主编和记者,几乎在新闻写作和报道方面都没有太多的经验,或完全是新手。如何能让他们胜任这项工作,应该给予什么形式的培训?

我想就用实践吧。就是说,他们在写新闻的过程中实践比什么形式的培训都会更快掌握要领。依照这样的想法,在每天选择新闻题材上,我会根据当天值班记者的具体情况,选择适合他/她的新闻,对他/她来说,不是太难也不能太容易。记者完成稿件后,我会在审稿的过程中修改、添加、调整文章,并写出修改的原因。发表后,记者可以对照文章在修改前后的区别,从中学习新闻写作的要领。这个过程是非常耗时和耗力的。因为记者通常在晚上开始写作新闻,因为不熟练,会花几个小时才能成稿,发给我的时候,基本上是晚上十二点左右,甚至有的时候更晚。我会尽量等到记者的稿件马上進行修改,因为新闻具有时效性,不能耽误太长时间。所以,凌晨两点左右才能完成是经常的。

有人说,这还不如自己写新闻更省事。但是我悟到,这样的培训是必需的。因为这样会有越来越多的成熟记者,才能使我们的媒体发展壮大。不到三个月,这些当初对新闻写作还没有太大信心的记者,他们的文章已经不需要太大的修改,六个月后,他们的文章已经比较成熟,主编再审稿就只是留意不要违反报导原则就可以了;而且担任代理主编的记者,也能胜任主编的工作了。

我深深体会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我只是有这个愿望,想要把我几年的记者经验毫无保留的教给新记者,让记者站真正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我对每位记者并没有做书面的培训计划,但是每次为他们选题的时候,好象已经心中有数,按部就班的安排每位记者熟悉各种新闻写作方式,让他们有机会用不同的写作方式编辑各类新闻。我只是付出了时间和精力。记者站的同修专业進步神速,我也为他们惊叹和高兴。

从修炼人的角度理解管理与协调

我以前的专业是管理,后来在工作中也从事商业管理方面的工作,可是,当我用修炼人的角度去理解什么是好的管理的时候,发现以前没有象现在这样理解得更深。其实,管理的好与坏,就是自己在“真、善、忍”各方面修的好坏的表现。

一位资深媒体人也讲,新闻工作是一个团队工作,主编要从业务和生活上关心记者。用修炼人的话讲,就是新闻工作需要配合好,主编作为协调人要为他人着想。

师父讲过,“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想,在记者站的协调工作中,遇到的任何问题我都应该向内找。初期,记者站的值班情况不好,没有足够的记者。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会找不到足够的记者?

师父说:“我想项目的总体配合是不是真的到位了?是不是还存在不足?如果真的做的好了,也能发挥作用了,就会改变环境,甚至由于媒体的影响使社会更多人来看媒体、了解真相、找寻大法。真的能做到那一点,人手就会够用,就会不断的有新人、有能力的人走進来。其实那一步迈不出去的时候,看一看是不是哪方面不足造成那一步迈不出来,从而造成了困难。你们真的是做好了,那情况就变,就会改善,真的是这样。”(《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发现我们整体配合的问题,主要是我没有主动的面对面的去跟同修交流记者站的重要性。我之所以有这样的问题,再往深处想,我发现我有一颗保护自己的私心、爱面子的虚荣心、怕讲了之后也没有用的怕心,让我不敢也不愿开口。

我决定克服这些不好的心。与那位新闻部负责人一起,决定大家面对面的学法交流,因此,促成了圣诞节的聚会,这之后情况明显改善。通过记者站同修的共同精進,彼此相互配合,现在已经有更多的同修加入记者站,从事不同的工作。

一次,一位代理主编提出没有必要实行代理主编制度,由主编直接选新闻更直接的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我跟代理主编之间的协调和工作方式上存在问题,然后去跟她交流。这位代理主编开始因为不理解,甚至想要退出记者站的工作,但是经过与几位同修的交流,理解了设定代理主编的目地是为了培养将来的主编,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她的想法改变后,从开始自己觉得完全没有新闻感觉,到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胜任主编的工作。这个过程中,让我体悟最深的是:问题出现了,不要抱怨和指责,因为谁都不是抱怨和指责好的,而是向内找,看怎么从自己入手解决。给同修更多的理解和宽容。

每周例会是大家及时交流和沟通的渠道。而我通过每周例会,了解记者们对记者站的想法和建议,作为我改進自己工作的依据。同时,我也能从中了解每位记者的需要,及时给予他们帮助,让他们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我认为我的角色就是给他们补漏,无论他们哪里需要我,我就要及时提供我力所能及的支持。

所以,这个例会要用宽容、理解、信任、善的正念维持,让每位参与者都畅所欲言。大家通过学法交流,才能达到整体提高的目的。有一次,一位记者提出,她可以利用假期,不仅做希望之声,还可以兼做其他媒体的记者。由此引出了大家对记者专业化和媒体间配合的讨论。最终,与会记者更加清楚的明确了自己在希望之声的定位,坚定的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还有一次,我在例会上请每位记者发言,讲讲对记者站的发展有什么建议。结果每位记者都在讲自己还有哪些方面做得不够好,如何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等,这样整体就发展了。

另外,一位做了较长时间的记者突然停止了一切希望之声的工作,虽然他没有加入记者站,但承担了很多其它部门的工作。开始大家都认为他的修炼状态有问题,可是通过不断在法上交流,我们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没有宽容的善待这位同修,只是一味的埋怨他。大家最后悟到,我们首先修去向外找的执着心,让我们的场成为修炼的场,我们自己的场正了,这位同修会回来重新开始工作的。

总的来说,记者站运作的如何,管理的好坏,都是我们自己修炼状态的体现,唯有在修炼中不断精進,才能不断的跨越各种困难。记者站的同修之间相互信任、相互配合,也是这个项目能够发展的关键。

修炼就是为了提高。我们的记者站虽然现在已经克服了当初建站的各种困难,但是我们又在面临着新的挑战:在不久的将来实现本地电台的经营,这实际上是给我们的修炼提出了新的要求。要跨越这道门槛,需要我们進一步提高心性。

师父说:“如果大家做的再好一点会发展的更快,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大家做的好,在救度众生中可能给你们让出的路会更宽、市场可能会更大,这样对你们做好这份报纸那就开创了更好的条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回想去年底刚刚筹备记者站到现在,短短八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开始筹备本地电台,这样的飞速发展,让我深刻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同修的正念、以及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

感谢师父给予弟子参与媒体工作的机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成就师父要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就是在兑现弟子的誓约。

谢谢尊敬的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大纽约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