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电台工作一年来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向师尊以及同修们汇报一下自己在电台工作一年来所走过的修炼历程。

去年初秋的一天,有同修找到我,说电台需要播音员,希望我能帮一下忙,哪怕每周一天也行。我答应了,就这样,我走進了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每周值班一天,为湾区之声播五分钟的整点要闻。

以我的性格特点和特长,我曾为自己划定了一些框框,比如我适合写散文和故事,可以播音,但有二件事不能做,一是协调人不要做,二是媒体不能做。做协调人太操心,做媒体太辛苦,这两样工作都会打乱自己按部就班、悠闲自得的生活方式。然而,一年后的今天,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打破了这些框框,我做了媒体,而且还担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协调人的角色。回首自己走过的路,内心充满感慨,更充满对师尊的感恩,感慨这宇宙大法的威力,感恩师尊赐予我这宝贵的修炼与证实法的机缘。

师尊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悟啊,耶稣讲信,在东方讲悟。你失去了这些东西,你就修不了。但是往往修起来人为什么觉的很难修啊?其实修炼并不难,难就难在常人之心放不下。”

我在十四年的修炼中,一次次实践并证实着师尊讲过的法理,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去掉了不少怕吃苦的心,并悟到:做工作并不难,最难的是在法理上悟。什么事看着再难,一旦悟到了为什么要做,正念强了,智慧自然而然的就来了,其实是师父把智慧给了弟子;表面上看似来自四面八方的干扰,一旦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能够坦然面对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干扰,师尊都为弟子化解后变成好事。

刚来希望之声时,发现有些同修的播音不太好,心里就想,电台就是以声音来传递信息的,播出的声音不好听,所有前面的工作都白做不说,搞不好还会把听众推出去,这怎么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呢?那时还不是协调人,就感到有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感,那时经常就播音的问题在平台上发表意见,甚至主动找到播音员,和她们交流,告诉她们应该怎样改進;不久我成了美国区播音组的协调人,每天不厌其烦的带新来的播音员同修。在这个过程中,克服了自己不愿打电话的心,怕麻烦的心,特别是爱急躁的毛病。

有一位播整点要闻的同修是个慢性子,有一次他值班,新闻都编辑好了,一直没有看到他取新闻播音的迹象,打电话也没人接,心里就有点沉不住气了,等到临播出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我决定自己播,当然心里气呼呼的,刚播完,就忍不住在平台上问,“某某你在不在? ”过了半天,他才回答了一个字“在”,我这个气呀,心里想,你在怎么不吭声呢。我说,“你不用播了,我已经播完了。”结果那位同修慢腾腾的回答说,他已经完成了,只是领取新闻时忘了改状态,手机又不在身边,他一再的向我道歉。这时,我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了下来,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一刻我豁然明白了,这不正是来给我修炼的吗?我说:我真服你这种泰山压顶心不动的心态了。这样紧急的情况曾发生过几次,那种感觉真象是在战场上,按分钟计算的抢时间播音,还得要播好,心脏突突的跳着,脑子里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曾和大家开玩笑的说,我要不修炼,心脏早就骤停倒下了。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次悟到之后,这样的紧急状态再也没有发生过。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不是单纯的在做事,而是修炼,一旦那个心去掉了,同样的考验也就不会有了,一切都是师父为弟子修炼而安排的,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发生。

回顾一年来在电台工作的经历,遇到的最大考验莫过于今年的“七•二零”活动时,做现场直播主持人了。

今年六月底,美国区总管通知大家,我们美国团队要承担起今年“七•二零”反迫害活动的所有报道,不但要做综合报道,每个活动还要做现场电话连线。对于这支年轻的团队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挑战,我被分配做二个连线报道。谁知,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没过几天,总管召开紧急会议,通知大家,总部决定要我们做大型集会的现场直播节目,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总管接着说:我考虑了一下就由某某来做吧。

听到她的决定,我的心脏不止是突突的跳了,而是感到整个心脏都悬了起来。电台的现场直播是怎么回事我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怎么着手去做了。心里直埋怨总管,这么大的事怎么不事先跟我本人商量一下就决定了呢?这时听到总管说:“都迫害我们十一年了,我们一定要把(正义的)声音发出去。” 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一个难得的直接讲真相的机会,我们的电台作为一个常人媒体平时多数以喜闻乐见的节目为主,现在大法弟子反迫害已进入第十二个年头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新闻。而且在大型集会上,将有来自美国政府和其他正义团体的人士发言,声援支持大法弟子,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大陆的民众直接听到这样的真相,将会受到很大的鼓舞。认识到这一点,心里坚定了许多,既然是一个难得的讲真相的机会,作为一名老弟子怎么可以拒绝呢?不过,心里也想,一旦有更合适的人选我就撤下来。

最初决定我和另一位女同修共同主持。没过二天,有同修提出,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是最好的搭档,我趁机想把责任推给别人,以那位女同修英文口语好为借口,建议由她和一位男同修主持,我在台后做准备工作。在主持人第一次交流会上,我感到女同修比较年轻,对于做主持人显得信心不足。第二天,我和一位做电台工作有经验的同修商量,她说,还是由我做更合适,要为大局考虑。那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从各方面条件看,我觉得我做对于整个直播的效果更保险一些,可是如果万一我做砸了怎么办?那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压力?大家会怎么看我呢?这一念一出马上又意识到,这不还是从自己的得失考虑问题吗?怎么没有想到如果做不好,会影响到讲真相的效果呢?想到这儿,内心的正念油然而生:这不是为了我自己如何如何,而是关系到救度众生的大事,只要我放下自我,以一颗纯净的心去做,相信师尊会加持我做好的。我不能因为顾虑自己而没有信心,这不是我要做一件什么事,而是正法在这个时刻需要有一个弟子来承担这个责任,如果我认为自己更合适那就去做好了。同时,再三查找自己是不是有证实自己的心。第二天一早,我便向总管提出由我来做女主持,女同修的口语好,正好担任现场翻译。总管说,本来就应该这样嘛。那一天离正式直播只有八天的时间了,我象一个准备出征的战士投入了准备工作。

从哪里下手?怎么做?虽然做媒体有经验的同修为我写了一个大框框出来,但还是觉的心里没有底。这时有同修把希望之声原来做过的现场直播的连接发给我,我大概听了一下,虽然有现场感,但总的感觉比较杂乱无序,即时的翻译,即时的采访,听上去效果不是特别好。那么我该怎么做呢?这时脑子里突然闪出下面的思路:现场直播不是被动的把现场的情景转给听众,而是应该把我们想让听众知道的真相事先准备好,与现场穿插進行,我们是主动的。我眼前一亮,对,就这么准备。

思路有了,马上查找资料,回顾过去十一年来部份海外大法弟子在华盛顿举办的反迫害活动,美国政府通过的支持大法的议案,每年被迫害致死的人数等等。很快初稿出来了,一位同修看了后,反馈说,不要忘了,大法弟子才是历史舞台的主角,美国政府的变化是因为海外大法弟子持续讲真相的结果,另外,要讲十一年反迫害讲真相后所带来的变化,给人以希望。这些建议使我在法上明白了许多,我按着这个思路把稿件進行了修改和调整。

正当要完成的时候,电台总编突然告诉我,直播时要请人权律师讲一下。我是个做事比较按次序的人,不容易接受别人突然插進来改变自己的计划。开始就想怎么推辞,但很快意识到,在这个时候,如果我的心性有任何一点达不到标准,都将是邪恶進行干扰的借口,况且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总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告诫自己,放下自我,学会无条件的服从。在剩下的不多的时间里,除了修改稿件,还要安排电话采访,前前后后共采访了八个人,剪辑出了十五、六个声音文件。

短短的几天时间,好象经历了漫长的修炼过程,对法的认识也在飞速提高。最后一稿时,我决定把那位亲眼看到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警卫的证词录音也加進去,虽然在半年前证词出来的时候电台都播过了,但我认为,在“七•二零”反迫害的现场直播中再次插進去是再合适不过的真相了,并趁机用评论员的话打开一些中国人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还不相信的心结。

到了直播的头一天晚上,虽然对明天的直播现场还只是一个概念,但我感觉到已经成功一半了,因为我已经尽了我的全力做了充份的准备了。凌晨两点多,我终于关上了电脑,躺下睡了几个小时,那是几天来睡得最好的一觉,没有丝毫的焦虑和紧张。

七月二十二日,到了华盛顿国会山庄的集会现场,看到先后到达的同修,大家互相认识,因为原来一直用声音交流,见了面并不知道谁是谁。很快大家就熟悉了,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各就各位,导播,翻译,翻译助理,这时有一位事先没有联系上的评论员同修也到了,与我搭档的主持同修沉着冷静,快速修改角本。

当电台的台呼响起后,我竟然愣了一下,“这就开始了吗?”但马上意识到,是发出声音的时候了!后来一位在家一直守候着直播的同修说,她听到我的声音时特别激动。整个一个半小时的节目進展顺利,总管和电台总编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她们坐在现场,正念加持着,同时帮主持人向导播传递信息。大家整体的配合达到了天衣无缝的程度,做翻译的同修相当专业的总结现场演讲人的内容,导播的电脑屏幕反光,有同修为他打着伞,还有同修主动帮我带孩子、为大家买饭。这些都是到现场后大家自动配合的,并没有事先的安排。另一位主持同修和我配合得相当默契,好象我们原来在一起做过似的,那个场非常的祥和,虽然是酷暑天,可是大家并没有觉得热。神奇的是,每当我们转向现场时,总有精彩的发言和掌声传出来,为整个直播节目增添色彩。

在准备的过程中,虽然很劳累,常常工作到早上,但一切又神奇的顺利,需要什么就有同修送来什么。比如播音组的同修把我的播音工作都分担了;一位同修帮我认真审稿和剪辑声音文件;欧洲的同修为我找台呼音乐,分享他的直播经验;被采访的同修都按我的要求按时接受采访。当天,当我们乘火车到达DC时,在火车站迎面遇到了准备现场采访的那位律师同修。那位事先没有安排做嘉宾的同修巧妙的弥补了我们没有现场嘉宾的空缺。

这次DC报道,除了现场直播外,我们还将第二天声援大陆民众退出中共的大型集会做了实况录音,及时将大陆人士的四个电话采访录音加了進去。还做了四个电话连线报道,前线和后方的记者都非常努力的配合,同时还做了几个综合报道。各地直播台的同修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报道剪辑后加入到相应的直播节目中,通过电波及时传播到了中国大陆。我深深体会到: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配合好讲真相,所展现出的力量真是太大了。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他也不可能同时做多项工作,大家这样无条件的配合,默默的弥补,不管让做什么,不让做什么,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就是看到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整个过程,我并不孤独,因为我能感到有这么多的同修在与我并肩作战。希望之声美国团队这次整体配合的成功,再次证实了师父的讲法:“你们为了一个共同愿望参与这个项目,各持所见,自己都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这怎么协调啊?这五个手指头都想伸直了,攥不成拳,打不出去,(笑)这没劲儿呀,所以要配合好。”(《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师尊,感谢您赐予弟子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和证实宇宙大法的机会,感谢您用正法的圣缘将我们大家连在一起,使我们能用声音去救度可贵的中国人,使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兑现那史前发下的助师正法的洪愿。弟子将继续努力,放下自我,更好的配合整体,更有力、更多的去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零年大纽约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